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
初二 散文 697字 1060人浏览 秸小熙

心的杯盏,伫满紫色,如一湖优雅的哀伤,澄澈潋滟。我知道,在情感的季节中,我必将告别春的繁华似锦。不诉离殇,盈盈一握,许多苍凉。一春的心事,终究要落下相守的枝头。

一切,恍如昨日之梦。梦醒的时候,夏已经来临。那些灿烂的风沿着青山起伏的韵律,以阳光的笛声潮水般吹入我的视线,我依依不舍的目光,斑斓得悠扬。我确信,来自烟雨中的紫色,贴满了五月阳光的标签,在黑夜和白昼交替的亲睐里,我拒绝出售。

从来都没有这样淡定。沿着来时的路,再次穿过记忆的沧桑,做回我自己。像一棵舞蹈的梧桐树,背负四月落香的花环,渴饮五月灵动的音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么,就许我做一棵梧桐树吧!我习惯已久的寂寞,不正是静好的沉默么?站在窗前,遥望明月的方向,不需要在乎月光的厚爱,会轻易将我遗忘。一个隔夜的故事,有了紫色的沉醉,便不会产生倦意。越过天涯的明月,即使已经生疏,那一种牵愁照恨的哀伤,依旧会已刻满我每一片张开怀抱的叶。我碧绿的浓情,就会自茂密的相思深处,无涯的弥出。

你看见了吧,在暮春里繁衍紫色的,是我恬淡的呼吸,我挂满期待的风铃,在充满阳光的风中幽香摇曳;你听见了吧,那些紫色的铃声,一千年一万年,都是唱着同一首骊歌,即使没有琵琶弦起,那些紫色的歌唱,已不需要伴奏忧伤。其实,这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绽放,是一种期待永恒的姿势。你尽可以放在唇边,亲吻他的执着和庄重。虽然我的笑容,总是在杏花开过以后,才向明媚的眼角溢去,但坚贞不渝的弥漫,却是这春天里最后一块圣洁之地。如果你站在我守望的浓荫里,我会拧亮唐诗的斜阳,把千百年来关于我的传说,于你温柔的怜爱中复活。

许我做一棵梧桐树吧!这一棵树,即使长在天涯,也会把紫色的故事开在你的心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