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珍珠
素材 3090字 359人浏览 我是杨伟伟

这是美国小说家杰克·伦敦记述的一个发生在太平洋波利尼西亚的有关神奇珍珠的故事。它确有其事,虽然酷似神话。
玛布依是土阿莫土群岛上一个捕捞珍珠的土著渔人。他力大无比,勇猛顽强。还在少年时代,他就成为土阿莫土所有珊瑚群岛人中下潜深度最深的出色潜水员。
靠近塔希提岛的土阿莫土群岛又称巴乌莫特群岛,当地语意为云的岛,属太平洋中南部法属利尼西亚岛群。玛布依家的祖祖辈辈即生活在那里,他的前辈多为采珠人,因此,玛布依一出生,他们家族注定又增添了一个潜水人。
童年,玛布依的爷爷奥波告诉他,他们的先祖是鲨鱼神杜·玛奥。
“因此,你得记住:一旦你成为我们采珠人中的一员,并在水下与鲨鱼相遇之后,你将成为最受尊敬的人。”爷爷对他说:“鲨鱼玛可则是鲨鱼神的特使。它们绝不伤害你,而且永远庇护着你。”
玛布依逐渐成长,终于有一天,长者认为他已长大成人,可以与渔民结伴,拂晓出海到海湾捕捞珍珠了。第一次潜水下海之后,玛布依就对此确信无疑:他与鲨鱼之间存在着一种奇妙的联系,正像他的爷爷告诉他的那样,当他与一群凶恶的食人巨鲨几乎面对面相遇时,它们也没有攻击他。他多次尾随一只雌鲨鱼——仿佛它在引导他,潜入连绵不断的布满稀奇贝壳的水底暗礁捕捞。
1906年,玛布依首次搭乘载着珍珠的机帆渔船到波利尼西亚首府帕波提去了。在这个港口城市的逗留期间,他耳闻目睹,眼界大开。码头上,中国铺子正忙着进货;饭馆里的情形更使他目瞪口呆;酒吧间发出的音乐震耳欲聋,一群醉醺醺的男女在狂欢乱舞,而大厅里当地的权贵们在欣赏艺人的表演。在这里,玛布依生来第一次品尝到英国杜松子酒的滋味,还碰上令他即愤慨又恶心的事:几个妓女见到他,被他那结实的体魄和男性的魅力所倾倒,竟提出要包养他。不几天,卖珍珠所挣来的钱就被他花了个精光。要是没有遇到从土阿莫土来的一位乡亲,他可能会像个流浪汉一样被关进监狱。后来,玛布依得知,一些采珠人长期滞留在此。在装卸货期间,他们就分散在各个角落潜水捕捞。玛布依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替一个中国小铺老板打工,用自己的捕捞物换回少得可怜的报酬。这种生活,对玛布依——一个捕珠能手来说,简直是一种屈辱,因为他要潜到污秽的到处都是垃圾的帕波提浅海湾底去捡东西。而且这里的采珠人还经常为争夺地盘,相互间展开残酷的争斗。
几周下来,玛布依消瘦得不成人样。夜晚,他躺在供采珠人住的简陋草房里,像得了疟疾一样,因不停咳嗽颤栗而喘不过气来,他的食欲也没有了。
他开始明白,如果再这样下去,不但一事无成,而且注定要在这异国他乡丧命。一天,他拖着十分虚弱的身体,到一家出售船票的中国公司买了张最廉价的回乡船票。到了家乡,他已精疲力竭,用双手勉强爬上了岸。几个星期之后,他恢复了健康,这时他才知道爷爷奥波早已去世了。
从此,他再也没有去帕波提。但是,那里的所见所闻,在他的脑海中却挥之不去,常使他的内心无法平静。最令他羡慕的是法国官僚和商人居住的欧式宅楼。它是那样宽敞和豪华,使他朝思暮想,夜不能寐。要是他能幸运地捕捞到一颗又大又罕见的珍珠的话,那么他就可能用它换取同样的楼房!这成了他强烈的欲望。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潜到最难达到的海湾底部。几个星期、几个月过去了,他一无所获。他经常独自一人立在暗礁上,眼望大海,祈求鲨鱼神:“领我去找珍珠!给我创造一个奇迹吧!”
他多次潜入海底在每一块珊瑚中寻找贝壳,每一次总是拎着沉甸甸的装满小贝壳的箩筐浮出水面,他下潜的深度一次比一次深。
一天,玛布依在岸上发现一只雌性大鲨鱼的鳍正向他游来。他愣住了,又惊又喜,激动得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大声唤道:“我是鲨鱼神的后代。我恳求你快来帮助我!”鲨鱼越游越近,突然,潜到水底隐匿不见了。玛布依睁大眼睛注视着蓝色海水,鲨鱼模糊的轮廓正消逝在酷似拱门的大型珊瑚檐下。
玛布依带上鱼网锤,深吸气,一次又一次迅速潜入海底。最后一次他发现了鲨鱼的尾部正缓缓地向下越游越深。他不计后果,紧随着它,随着压力增大,他的胃开始抽筋,双耳发出破裂声。忽然,鲨鱼停下游到他身边,绕着他游了一阵,最后不见了。玛布依四面张望。对面出现一座好大的珊瑚洞,山洞布满了一串串像花一样的珊瑚石。他小心翼翼地游到洞口,在那里稍作停留。就在他脚下,躺着10个大如盘子的贝壳。借助木棍和小刀,他把它们一一拾起,迅速放进背袋。由于缺氧,他的鼻子开始流血,几乎快断气了。刚游到自己的独木舟,就疲惫不堪地摔倒在船上。
尽管身体已经极度软弱,玛布依还是迫不急待地动手打开贝壳,一个、二个、三个……他的内心开始感到不安和失望。仿佛这头鲨鱼根本不是给人带来幸福的天使。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快要崩溃了,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玛布依拾出第七个贝壳,用小刀愤恨地掀开它,抠出软绵绵的肉体,在被掀开的一扇贝壳内贴附着一颗灿烂的月光珍珠。刹那间,他的呼吸停止,绝望和痛苦顿时消逝。这颗珍珠如此之大,如此之美,百年罕见。他不由自主地跪下,小心翼翼地将这颗奇异珍宝取出颤抖地捧在手中,兴奋地欢呼起来。他朝思暮想的希望终于实现了,他将有座自己的欧式住宅了。
然而,正当玛布依寻找买主时,遇到了一位从希库埃鲁来的中国商人,中国商人说能帮助他把珍珠寄到塔希提岛去估价和出售,然后付给玛布依估算后的差额。
恰逢这期间,一艘不大的“阿捷亚”号帆船在开往行政隶属土阿莫土群岛的法考拉瓦岛途中,停泊在希库埃鲁港。船上有个法国人,他是塔希提岛的珍珠收购商,获悉了这颗大珍珠,便毫不吝惜地出高价从中国人手中收购了这颗罕见的珍珠。玛布依兴高采烈地到商店领钱,却发现他所得的钱还不够买下他梦中追求的房子的一堵木墙。他气得扔下钱——不到400美元,从商店跑出来,愤怒地叫着要上塔希提首府控诉这宗买卖。
就在这几天,希库埃鲁港突然刮起强台风,从该港出发运载这颗特大珍珠的帆船,恰巧也碰上了这场风暴。
滔天巨浪猛击甲板,海水灌进了货舱和驾驶室,倾斜的船被大浪高高挂起。绝望的船长,只好听从担心失去珍宝的收购商的劝说,将船驶回希库埃鲁港。船长决定,越过宽阔的暗礁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将船安全开回到危险的珊瑚浅海湾,然而他失算了。
凌晨3点,巨浪迎面扑来,船头船尾都被大浪击得强烈抖动起来。白色的旗杆前面,因浪花飞扬,什么也看不见了。随着一声可怕的劈裂声响,“阿捷亚”号被夹在珊瑚礁里了。
收购商见势不妙,急忙跑上甲板。他紧紧抓住栏杆不放。突然又一个巨浪袭来,将船抛到希库埃鲁突起的暗礁之外。船员们乘着小舟纷纷逃命。而那位收购商却不见踪影了,大概是海浪将他卷出了船舷。
“阿捷亚”号遇难一个月之后,一天,玛布依的母亲在海湾露出水面的珊瑚石上拾可以吃的小贝壳时,突然发现一具被鱼咬伤,穿着华丽的男尸被水下的珊瑚礁缠住,赶紧唤来玛布依。玛布依将尸体从珊瑚丛里解出。却发现死者腰带上系着的钱包里正装着他的大珍珠!
玛布依告诉中国商人,现在珍珠又回到了他手中。但这一次,只要塔希提官员没来作出正确估价,他是绝对不出售的。
最终,玛布依如愿以偿,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现在他是个富裕和受人尊重的人了。
过了些日子,他总感到房子里缺少一样东西。于是回到村里,在雕刻匠那里特别定制了一尊安在房顶上的木雕像。它是一头巨大的雌性鲨鱼,上面刻着:“杜——玛布依知心的朋友。”
岁月流逝,数年之后,玛布依去世。他的住宅被风吹、日晒、雨淋,最终也损坏了。但是,土阿莫土群岛的采珠人至今仍怀着极大的尊敬,谈论这位不平凡的潜水人。玛布依和他的珍珠被编成神话故事流传至今。
那么,奇异珍珠的命运如何呢?先是塔希提最大珠宝商埃米尔·列维买下它,之后又相继落到了几个欧洲珠宝商手中,最后它永久地在英王玛尼亚的王冠上“安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