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
五年级 散文 2275字 83人浏览 cqxpwf

令我陶醉的小路

在我的记忆里,有许多令我难以忘怀的地方,其中山间小路就是我记忆的大脑中难以消失的风景线。

在那条山间小路上有一片大草坪,那里绿树成阴,百花盛开,天格外蓝,风景如画。小时候我总爱和婉吟一起到这片草坪上嬉戏打闹。春天,到小路上去玩,你还会发现一两个“小秘密”哦!那一片草坪上有一些蒲公英,那时候,我和婉吟总会摘下一些蒲公英,然后躺在草地上,用嘴巴向蒲公英吹一口气,蒲公英宝宝便带着降落伞,乘着风儿起飞了,当然我也和婉吟乘着梦的翅膀起飞了。我们一起幻想着长大后的样子,又一笑而过,说童年才最美好。在这条小路上,我们撒下了多少欢声笑语,那爽朗的笑声,记录了多少童年的天真啊!

夏天去那条“梦里徜徉着的小路”,可就不一样了。城市里的夏天很热,山里的夏天可大不一样。山里的小路上,春天抽出新芽的树已经变得枝繁叶茂,躺在草地上感受着一阵阵微风,感觉格外凉爽。我们把蔚蓝的天空当作被子,软软的白云当作棉花,碧绿的草地褥子,然后躺下去,静静欣赏那远处的滚滚禾苗和冉冉炊烟,徜徉在甜蜜欢乐。那里的繁花,由柔黄到艳红,又由深紫到金粉满地。草坪旁边的湖水时不时发出绚丽的“微笑”。那里的一切,都美得像一首无韵的诗,像一幅吴道子的画。

秋天也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小路两旁的树,那枯黄的树叶在瑟瑟的秋风中飘落了,像一只只金色的蝴蝶书写着说过累累的秋季。小路上铺满了厚厚的秋叶,红的,黄的,橙色的,将近咖啡色的,一片片,

走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响,树叶下面还藏着一些小野果,捡起来还可以拼成一个笑脸呢!

山间小路真美啊!啊!山间小路让我陶醉!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这是一首富有意境、动人心弦的歌,我今天却要把“乡间”改为“山间”,因为我在山上兜了一圈。我发觉到:花儿开了,鸟儿醒了,溪流唱起了悠长的歌„„

早晨,山林不断地让阳光射入到她身上,她带着惬意的微笑,我就纰缪地认为山上要热起来了。当我们走到山里,就感觉山中是如此的凉爽,阳光的温度对我们来说是刚刚好。这儿的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

花更扑鼻了,让人不禁抬头,努力吸食花的芬芳。瞧,漫山遍野的桔花开了,开得多么自然,多么烂漫,她毫不吝惜地展示给我们看。花朵向着和煦的阳光,反而越照越白了。她的花分四、五瓣,都是洁白无暇,没有一点被破坏的样子;花蕾是黄色,一丝丝地嵌入花的中央,给这一朵朵小白花添上一些不可多得的色彩。

鸟儿的歌声好动听,简直是大自然的音乐家——他不会嫌自己太无聊,也不会厌倦,总是用深邃的眼睛,躲在树枝后,悄悄地观察外面的动静,丝毫不露面。

溪流更通畅了,流得让人感到十分合拍,它没有像秋天那样忧郁了,而是活跃了许多。溪面是那样清澈、迷人,便泛出微微的、笔直的亮光,这淡光虽说没有彩虹那样华丽,但她内在蕴藏着一种自然美。一路走去,便看到溪水一直从高往下流,怎么也找不到源头!溪里边,既没有树叶飘下来,也没有阻碍物,就是那么顺地流下去,流下去„„但她还是那么快乐、开朗,不留怨言,也始终为鸟儿伴奏着,听,她唱着:“丁冬,丁冬,丁冬„„” 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一路看风景,也一边想:为什么山间的桔花这么香,为什么山间的鸟儿这么快活,为什么山间的溪水这么清澈„„这种景物城市里有吗?

----------------

外婆家的农田在前山的南坡上,为了生活,外婆不管多么艰辛、劳累,都要去种田、除草和收获,小时侯,我常和外婆去农田干活,走习惯了,我在不只不觉中也就发现了一条艰险而又充满乐趣的小路。

乍眼看,小路好似一条长龙一般盘旋在大山中,刚开始走在小路上,显得很轻松,道路宽阔而平坦,我和小伙伴们在路上嬉戏、玩耍,特别开心,走着、走着,道路开始分岔,我走到一条岔道路头,低头向山下望去,不禁脚下开始发凉,好象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抬头向上望去,道边凸起的土石块好像随时会崩塌一样,野草在微风的吹拂中,发出“沙、沙”的响声,令人毛骨悚然。我转身逃向另一条小路,这条小路异常崎岖,在行进中身体一摇一摆,很难掌握平衡,铺路的小石头不时在脚下打滑,荆棘蔓延在小路旁,时常会挂住我的衣服,甚至可能还会划破衣裤,那可怕的小路好像有意阻拦我前进,道路越发蜿蜒曲折,有时

必须抓住道旁的野草才可以前行,有时必须俯下身去四肢并用才能爬上高坡,汗珠如细细的雨丝,从我额头上流露下来,转头去召唤身后的外婆,却看到六十多岁的外婆,脚步轻快、稳健,脸上神态镇定,面对那可怕的荆棘,无一丝恐惧。外婆不急不慢的在山道上行走,仿佛在自家院中散步,那恼人的荆棘竟然也乖巧的缩起了头,美丽的野花也向外婆点头示意。

当终于攀上高坡时,我已累的气喘吁吁了,站起身朝山下望去,那梯田中金黄的麦穗,如海浪一般在微风的吹拂下,悠悠浮动,可爱的玉米仿佛是一个老者,挂着长长的胡须,在夕阳中沉思了起来。看远处那火红的辣椒,在残光的照耀下,像一团火焰一样,凶猛的燃烧起来,一幅水火相争的图画,加上“老人们”的点缀,显得秒不可言,梯田的边缘活象用墨线勾勒,我仿佛身处一个魔幻的境界,为眼前这无边无际伟大的奇观所折服。那小路中攀爬的艰辛早已被心中的喜悦填满,霎时,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伟大的“巨人”,我成功了,自己心中回荡着这种声音。

回头大声喊着外婆,在农田中终于找到那熟悉的身影,在夕阳下弯弯的背脊好似一张坚韧的弓,苍老的身影在绿色中起伏,又好似经海水不断拍打的岩石,刹那时,我懂了,自己的喜悦和成功和外婆相比是多么渺小和微不足道,而创造这一切的外婆,用一条“可怕”的小路承载着我们,也托起了我希望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