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悟
初一 散文 604字 195人浏览 棉大碗

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枯黄的草似带着死气,先前的生机一去不返

;树儿变成了老树,枝桠交错,只有几片枯黄的叶子点缀着生命仅有的痕迹。看到的这一切告诉我,冬来了。在我看来,冬是乏味的,特别是南方的冬天。南方的冬天看不到北方的银装素裹,它永远都只是一片萧条之感,一般的现状,让人深感乏味。天很冷很冷,在这样的天气下,人的思维都会被冻住,此时此景,让我难以提起一丝活动的兴致,哪怕偶然有什么想法,也很快被扔到记忆的角落中。有时站在户外,呼一口气,一团烟带着一丝温暖升空,在空中飘着,伸展着,眨眼间又汇入了干冷的空气中。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消失的十分轻悄,仿若从未有过。这便是冬,留给万物死寂。然而,经过冬的酝酿,春又会怎样呢

春了,万物复苏,春的气息洒照大地,在死寂的沉睡中看到了生机的醒来。瞧!小草从被冬冻硬的泥土中钻出,刚开始无人发觉,它偷偷地生长着。从嫩嫩的,小巧的,慢慢就一点点绿了、高了,最后慢慢的都发青了,春雨滋润着它,过后,小草小雨珠,没了负担,挺起了腰,将洗净了的,更青翠的叶显出来。那冬里的枯树枝桠现在看起来充满了生机,摸着树枝润润的,枝桠上有一点儿新绿,远看朦朦胧胧的,像是给这些嫩芽披上一层薄纱,似小女孩害了羞掩面之样。现在如此的生机勃勃,谁还会记得冬的死寂、乏味呢?在我看来春与冬的关系就像酿酒般。开始就是一潭水,无色无味的,经酝酿过后,开盖,一股酒的醇香就扑鼻而来,让人不住想要品尝、感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