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西子湖畔
初一 散文 3416字 47人浏览 huyuebin0304

第四章 西子湖畔

车子终于到了沁县的东方红汽车站。众人纷纷冲下公交车。

两人出了车站,并没有看见雨桐所说有接站的人。雨桐生气的拿出手机,对着手机大声叫道:”蓝色妖姬”手机马上拨出了一串号码,电话接通了,只听电话那头道:“桐桐对不起呀!我这里出了点事,把我气晕了,忘了给你打招呼,你们自己打车过来吧!”

雨桐双手一摊对着亓氷道:“看来一切都还要靠我们自己,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亓氷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是这一句吗?”

雨桐道:“嗨!还是靠我们自己吧,来只狗卡玛北鼻”

亓氷站在马路中间准备打的,忽然回过头说道:“我有些饿了,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补补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你的姐妹也下不了班” 雨桐道:“你还吃得下?刚吐了。“

亓氷道:“那不是太着急没有吃对吗?天又热在车上风又一吹!吐了现在舒服多了。”

雨桐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饿了”说的咽了一口唾沫。 亓氷道:“走,找个地方尝尝二郎山,小西湖这个地方的特色美味小吃”

二人边走边看,不远的拐弯处有一家叫做“最潞州”的食府便走了进去。

两个人找了个地儿坐下,服务员过来问道:“二位准备吃点什么?”

雨桐抢答道:“两份鸡蛋西红柿盖饭”

服务员并没有走,而是看着亓氷继续问道:“两位只要主食吗,本店特色菜要不要来点儿”亓氷抬眼看雨桐正一个劲儿的摇头呢! 亓氷问道:“什么地方可以洗一下手?”

服务员道:“要死(洗)手呀,在里面死(洗)手间死(洗)”很不情愿地向里面道:“两份鸡蛋西红柿盖饭,不要炒菜!” 亓氷咬着舌头问雨桐:“你先死呀,还是我先死?”

雨桐笑着道:“亲爱的,你看我们一起死如何呀!”说着便去揪亓氷的耳朵“你个大坏蛋,一有机会就打趣我,看我今天不好好修理修理你”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洗手间。

两个人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多了一大碗剁椒和一个醋壶。 亓氷有一句没一句的问道:“实习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 雨桐道:“快毕业了吧?本来想过诗一般的生活”

亓氷道:“结果呢?”

雨桐道:“结果把小日子过得就和我唱歌一样”

亓氷道:“那不是好吗”

雨桐道:“好什么呀,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 ”

亓氷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说话间,两个人的盖浇饭端了上来。雨桐眯着眼睛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呀,小猪”

亓氷道:“嘿嘿!让我想想,还真想不起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不是清明节吧!”

雨桐骂道:“去你个大头鬼,七夕节好不好,故意装傻是不是?”

亓氷坐直身,拍着脑门儿道:“你刚张嘴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起来了。” 雨桐道:“又开始装死了”

亓氷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雨桐也,听汝一席话点醒我这梦中人。真如醍醐灌顶,小的祝贵妃娘娘早日找到乘龙快婿,百年好合长年百岁,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

雨桐道:“少给我颦嘴,到底给我准备没准备礼物,说?”

亓氷道:“那你要先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你也知道我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真佛不烧香的人。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怎么舍得下这个血本!”

雨桐道:“打死你个死东西,我是兔子呀,还是如来佛,你准备红烧还是清炖!”

亓氷道:“桐姑娘饭都快凉了,吃完了再闹好不好,礼物出门马上给你买,满意了吧!”

雨桐方才罢休,亓氷抽出一双筷子递给了雨桐,然后才取了一双筷子拿来自己用:“剁椒,我的最爱,你要不要少来点儿?”

雨桐看了一眼把头摇的和不郎鼓:“我怕脸上生豆豆,影响形象万一嫁不出去那可怎么办!”

亓氷一拍胸脯:“放心到时候如果没有人要,我凑活收拾上,绝对不会让你成为父母和共和国的累赘”边说边端起剁椒,往自己盘子里扒拉。吃了几口,感觉味道差点儿,便又扒拉。边吃边说:“这里的剁椒味道不错,赶上我妈做的了”雨桐锦心绣口的慢慢吃着,等放下勺子的时候才发现,亓氷把大半碗剁椒扒拉到自己的盘子里。

雨桐道:“辣不死你,我还没见过你这种吃法的。”

亓氷道:“点一个菜吃吧得花钱,这个就不一样了是调味品,免费的就和老虎菜一个意思。谁让他把这剁椒弄的这么好吃呢!老板,多少钱?结账!”

老板走过来,看着桌子上已经快空了的剁椒碗笑道:“小伙子,饭钱就免了,能不能先把剁椒的钱给付了”

雨桐一听便站了起来,这时候老板娘和服务员也围了过来,老板娘悠悠笑道:“要不这剁椒的钱也不要出了,这顿饭就算我们请了。只求二位以后不要来砸场子,小店本小利薄,我们可经不起二位这种吃法”。 雨桐瞄了一眼亓氷道:“鸟过留名,人过留声,你看你馋的现在馋出问题了吧!”又回过头向起他人道:“老板老板娘实在对不住我男朋友有点嘴馋,你看该是多少钱我们一起付了就是。”

最终两人只出了饭钱,来到大街上雨桐对亓氷道:“早听说沁县人淳朴,以前还不相信,没想到今天偏偏赶上了。如果换上的是襄垣鬼,壶关疙瘩今天我们就死定了!”

亓氷道:“你刚才在“最潞州”里说什么“鸟过留名,人过留声”这句话好像不太对吧!”

雨桐笑道:“怎么不对呀,你千里迢迢从长治来到沁县吃了一大碗剁椒,可不是留下了个名。你自己再想想到底对不对呀?”边说边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亓氷道:“你骂我是鸟人,是不是这个意思?”说着便向雨桐追去。 小西湖并不远,打闹间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湖畔,夕阳西垂,柳枝摇曳,

湖水波光粼粼,一切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雨桐望着眼前的美景,不禁吟唱起来‘相见恨晚’:“树儿睁开眼,女儿屋下眠。良心缺一点,日落残兔边。(愿你每天快乐)原本有心花不开,偶尔有人来相伴,悔时无心已有泪,吞下口去悄无声,来者耳边轻轻诉,缺少左边心相印,东风带走一两点... ... ”在晚风中如泣如诉,唱的是婉转缠绵,听的是如痴如醉。

亓氷道:“好听是好听,只是太百转回肠,这歌意境似乎也很美可到底讲个什么意思?”

雨桐笑道:“这个歌曲呀!是我专门唱给某个人的,他听不懂就算了。如果以后还有如果的话,我自然会慢慢解释给他。你丫气死我了真是一猪头”

亓氷道:“我才不是猪呢!”

雨桐缓缓地坐到湖畔的白堤之上对默涵道:“猪猪,我有些乏了,想睡上一会儿”在亓氷答应声中雨桐合上了眼。亓氷望着眼前的美人早已心醉不已,一群鸟儿飞过,好一幅人在画中。不知过了多久,雨桐甜美的脸庞上一双慧目慢慢睁开,真如同是春回大地,荡起了波澜,俏皮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雨桐睁开眼看见亓氷正深情地凝视着自己,忙晃动起双臂,“你这色迷迷的看什么?我睡的时候还没有看够啊?” 亓氷道:“桐桐你真美,我可以吻你吗?”说着便俯下身子,要去亲吻雨桐。

雨桐赶紧用手止住对方站起来:“我不喜欢你这样!”

亓氷闻听此言,当时就怔住了,在这个异性朋友在一起什么事情都可

以做的年代,怎么我这堂堂正正的男朋友反倒不能亲热亲热,我亓氷上辈子惹着谁了。只见雨桐从挎包里取出一把糖,捡出几颗放在手中,其余的又重新放了回去。抬头问道:“这里呢有4个不同口味的糖。有玉米味儿的,薄荷味的,草莓味的,还有奶油的你喜欢什么的呀!” 亓氷索然无味,随便拿了一个,就要去剥开。不想雨桐一把又抢了回去,把那另外三颗也放回了挎包之内。剥开草莓味的,放入了自己口中慢慢品尝起来。亓氷脑子瞬间闪过无数个疑问,这个鬼丫头到底想要干什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是几个意思呀!

突然就听她说道:“好了,现在可以了,过来吧!”亓氷傻傻的挪到雨桐面前,只见她垫起了脚尖,双手挎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一个小鸟依人式,把红唇轻轻放在自己的口唇之上却又飞快离开,最终停留在了自己的耳边“我喜欢自己踮起脚尖去吻自己喜欢的人,你明白了吗?”

亓氷这才恍然大悟,内心中立刻激动起来。

只听雨桐继续道:“傻瓜,你还不亲吻你的心仪女生吗?”

亓氷心里话你这是同意了,那我还等什么?马上低下头疯狂的去亲吻雨桐,狂风暴雨中雨桐开始娇喘起来,迷离之中只听雨桐说道;“我要让你每次吃糖的时候都记得我吻的味道;以后你亲吻别的女生的时候都会想起吻是草莓味的”亓氷立马一怔,心里话现在的女生好可怕,如果以后新娘子不是你,这是非要给我留下心理阴影不可的节奏;管他呢,这个关口我可不能犯傻,明天再说明天,先过了今天再说。于是更加忘情的亲吻起雨桐,手也不再老实顺着雨桐的衣服往上摸索,

雨桐一惊睁开了眼,这时候亓氷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亓氷忙分辨道:“我准备接电话呢,不要这个样子看着我,吓死我了”

雨桐道:“你说我是该相信你,还是不该相信你”亓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叮铃铃,这时雨桐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一看是蓝色妖姬打过来的,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了一口气,这方才接通电话:“梦梦姐,我们已经到小西湖了,我们马上就到”挂了电话,对着亓氷扮了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