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熟悉,还是陌生
高三 其它 870字 1029人浏览 乐道最厚

今年春节过后,我去了一趟乡下参加婚礼。一种久违的欣喜溢出了身躯,迫不及待的在那儿搜索童年留过的影子。是亲切,也有陌生。

哥哥站在一所房前发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房子变了,朱红色的门窗,没有以前淡蓝色的漂亮,窗帘没有以前的好看,堂上的山水画帖上了他们的上帝。这曾是我们家的房子,爸爸妈妈亲手建的房子,我们曾认为最漂亮的房子,我们生活了十多年的房子,我们曾在这里长大。如今物是人非,我们漂流的心一直都未找到过家。久违的熟悉,我想回家,但又不得不客气,想跑进去,去寻找那写丢失的过往,我们的给予都在这里珍藏。我希望可以找到一条路指引我们到那所房子里,我拼命的搜索记忆中,我是否在这里留下些什么,或者在这块土地上埋过什么,我想把他们找回来,作为纪念,或者给自己一些安慰。因为我们都希望还能和这所房子有关系。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这儿已经不是我们的家了,我们没有它的拥有权。我们所有的记忆都全部在这里封存。不舍的离开那所房子之后我从哥哥的眼神里会意到他的决定,我们一样的决定:长大后要买下这所房子。

我们去了朱奶奶家,看到很多小时候的玩伴,只是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曾有一段时间是空白的。而朱奶奶看见我们就崽呀崽的称呼。让我们觉得无比的亲切、温暖。后来朱奶奶和我们谈到乐乐的事“乐乐不是在一中读吗?怎么我没见到他呢?”我问。“他在那儿天天上网,没人管。就把他到二中去了,”朱奶奶说“那网可上不得啊,上了就会上瘾。”“我就是受害者。”哥哥笑着说。“呵呵……”“我们该走了。”“今天就在这儿住下吧,崽。”朱奶奶很诚恳的挽留着。我说“不了,我们要去石口住。”“去那和这不是一样,就在这儿住下,这儿有伴。”“不一样啊,那儿可以上网。”我笑着说。朱奶奶也笑了:“小孩子怎么这么好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去石口的路上,我开玩笑:“哥哥,你同学的妹妹都结婚了,你要加把油啊。哥哥笑了笑“是啊,你也要加油。”……

是啊,她们都结婚了,几年前我们还在一起玩呢。只是那么多记忆都已在时间的摧残中淡化了。时间飘过,带走了那些记忆,十多年的画面逐渐在脑海中成为空白。像一阵风,想留,却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