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留住那棵杨树
初三 记叙文 866字 109人浏览 宇智波顔落

我想留住那棵杨树

从我记事儿起,爷爷家的楼前有一棵巨大的杨树,春生夏长,浓密的枝叶荫庇着屋里。那树荫下,曾与爷爷乘凉、欢乐嬉戏,不知不觉中,那树又繁茂了几许,我的童年也一去不返了。我也不和爷爷住了,也和杨树别了。

突然某一天,我了解到了生命是会结束的,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或许正是死亡的讯息,使我开始思索生命的意义,应该度过什么样的人生。可似乎没有一种答案,可以在死神面前站住脚,让人聊以自慰,“死生亦大矣”。在灭亡的一瞬,又有什么还有意义呢?

那棵杨树,死了。某次回爷爷家时,那树已被砍断,树根如此粗壮,侧歪着伸着根须,或许它还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吧!我站在爷爷身旁,一同面对着这杨树,两人的心里都是酸楚,触目伤怀,回忆涌上心头,只剩无语。

爷爷老了,拄上拐棍了。各种病痛缠身,可能正如那杨树的最后几年,而我却不知,只在那树下乘凉,看树上喜鹊衔枝筑巢,树下蚂蚁钻窝。可如今,喜鹊飞走了,一片凄凉。

我是真想留住那棵杨树啊!

我是麻木的。只有在那折断的树枝面前才想起它身上牵系着我如此多的记忆,它对我,是如此珍贵!当我专注于自己的人生时,憧憬理想,奋力拼搏,希冀于找到某种永恒的意义却无结果时,那伴我走过童年的杨树,死了!我何曾关注过这杨树?它却悄然离去。

爷爷的膝盖劳损,背负着时代责任感的我只是打过电话,嘘寒问暖;爷爷每天自己注射胰岛素,追求无愧于天地、内心平静的我只是帮爷爷看看说明书。而这一切的不近人情,我可以毫无顾忌地推在“学业忙”这三个字上。

而杨树,死了!为它哀悼吗?高声歌颂它吗?莫等斯人已逝,再无语地面对它,心中空悲切了吧!曾读过史铁生对人生的追问,最终发现了身后的母亲。曾以为季羡林的散文没有史铁生的深刻,只记一些生活中的常事。可生命本应如此,那份对生命、生活的热爱,是或许,正如弗洛伊德所言:生命在客观上本无意义,当一个人追寻它的终极意义时,他已经病了。是呀,那杨树的死,治疗了我的病。让我知道只有珍惜那花开花落,珍惜身边的每件事,每个人,才是生命本身。

这个周末,就是再紧张,我也要去看看爷爷去,幸好上天,还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