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大学生涯
初一 散文 2字 80人浏览 艾尔凡斯_

红尘辗转,水在文字里醒过来。我们是曾经的少年,在人间的青春徘徊。

那年高中,清晨的喇叭响起宿管阿伯开始不厌其烦催促我们起床做早操。睡眼惺忪的我们拖着慵懒的身子排着队一二三四伸展。饭堂的灶炉声下窗口的我们长队等候不是美味的粥。上课的叮铃铃声我们奔跑着刚好走进课室坐下。新来的靓女老师我们还来不及欢呼雀跃几遍讲课就已开始。情窦初开的他又给隔壁的女生传过去一纸情书,金庸的书迷还没看到女主角登场就已被老师叫起来答题,艺术细胞满溢的她还未完成一座童话城堡的勾勒就又被催作业。下课女孩心仪的男孩又从窗前走过,男孩又跑去隔壁课室偷看梦中女孩背影。放学老师还未下课我们又在想完了又要排长队吃饭了。午睡还未进入状态铃声又夺命响起了。傍晚下铺的她才带着香喷喷的粉面回来细嚼慢咽,对铺的她已一身芳香出浴。夜自修的钟声刚响起我们还在纠结这道题选a 还是b ,还未参透为啥cd 也是正解夜修就已完毕。回去洗漱还未上厕所灯就熄灭。临床的她开始打鼾下铺的她还在翻床。梦还没做完喇叭声又开始响起。我们还未问候前场考试成败的心境,新的测验又来了。我们期待着放假却揪着一颗心害怕放假前漫长的考试。放假了还未纠结完无所事事的人生如何充实,假期转眼就结束。一大堆的试题还没做够老师就说高考了,毕业的离开成了仓促的旅程了。宿舍的东西还未打包完毕,满满的同窗情就在心里滞留了。掠过教室的窗口,我们忘了曾经哪个少年在那里挨骂了,忘了是谁应该值日然后没有擦黑板了。清晰的记得,是毕业那天大家站在那里唱起凤凰花开的路口了。

那年大学,我们终于住进不再有上下床的宿舍了。军训几天累且黝黑了,心思渐变成熟且独立了。社团的宣传折页满天飞。师兄师姐的上门推销一大堆。隔壁班的他去了学生会,对面宿舍的她进了舞蹈队,魄力十足的她当选团支书,摄影专家的他加入记者团。我们的大学才刚开始,青春就彰显在不同的平面舞台。他获最佳辩手称号了,她成为最美志愿者了,他写的稿子又见报了,她弹奏的献给爱丽丝又获奖了。同学的聚餐一波又一波,社团的活动一天继一天。密密麻麻的第一页还没看完,老师就已经讲到第十页。泰克斯定理还未参透,马克思哲学还未悟出,期末的节奏就已经奏响了。考前我们想惨了要挂科了,成绩出来哀叹没挂科的大学不完整了。综合测评开始了,奖学金你要我也要了。大学的操场太空旷了,一对对情侣牵手来凑热闹了。今天他说爱她了,明天她说我们分手了。沁湖的水又干涸一遍了,终于轮到我们拍毕业照了。学士帽学士服终于能全副武装了。鲜花口红领带发胶都用上了。我们的笑容终于留在青春的纪念册了。毕业的饭桌你喝酒来我喝茶,不同的酒茶效应同样的心境。我们终将还是毕业了。她回家乡当公职人员了,他留在羊城闯自己事业了,他保研读研不找工作了,她换了工作又重新找工作了。她等不及他就重新爱了,她等得了他但他却不爱了。他那么爱她但她却不珍惜他了,她那么信任他但其实他没有那么爱她。青春,应该散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