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坚强
初二 记叙文 1773字 342人浏览 kemumu

生活需要坚强

黄英磊

不知不觉间,青春的脚步已离我远去。每当我静坐品茗时,会发出诸多岁月蹉跎的感慨。往事悠悠,历历在目。但其中两件事真的令我刻骨铭心,它们让我明白了坚强的意义。

2008年5月20日,我在古城西安。在这里生活两年多,快要毕业了,我需要准备我的毕业论文。按往日的惯例,我要午休到两点多,然后洗一洗睡意朦胧的双眼,和同学一起去教室上课。可那天,我借好了同学的优盘,打算提前把论文打印出来,让老师修改修改。一点半时,我小心翼翼地从二层铁架床上起来,拿好优盘,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宿舍。我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午后的清风拂面,驱走了我春日的慵懒。我今天心情特别好,因为透过我们宿舍的窗子,可以看到远处连绵的秦岭山脉—足以证明这里的空气质量优良。我从北门出去,径直往西走,想去我经常光顾的那家打字复印社。

大约两点半,步履轻盈的我却走不了路了。我感到一阵眩晕,身体摇晃不停。我拼命的想抓住旁边的行道树,可一步也挪动不了。我思忖:难道我得了高血压或者脑血管病?(尽管我没有家族遗传史)难道我就这样突然一个人永远离开了亲人和朋友?消逝在孤独的异乡?我真的有点心不甘呀。于是,我竭尽全力想让自己保持平衡,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正当我绝望时,偶然瞥见路上也有和我一样走不稳的行人,公交车像爆胎了一样在蜗行,远处几十层的的陕西省广播电视大楼也在左右摇摆。这时,满大街都是手足无措惶恐不安的人群。我这才意识到:是不是发生地震了?过了一会,人群稍微平静下来,议论着刚才的惊魂一幕。我拿出手机,想往家里打个电话,却拨不出去。因为有余震,这之后的几个星期,我只要躺在床上,就感觉到床在晃,晚上不敢脱衣服睡觉。我跟几位维族和回族的室友商量好:晚上留一两个人不睡觉,只要一看到灯在晃,就赶紧叫醒大家快速疏散。

汶川地震让我突然之间明白了许多,生命是如此的鲜活,人生是这般的美好。为了身边的亲人、朋友,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坚强地活下来呢?我们面对的一些困难挫折,在生命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呀!只要我们付出努力,又有什么不能被战胜呢?唯有生命,失去之后不可再回还。所以,我要坚强的活着,为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2010年下半年,我突然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吃东西经常噎着,需要喝水才能吞咽。到后来严重到吃什么东西都吐,连水都喝不进去。胃镜做了六七次,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说是浅表性胃炎,食管有点狭窄。凑巧我们学校有几位老教师患癌症的,家里人甚是惴惴不安。我刚开始感觉没事,可体重由原来的150多斤下降到130多

斤,心里也泛起了嘀咕。我百度了一下,这跟食管癌的症状十分相像。一向讳疾忌医的我在父母和妻子等人的再三劝告下,决定去郑州大学二附院看病。大巴在民权服务区停车休息时,六十多岁的父亲递给我一瓶奶,因为我一两天吃不进东西了。可是刚喝几口,就吐了出来。父亲内心十分痛苦却装作非常镇定的样子,说没事,等医生看好了就可以吃东西了。我在心里暗自伤心:如果真的是癌症,那我就不必浪费那么多医药费了,写个遗嘱,早点结束算了,也不用给家人添麻烦。可我又有点不放心妻儿和年迈的双亲,毕竟姐弟四人只有我一人在家,况且在孝敬父母方面我一直是他们的骄傲。不行,我必须坚强地活着,为自己,也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非常凑巧,老家的大嫂在医院是个护士长。在她的热情帮助下,我很快入了院,并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庆幸的是,第二天的检查结果排除了癌症的可能,但由于我不能进食,必须做喷门扩张手术。我心里想:我应当配合医生的治疗,争取早日康复,让家人不再为我伤心难过。接下来手术很成功,我的身体恢复的也很快,可以慢慢吃点流食了。在病床上,我认识了两位癌症晚期的患者,一位68岁,一位28岁,他们求生的欲望是那么地强烈,可病魔还是在三天之内夺走了他们宝贵的生命。我掩面叹息,自己比起他们,是多么地幸运呀。

十多天后,我出院回家,感觉到整个世界仿佛都是我的。蓝蓝的天,淡淡的云,绿绿的树,幽幽的草……我放飞思绪,让时光沉淀,慢慢品味拥有健康的美好。时而我也在反思自己,今后不管遇到怎样的灾祸,抑或不公正的待遇,我都应坚强地活着,不惧一切困难挫折。

经历了地震、疾病,我似乎对生活有了全新的认识,也更明白了坚强的含义。我要珍惜每一个日出日落,笑对每一幕喜怒哀乐,用真心生活,去感受春的温柔,夏的热烈,秋的深沉,冬的宁静……朋友,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