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忆年少轻狂
初一 散文 2195字 49人浏览 小猴子382

宜墨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常常很突然的把自己丢了。文/宜墨宜墨有时候心情会莫名的不好,不喜欢说话,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宜墨会觉得有很多话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很想好好放纵自己,觉得孤单,觉得很累。宜墨小时候第一次入学,就和别的孩子打过一架,因为宜墨脾气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天生的吧,还记得被老师罚站的时候宜墨非常开心,因为宜墨觉得自己没有吃亏。然后小学很快过去了,于是对宜墨来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了。宜墨进中学的时候是年级一百多名,宜墨觉得自己很笨,怎么没有进入年级前八十呀,在宜墨眼里,只要和八字有关的都是幸运的,后来宜墨一想,咦,怎么说也是八十左右,还带个八字,于是宜墨心里很满足了。宜墨一直很乖,想一直做个乖小孩。宜墨认为听爸爸妈妈老师的话就是个乖小孩了。宜墨也不是一直那么乖,于是宜墨在中学二年级的时候,喜欢上了游戏,于是一段时间,宜墨的世界里就是昏天暗地的CS ,然后有一天宜墨逃课玩游戏,被爸爸拽着耳朵从游戏厅出来,宜墨在中学时代就再也没玩过游戏,因为爸爸妈妈认为不好的事情,那就是不好的,宜墨还是很乖的。宜墨考高中的时候,是当时比较不容易得,因为宜墨这一代有太多孩子了,竞争压力很大,但是幸运的是,宜墨还是进入了高中,然后宜墨很快的发现身边没人了解自己,面对着身边的人会说不出话,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曾经坚持的一些东西,连自己都不愿意相信了。宜墨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迷茫的不知所措,开始慢慢的放弃自己的梦想了,因为宜墨梦想太多,可是却力不从心了,宜墨想逃离这个不属于宜墨的世界,带着简单的行李,去远方流浪,可是宜墨没有勇气去让爸爸妈妈不开心,在宜墨心里,哪怕全世界都不属于宜墨,爸爸妈妈也会一直和宜墨在一起的。宜墨高二的时候突然良心发现,觉得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于是拼命地学习,活在自已一个人的世界中,慢慢的宜墨有了几个玩得很好的兄弟,可是依然会觉得很孤单,心里会不自觉的发慌,然后会一个人躲起来,不愿别人发现自己的伤口,宜墨会冷漠的面对许多,宜墨想远离所谓的寂寞,可是渐渐的发现自己也不能控制了,宜墨有时会突然的发脾气,所以同班的同学觉得宜墨是个有问题的孩子,宜墨不在乎这些,宜墨只知道,谁对宜墨好,宜墨就对谁好,而且会加倍的好,因为实在没什么人对宜墨好。宜墨不讨人喜欢,有天被梦惊醒,宜墨想把它记下来,可是却忘了梦的内容,只是隐隐约约的是关于自己的。宜墨很爱哭,可大多时候宜墨都难过的哭不出来,宜墨觉得自己好脆弱,想放纵自己一次,好让自己彻彻底底醉一次,然后宜墨就那样做了一次。宜墨第二天醒来之后似乎醒了过来,于是宜墨就继续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开始变得让人讨厌,甚至自己都讨厌自己了,刻意的改变,宜墨觉得很累很累,然后宜墨发现一切都是宜墨的错,宜墨只是很心疼的觉得宜墨是个大笨蛋。宜墨不敢奢望什么,宜墨要把一切都禁锢起来,这样宜墨才会麻木。于是宜墨觉得该让自己清醒了,宜墨心里冒出一种情绪,觉得好累,宜墨发现他把自己弄丢了。宜墨高中的时候其实很讨厌上学的,宜墨也许活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了,宜墨喜欢胡思罗想,所以宜墨是被逼的学习,宜墨会觉得有一种负罪感,父母对宜墨越好,负罪感越重,幸运的是宜墨在高考的时候还是考了个比较理想的成绩,起码在宜墨看来,很幸运的进入了大学,虽然宜墨不喜欢那个学校。宜墨总觉得,青春给我们许多疼痛,于是笑着说,岁月总会把一切抹平。宜墨不是懒孩子,可是上了大学之后,宜墨觉得自己太放纵了,然后有一天,宜墨的朋友对宜墨说,宜墨变了,宜墨在那一刻突然间心酸,不过宜墨还是很争气的把眼泪逼回了眼睛,宜墨会百感交集的掩饰着,嗯,年龄大了吗,应该的,然后在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寂寞深入骨髓。宜墨还是会觉得好难过的。宜墨虽然知道还是有那几个好朋友,可是还会觉得被世界抛弃的感觉,然后有一天早上醒来,眼角带着泪水的痕迹,宜墨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个孩子,离不开家,离不开父母,离不开朋友,回忆里有很多无法释怀的感觉,宜墨不愿意再靠着过去的回忆来继续现在以及以后的日子,虽然有时候看着时间流逝,心里会莫名的不知所措,宜墨心里是很纠结的。宜墨有天突然很讨厌刺眼的阳光,嗯,

在这个学校,憋到发霉。于是宜墨策划过一场逃亡,不幸的是以睡过头而告终了。宜墨现在会突然很神经质的笑,继而伸伸懒腰,然后喜欢上了去图书馆,一个人,戴着耳机很随便的听着音乐,那么觉得很安静,很舒服。宜墨还会很放肆的想去流浪,想去喜欢的瑞士,然后宜墨会告诉自己,你个傻瓜,然后借机鼓励一下自己,宜墨觉得这样挺好的,习惯了一个人,享受这份美好,宜墨不想再叛逆了,宜墨觉得人生无需惊天动地,快乐就好,宜墨现在要真正的学着成长。宜墨有时候觉得没有未来、总想守着一些、能守着一些是一些。;宜墨总想赖着不长大,宜墨羡慕一切以签名形式被思念怀念和爱恋的人,宜墨会自言自语,那些曾经的经历穿戴着回忆,在时光中慢慢抹去,当日光谢下了它的帷幕,谁还在苍茫天空下浅唱低吟。;宜墨还是很乖的孩子吗,嗯,其实宜墨也不知道了。宜墨觉得青春只有一次,何不痛快淋漓狂妄。宜墨想用愚昧来赌一场宿醉,宜墨最近喜欢一句话,我笑着说我很好,于是没人看到我的心疼。也许吧,累了,所以忘记吧,只是须臾的瞬间,些许的不安,宜墨好想寻梦曼珠

沙华,然后重醉前世的轮回。宜墨其实更愿意用一场无涯的生命来诉说这放肆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