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没有
初三 散文 1261字 1985人浏览 瓦秀书画

再也没有

站在外婆家高高的落窗前,眺望而去,几绺薄烟盘踞在远处的山头,一面静湖泛着银光依偎在山前,一顶乌色船篷油亮地突兀在眼前的仙境之中,一株垂柳微侧,披拂而下的枝条正搭在船篷上。

这梦醒在端午的清晨,门外早已有了拖沓的脚步声,那是外婆绾了头发正忙着包粽子、做糯米糍,我不敢惊动她,披了外套悄悄溜出了门。

一步踏进梦中仙境,微冷的空气带着从山尖提携而来的湿气钻进鼻腔,刺激的我浑身一颤,记忆一瞬间跑回那些时候。

暑期闷热,我却总爱拉着妈妈往外婆家跑,只因为那里有着一条小木船,漆黑油亮的船身终日混沌在湖边,不见得外公何时将它拖上岸过,看起来潮湿而又厚重的船体竟在几阵微风之下晃荡在了湖面,我是那种胆小举身不定的感觉的人,可那船身摇摆之下泛起的圈圈涟漪一荡一荡,竟也勾起了我的好奇,这让我有些雀跃。

于是有这么一回,我兴冲冲穿起了套鞋,吵嚷着要外公划船带我嬉耍一次。亏得我披荆斩棘地挤出了几滴眼泪,妈妈才肯堪堪放行。外公抿唇笑着扯过缠线的木桩,舀干船里的水,摆上了一张小板凳,抱我上了船。接着外公捞起岸边的木桨,一脚跨进船里,那木桨顺势一点,船就一下划出了好远,呼啦呼啦的风一下子席卷而来,吹乱了我的头发,左晃右荡的船身让我写吓得死死抓紧了船沿。阳光透出了云层,我却只觉得脸上沁出的冷汗被一层又一层细密地覆盖,根本蒸发不完。

过了一会儿,我试着一点点抬直身子,侧过头瞧瞧四下风景,外公见了我的呆呆模样,咧开的嘴一时笑地难以合上,反手抛开了渔网,我看那一节节的渔网,沥青色地布在水下,像是从湖心匍匐着而又延绵而上的柔软水底藤蔓,深深疑心那细针密缝的网是否能够困住那些欢快身影。外公健实的手臂一次次扬起又落下,我也开始有些胆大妄为起来,原本牢牢拽紧船边的手开始轻轻拨弄着湖面的鳞波,金光灿灿的太阳适时地打下暖光,把每一手掬起的“捧花”都涂鸦地璀璨夺目。

我正自得其乐地玩的欢,外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岸边,扯开嗓子喊回我们吃午饭,温馨的呼唤这时却让我听地刺耳。外公利索地收好船桨,起身上岸,船身重心偏移,一下倾斜,让我惊惶无措地翻身滚下了板凳,皮肤接触到的冰凉和空意使我的泪穴瞬间决堤崩溃。外公心疼又好笑地抱起我,拍拍我安慰着,而我的泪意却丝毫未减。也是在那天傍晚,我收到了来自湖底的安慰—— 一桌子鱼虾宴。

初尝一番巡湖滋味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常常想着去游湖泛舟,连一板一眼的妈妈都被连带上了瘾,就连湖边的街坊都调笑着:“好一户‘湖’家人。”那些日子我在湖上欣赏日光三寸斜泻大地,在湖上与泼皮幼鱼取乐嬉笑,也在湖上吞香喷喷的糯米粽,偶尔还供养几条小鱼的温饱,谁又能说我不曾成为湖中的一户人家?

正沉在激荡无边的遐思中,猛烈的寒风一阵将我摇晃回眼前清晰的现实,那遐思中明镜般平亮的湖在眼前是一座崭新的危楼,这只庞然大兽已然吞噬了那一寸乐土,而我手里现在只有一只冷粽,还有那

在心头的无限悲怀细数着再也没有的瑰丽。

再也没有了一片湖水,给予我无限体悟的惊欢;再也没有了一份安慰,馈赠我细心呵护的珍肴;再也没有了一顶木船,放任我孩提时代童真的吵闹。

再也没有1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