莲花湖散记
初一 记叙文 1484字 111人浏览 罗汉丽晶晶

莲花湖散记

肇源的莲花湖每年组织一次莲花节,而做为近邻,肇东作家协会每年也要组织一次莲花诗会去凑凑热闹。去年约了我, 我正在外地, 今年可不想错过。

七月二十五日是星期六, 早五点, 文朋好友二十余人聚齐。细心的作协主席老柴把来宾按熟悉程度搭配乘车后, 一行四台越野车便在朝阳的辉映下沿肇昌路向西驶去。

今年夏天阴雨天居多, 己入中伏, 别说酷暑, 就连晴天都很少见。难得遇个晴天让我们赶上了, 心情也就异常轻松。一路上的话题也就大多同莲花有点关系。

莲花又称作荷花,是大家熟悉的水生花卉,属睡莲科多年生水生草本花卉。原产印度热带地区。在百花中它是唯一能花、果(藕)、种子(莲子)并存的。中华自古爱莲,早在周代的青铜器和陶器上,就有莲花的装饰图样,它也是各种建筑装饰、雕塑工艺及生活器皿上最常用最美的图案纹饰和造型。莲在古代的称呼更多,在「诗经」中将莲花称作水芙蓉、水芝、泽芝、水华、水环;至于将莲称「荷」,则是古中国人称莲的绿茎为荷,后来,莲与荷两者混为一谈,才索性通用。

到莲花湖时刚刚七点多钟, 在新上任不久的文联董主席进行了十分正规的热情洋溢的讲话后, 游湖开始,两条游船, 载着欢声笑语入湖而去。

晨雾淡淡的, 就象远方似有似无的歌声。游船在莲花丛中穿行, 远远望去, 好似行云游水一般。荷叶上晶莹的晨露, 在阳光的照耀下随风轻轻滚动, 就象一双双孩子好奇的眼睛; 而那一茎双花的并蒂荷花, 更使我想到热恋中一对对爱侣含羞的面容。当我伸手掬捧起绿荷上的晨露, 真后悔没有带来西子湖畔的新茶, 否则就可以学一回乾隆皇帝, 用荷叶上的晨露烹茶, 也尝一尝莲露清茗的幽香。而远处岸边的苇林, 就象一面面猎猎的旗帜, 把一片呵护之情, 渲染得淋漓尽致。几只白色的鸥鸟一直随船翻飞, 不知向船上的那一位美女暗送秋波。只有不知疲倦的子燕, 一遍遍啄开暗绿色的水面, 让慢慢扩散的波纹浸入丝丝润肺的温馨。最让我无法望怀的是湖面上的几片睡莲, 几朵蒲公英花般大小的花朵不起眼但自由自在的开放着。其实她于莲花(荷花) 同属一科, 在漫长的进化中她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虽偏于一偶, 但宁静致远。莲花湖北是一座仿古小桥, 将对岸情人岛和这边的楼台亭榭连为通途,三五成群的游人打着花伞在岛上徜徉, 不知找到心目中的爱情没有。小渡旁有一长须灰衫老者,打一面无人能懂占卜小旗,梆子声声,口称能戡破远古今朝之事。微风习习,莲韵苇香,塞北洪荒,到隐隐透出江南水乡风光旖旎之态。

游湖后的吟诗会开始了, 先是诗词协会的老诗人们在主席刘魁山的带领下用五绝七绝和各种词牌子对莲花的“有五谷之实,而不有其名;兼百花之长,而各去其短”(李渔《闲情偶寄》)进行了大张旗鼓的赞扬, 接着安然等几位女诗人又对莲花的花语:忠贞和爱情 进行了如泣如诉的歌颂。我猛然明白八仙中唯一的女性何仙姑为何选择荷花做为法器, 主要是让另七个神仙和天下所有的臭男人明白, 她虽然长得如那绿叶如盘的出水芙蓉, 但清纯、娴静、脱俗、正直, 闲人免近。

为了附庸风雅, 找殿军老师要了词谱, 勉为其难胡诌两篇五绝:其一 鸥衔莲腹籽,水孕苇旗张。岸泊前朝事,梆敲岁月长。其二 风催莲梦醒,柳钓起蛙鸣。燕织湖波密,桥连两地情。

当所有人都诗潮澎湃时, 在美国教书的女诗人武傅却去湖边买了一大包荷花瓣, 细问方之, 她肯他基州的学生没见过莲花, 回去一人一片夹在书里, 也让美国佬知道知道什么是出污泥而不染。

去了趟莲花湖, 搞清了莲花和荷花是一回事. 也决定对它谈情时称荷己效并蒂之约, 谈清时称莲自律已超凡脱俗,达清净无碍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