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那份无言以对的爱
初一 散文 1325字 380人浏览 Dun盾

母爱是什么?老师说,母爱是慈母手中的线,是圣母玛利亚的笑。可是,还有呢?真的只有这些吗?

我的妈妈似乎并不属于人们所“标榜”的那种良母,因为她很厉害。真的,是厉害。记得小学时填过一张调查表,在“最怕什么”一栏中,我写的是:最怕我妈。

三、四岁的时候,妈妈教我练字。开始几个月由于好奇,我还能描摹一篇“红模子”。慢慢地,就不耐烦了。夏季捉蜻蜓的快活、冬天打雪仗的乐趣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心儿早已飞出窗外。然而妈妈丝毫不肯通融,错一个罚两个,颇有点高利贷的意思。我练字的时候,妈妈就在一旁坐着——监督。有的时候还特不人道,当我好不容易进入状态,她就“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用手摇晃我的写字台。在她的“考验”之下,如果一连三个字没写好,她就着急得眉毛都要烧着了,一急便嚷:“你这孩子怎么不好好写啊?如果我这么打扰你,你还写不好,就是不用心!用心懂不懂,用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妈妈虽然长着一副和气贤惠的面孔,但发起火来眼睛一瞪,眉毛一扬,非常吓人。再加上她的火暴子脾气,这时往往要动手。所以在我的印象里,倘若哪一次练习没有哭鼻子,甚至得到了她的表扬,那可真要谢天谢地了。

小学二年级的暑假,我又有了新的任务——学写作文。那时的我纯粹是一张白纸,什么也不懂,拿起笔就开始记流水帐。有一段时间,我顶不愿意参观和春游。因为回来十有八九都得写作文,那可是我心目中的天下第一大难。妈妈偏偏就要治我这个“老大难”。她一笔一笔地在我这张白纸上描绘未来的图画:从一、二百字的自我介绍、看图说话、观察日记,到标准的记叙文、读后感,从小猫小狗铅笔盒,到老师同学售货员,从开门见山的收尾点题,哪一个不是手把手教出来的?哪一个不是剥开揉碎练出来的?

笔记本里满是密密麻麻的铅笔字和妈妈星罗棋布的红钢笔字。妈妈像老师一样在我的作文上勾勾改改、圈圈划划。可她不仅仅是老师,她比老师更细心、严格。她最爱说的话之一是:“笔尖太涩。”最好的评语莫过于:“像那么回事。”而且,妈妈还有个特别的习惯,也是我最无法容忍的:凡是不合格的统统撕掉。有一回,因为作文内容不充实,四百字的稿纸被妈妈连连扯了七八张。那是我挖空心思,好不容易才编出来的啊!我越想越委屈,带着哭腔喊:“我再也不写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时候我也不怎么明白,平时妈妈最疼我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可是为什么一到练字、写作文的时候,她就变得那么凶,那么狠呢?有时我甚至想:她是我的亲妈妈吗?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除了亲生母亲,还会有谁肯下那么大功夫、花那么多时间管我、帮我呢?过去,妈妈因为练字、练笔骂过我,也打过我,可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抽屉里的那些奖状、证书又说明了什么?

也许你会说:“你妈妈不能算个好母亲,她的教育方法不正确。”然而我想,最有资格“评判”母亲的,莫过于她的儿女。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懂得妈妈到底是爱自己,还是害自己。

忽然记起妈妈讲的一个故事:有位工匠,他精心琢磨一块顽石,日日夜夜,岁岁年年,最终琢磨成一枚价值连城的碧玉。妈妈好像是那位工匠,而我便是那块顽石。虽然现实中这颗石头目前还没成为什么美玉,但比起过去,毕竟光辉灿烂得多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心豁然开朗:母爱是什么?是慈母手中的线,圣母温柔的笑,是妈妈那份无言以对的望女成凤的寸草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