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哥的星空
初一 议论文 1316字 43人浏览 罪数明天的山

谦哥是我们这儿有名的“怪咖”,他生着双精光闪烁的眸子,好像一颗星星在神秘无垠的夜空炯炯发亮。他的确就如那群狂热的星星,沉醉在自我的黑夜里,令阳光下的人们捉摸不透。“我可是要成为物理学家的!”望着我们一脸不解的神情,谦哥骄傲地说。且不算我这个对数理化一窍不通的文科生,就他的那些理科朋友听了,也忍不住要发笑:“什么?你要成为物理学家?……好样的,志向远大。”他们拍拍他的肩,就像哄一个坚信自己能和圣诞老人一起环游世界的小孩子一样。谦哥在物理上确实有天赋,可谁在他这样的年龄还会如此认真地对别人说,自己的梦想是当物理学家、当宇航员、当公主王子呢?对于我们来说,物理学家是活在书里的,虚幻、高大,带着历史陈旧的油墨味道。后来我们再也不说梦想了,改谈理想了,因为大人教我们得脚踏实地,考个好大学,出来做公务员、做名牌学校的教师、做老板,拿很多钱砌稳自己的脚跟,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在这个日新月异、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被社会的洪流冲回远古去。谦哥鄙夷地笑着。他在笑我们。谦哥有一片自己的星空,他是飞翔在天上,不断仰望的生物;我们则生活在阳光明媚的田地里,一排排被规矩地种植着,低头注意脚下,生怕一脚踏空。谦哥是飞蛾,一次次努力地扑向熊熊燃烧的太阳之火;而我们是西瓜,挺着肚皮晒太阳,从不管阳光的来源。西瓜们看不惯飞蛾的天马行空,叫他赶紧下来,否则会摔得很惨;飞蛾却无法停住双翅,在西瓜们开口前就已经飞走了,并哀叹着西瓜们所处的二维空间如此狭小,如此可怜。有一回,谦哥在语文课前演讲的时候,津津有味地讲了十分钟的半导体、三极管,下面的人一通哇哇乱叫,最后都打起了瞌睡。有一回,我坐在他后面,他热血沸腾地想要把总是在物理课上看小说的我培养成传说中的“物理狂人”。我望着他殷切的眼神不忍回绝,于是在他的引导下上了半小时难熬的物理课,最终连一个公式都没记住。还有一回,他终于得到展示自我的机会,上台画了个物理味十足的怪异图形,然后对听众们说:“看懂了的举手,这就是我的核心。”沉默半晌后,终于有两个同学有气无力地举起了手。谦哥像所有热情的飞蛾一样,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改造我们,结果一次又一次地收获失败。说到底,我们只是生活在科技所创造的美好温室下的大棚蔬菜,他却是混在菜地里的为数不多的农业管理员。和蔬菜在一起,他注定孤单。我们感受着阳光,惊异天上居然有个那么暖、那么美的烛火。只有他一个人,跃过层层云雾,接近了这团火焰的核心。当我再次看到他那双精光闪烁的眸子时,我为里面浩瀚的星空而惊异。也许我一辈子都无法成为“物理狂人”,因为我的脑海中留不住公式,记不下定义,可我的眼睛却在他的星空里被点亮了

the

他笑着将他的火苗借给我,于是我也长出了翅膀。远方生龙活虎的太阳如此真切,我忍不住想激动地哭泣!去吧,新生的飞蛾。老飞蛾拍拍我的后脑勺,就像拍打一匹刚出栏的小马驹那娇嫩的屁股。我们兴高采烈地朝着各自不同的太阳奔去,永远地离开了地面,吻向澄澈的天空。我不知道谦哥能否真正成为物理学家,可他的星空,永远这么熠熠生辉。什么都已不再重要了。太阳还在燃烧着,通往真理内核的路依旧漫长。我们将粉翅填入火海,灿烂的土地上,几颗怀孕了的瓜在烂死的同类身边,正孵化着茧中之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