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
高二 散文 885字 537人浏览 暗夜幽曦

山间的土地是湿的,铺了一层深棕色的松针叶,软软的,有淡淡的香。是捡蘑菇的季节。扒开齐膝的湿草丛,找寻蘑菇的踪迹。想必是对蘑菇有特别的好感,每捡到一个总要激动半天,然后拿到鼻子前闻一下。蘑菇底部会有一些湿润的软软的沙土,所以蘑菇的香味在泥土的融合下,越发地清新,那种清新总会勾起我心底的那份柔软。

一点钟的阳光是燥热的风吹化开的,夏日的小河沟边有一排树延伸到很远,树在斜坡上,并不能给我送去阴凉。抹布我总是洗得很认真,铺开,在水面上来回摆动好几次才罢休。水是凉的,刚开始是热的。看着抹布上的粉笔灰随着水漂走了,我的心变得很宁静。看看水里的倒影,也看到了水中欢乐的鱼,彩色条纹的,美的不可思议。

良山只算得上是一个小山丘,夏天的傍晚我喜欢去山坡上坐一坐,有不大的风,很凉。山坡下是一小片菜地,也有种棉花和玉米的,菜地又和湖岸相连。湖很美,也很大,叫半月湖。坐在山坡上可以看到湖的全貌。太阳已经变得异常柔和,半挂在湖那边的青黑色的山头上,斜斜的光辉撒满了半个湖面,照进了我的心里。风一直是在的,不急不徐,带起了湖面上的波纹,彩色的光线,乱了,却没有断,闪闪烁烁,灵动可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村子里的田还没开始翻种,连片的绿色中是连片的花。花大部分是一种,紫色的,很纤细,却长成一簇一簇的,显得很多,很繁盛。躺在上面,背部没有传来湿湿的感觉。花香绕在鼻尖,心里是满足的。抬眼看天,蓝色的,柔和的,大雁又南归了。

天还没有暖的时候,田间地头,都可以看见一小片一小片的水绣,是一种可以做粑的野菜。表层有细细短短的的绒毛,没有茎部,根须纤细繁多。嫩嫩的小叶片上往往会有晶莹的小水珠,煞是可爱。有时下着毛毛雨,我也是要拎着菜篮子,拿着一个小剪刀,去田间采水绣的,像采茶一样只要最嫩的叶片。

只不过现在山上的草泛滥成灾,早已过腰。想找寻蘑菇已无从下手。小河沟里的水,早已干涸,彩色小鱼已成泡影。田地荒芜多年,至今无人打理,紫色的小花却不知所踪。湖水已被养殖菱角覆盖,见不到一丝水面。水绣倒是依旧幸存,谁知村人早已丢了做水绣粑的传统,满田水绣无人问津,任其枯死老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温暖想来只能埋在心底默默地流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