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阶
初三 散文 1410字 120人浏览 帝国歌姬

台阶

人生,总是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攀登一个又一个的高峰。当你经过一番艰苦的奋斗,最后站在高高的山巅,望着连绵群峦,心中可曾涌起征服后的成就感?回望被你踩在脚下的山地,心中是否泛起“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豪情? 前不久,我和几个好朋友去梵净山春游,只想经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爬山,就没有随着人群沿着前人已经砌好的石级前行,而是向那些没有台阶的的山坡攀登。爬了好一段以后,我们发现突兀的险石布满了青苔,处处丛生荆棘,比人高的灌木阻挡着前路„„很显然,这里许久许久都没有人到过了。我忽然感到害怕,旁边叫不出名的树,投下了浓浓的阴影,真的令人寒毛发斗,虚汗外冒。

无法后退!我对自己这样说,面朝我们要去的方向,把心一横,破釜沉舟,就这一回了,爬上去!翻过过!攀越的经历是痛苦的。手,因为拉扯当住去路带刺的枝条,已是血眼点点;脚,不知深浅地一步接一步,踩在枯枝上,“咯吱咯吱”声不绝与耳。“嗖”的一声,一只叫不出名字的野鸟从我的身边“仆仆”的飞过,我们都吓得不敢再向前走一步,后来等鸟儿飞远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小心奕奕的向前走。大家都是边走边张望,我一不小心脚又踩在一颗活动的石头上,扭伤了,钻心的疼。于是只有彘牙咧嘴第挪步„„当不远处的目的地――梵净山老山,已清晰地出现与我们的眼前时,我的心“咚咚”的乱跳,周身的血液在沸腾„„我猛然的侧首看着悬崖,全身上下的肌肉似乎都在颤抖。“终点线”就在眼前,不管,什么也不管,一颠一拐的继续向前,任凭已磨的出血的脚血液乱流。

坐在高高的山顶,揉揉伤腿,吹吹山风,让山风抚摩着通红的脸,大家都释放出了男子汉的本有的豪情,站在山顶,大声的在山颠呼喊,扯开贴在身上的衣服,甩开手臂,闭上眼睛,慢慢的回味心中的喜悦,呼喊到声音都沙哑了,才一把抓起衣袖,拭去额头上的汗,胸中漫溢着胜利的喜悦。看着沿着石阶一步步走上来的人们,他们谈着、笑着挺潇洒,挺开心的样子,全然没有我们彘牙咧嘴的痛苦表情。但我们却感觉他们的笑不是那么的舒心。全然没有我们的豪情,因为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征服山顶。

石阶的修砌者也许是为了人们上山的方便、轻松,但石阶却产生了引导世人懒惰与取巧的副作用,望着被人足磨去菱角的光滑的石阶,我感慨满腹:假若世人都只是在前人修砌的石阶上走过,那么石阶的尽头就是人迹的尽头:走到前人已经达到的颠峰而不再向高处探索,不再有未知求解,那么人类的进步,社会历史的发展又从何说起?

营建石阶时,人们为了省力,往往选择坡度不大的山坡,而这样几经曲折,道路反而远了,世人为什么只沿着石阶而上,宁愿绕远路而不另寻那条终南捷径?在研究某些问题时,有些人受前人思路的限制而滞步不前,为何不另劈蹊径而达到目的呢?

当然,走前人没走的路是要吃许多的苦头的!这里没有石阶的安全感,但却有在石阶上才能体验到的成就感和征服感。真正的快乐是从有了信念才开始的,最大的幸福,是在经历了艰险以后。

山风拂过,树叶向我们点头致意,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从心中荡漾开去。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我们,这才是真正的征服,望望身畔茫茫云海,仿佛置身与广阔的大海,我忍不住脱口而出:“海道无崖天作岸!”是的,大海无边,血海无崖,未来的路还很长,没有尽头的新路有很多,正等待我们去打通。 笑着奔下山去,笑声在山见飞舞。我们相约,下次仍要摆脱石阶的束缚,从山的另一面爬到山顶,开辟另一条没人走过的路。因为最大的幸福是经历艰险以后,也因为人的追求而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