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思小记
初二 散文 910字 23人浏览 末日开放啦

【导读】离开这片土地许久,我不知道身在异乡的兄弟是否有我同样的感慨,每当失意或者得意之际,还会时时恋起家乡的田野、土地和天空;是否还有如曾经之我一样的少年。

我很庆幸我所寓居的小城,离家乡的距离并不遥远,闲暇的时日,不必求票挤车,长途劳顿,也能回去转转,携着妻儿的手,悠然穿过幽静的小巷和杂错的屋檐,在熟悉的土地上慢慢行走,一洗浮华浸染的尘心。尽管如此,紧张喧嚣之余,遥望迷蒙如黛的远山,心里总还是会油然记起那片土地。

脚下的赣水浩荡北去,流经我所在的小城,也流过家乡,流过那片儿时踩过无数脚印的沙滩。迈过螺壳满地的沙地,走上青草覆盖的河堤,极目四望,便是远近横着的几个村庄,以及沿着村庄向外铺展的茂密的桔林、碧绿的田野、春日里遍地金黄的油菜花、秋风中摇曳枝头的大红桔,还有几汪间落有致的水塘,棋盘似纵横的地垄和田埂。房屋瓦舍间的犬吠鸡鸣,矮堤河畔的牛牟声声,不时划破乡间的宁静,在村落之间悠悠回荡。

步入村庄,总会见到三两个妇女团坐长凳竹椅上,一边搂着簸箕拣选黄豆、花生种,一边将头凑在一起,低低私语;孩童们踢着石子瓦片游戏,打闹叫笑,忽然停下来,站到路边,怯怯的瞅着外来的生人;赤脚荷犁、卷着裤管的老农,喝住黄牛和路过的村人递烟聊天。偶尔,几辆返乡游子的异地车辆驶入新铺就的水泥巷道,会打破小村的沉寂。村外辽阔而深远的蓝天下,云雀在云端高鸣,唱出婉转高亢的曲调。田间地头,常有劳作的农人扶着牛犁,一路翻出芬芳的泥土,后面跟着懵懂初开的少年,一步一点头地播撒满心热望的种子。

离开这片土地许久,我不知道身在异乡的兄弟是否有我同样的感慨,每当失意或者得意之际,还会时时恋起家乡的田野、土地和天空;是否还有如曾经之我一样的少年,在跟随父祖劳作之际,精神的丝缕总是悬系云雀那高远而动听的鸣唱;秋季来不及收获的豆子跳出豆荚落入枯叶的声响,是否还能引起童心关注和无尽遐想;放学路上嬉戏、赤脚踩踏笤帚扫过的细腻土纹的孩子们是否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有我一样解不开的乡思。

源于本能情感的故乡之思,在我们这个时代竟变得如此浓郁。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深藏一种渴望,渴望步入旷野,奔向远山,渴望走近田园,荡涤尘染,舒解我们心里的紧张和阴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