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15优秀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1611字 287人浏览 yu285063034

1 香

高一(15) 冒佳沂

不曾赚得盆满钵满,只染上满身檀香,留下一身干净。

祖父曾是做佛香生意的。祖父在时,以一手好手艺在小镇上闻名,没有招牌,但人人都知道纪家的老头做的好。

祖父不爱言语,多半是在默默地做着。和料,晒香,卷香,每个步骤他都一定要亲自经手,从不肯交给别人。

料是上好的榆木粉,一袋一袋整齐地码着,扑面便是清爽又实诚的气息,细腻干燥,绝不亚于面粉的精细程度。香料虽不是最好,但是足以打动人。与榆木粉相和,香气便打着旋儿地绕着祖父,弥漫在小小的屋子里,又融进了佛香里。 水少料多香气正,祖父自然是把诚心诚意和在了佛香里。

而后便是制香。祖父把料倒进机器里,仔细擦净模具,将网放在机器下,“叮——”按下开关控制好时间,一面香便制成了。长年的经验与每时每刻的诚心诚意都让祖父总能够压出均匀又笔直的佛香来。他抱起叠得高高的佛香,一张一张放在阳光下曝晒,它们接受着温暖,慢慢从深褐色变为浅黄色,一根根连一点纹理都没有。光滑无瑕,晒得脆脆的,也不会轻易折断。远远望去,像是一片麦田;近处闻来,又是一股扑鼻的幽香。

那时的祖父总是眯着眼睛笑着,他走到哪儿哪儿都会有香气宜人,还有来自内心的沉厚的心境。制作时总是带着虔诚的心做好整个过程,这让他的佛香总是供不应求。

他卷香的样子也很迷人啊。将一片一片的香均匀地剥成三根或四根,把一堆香拢成六面体,先用绳子扎紧两头,又将祖母剪裁好的红纸细致地粘上。一头往往是粘一张小红纸,绕成环形扣紧。一头往往是用红纸裹紧,糨糊糊好,最后贴上一张小小的“福”字。卷好的香一层层码好,又全部抱进了柜子里。他爱惜它们的程度,不亚于对待稀世珍宝。

佛香卖得却并不贵。祖父总是不加价,常常还让别人还了价去。可谁都知道,祖父做的佛香太实在。在别家雇佣小工时,祖父依然坚持由亲人做。在别家在榆木粉里混上大量木块时,祖父依旧坚持只放香料;在别家扎得松松垮垮时,祖父依旧坚持用足量的香。他做的只是小生意,又老实,自然是赚不了多少钱,可长期的粉尘吸入,却让他染上了疾病,最后只能带着一缕幽香离去。

如今,机器和模具被卖掉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屋子与光秃秃的的工作台,惟有点起香时,才能找回曾经的温暖。烟气氤氲,又看见了祖父温和的脸。一辈子没和人红过脸的他,还是那么清香扑面。

不禁想起送丧时挤得满满的同乡人。“老纪做的佛香才叫香呢,今后从哪儿买呀!”“纪家老头儿才算是真正的生意人哪!”人们在祖父走后这样谈论着祖父。 我默默闭上眼,愿香气长存,愿干净永留。

2 阳光总在风雨后

高一(15) 薛奕

冬天来了。

肆虐的北风旁若无人地咆哮着,似乎要吞噬这个小小的城市。终年不见天日的阴冷的地下室寒气四处弥漫,似乎要将人的牙冻掉下来。潮湿而又寒冷的空气令人窒息,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但仍觉得寒气直往领子里窜。

忽然,一双略带粗糙的手将家里的唯一一条毛毯盖到他身上。他回过头,是早已被生活磨灭了青春的妻子,温柔地看着他。

忽然,“咚咚”略带急躁的敲门声响起。夫妻俩疑惑地对望了一眼,妻子跑去开了门。一位身材粗壮、浑身带着刺鼻烟味的人走了进来。他脸上戴着墨镜,满脸油腻,笑起来浑身肥肉都跟着颤动。他坐了下来,望着对面坐在轮椅上的小泽,开门见山地说道:“你看这里环境那么差,又那么冷。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公司,里面是像你一样的残疾人。其实,说白了就是行乞。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先想想自己的实际吧。”

小泽刚想义正词严地拒绝他,但却又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而安静了下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裤管,像两支无根野草在空气中飘荡。自己的腿,是那年不小心碰到电线之后没的。从此,他坐在轮椅上如废人一样,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一切都需别人照料。他没有上过大学,只在高中毕业后就草草结束了他的学习生涯。唯一能提的就是他的文笔还不错,他每月给杂志社写几篇文章,赚一点微薄的收入来维持这个家。他想起妻子鬓边提早长出的白发,岁月已悄悄在她脸上留下了蜿蜒的痕迹,如同描了一幅山水。妻子辛苦地支撑这个家,十指早已不再白纤,生出了厚厚的老茧。像一把刀那样,硌得他的心头疼。他想,也许那样妻子就不再那么辛苦。他可以带着妻子离开这个潮湿阴冷的地下室,可以给妻子一个更好的生活,不必再为一点零钱而争吵,不必再在漫漫长夜冻得死去活来,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地照顾自己,可以„„

可是,他不是没有见过哪些行乞的人,那样地将自己的短处暴露在别人眼前来获得同情;那样地自轻自贱地匍匐在别人脚下;那样地出卖自己的尊严„„他不是没有见过那些人的眼神,或带着同情,或带着悲悯,或带着施舍,或带着厌恶。不行,他不要那样!他不要欺骗善良的人的感情,更不要出卖自己的尊严。纵使有钱那又怎样,他有手有思想,他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给妻子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终于抬起头,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对面那个令人作呕的男人。男人愤愤离去,留下一句“不识好歹”。他看着在厨房中忙碌的妻子,转过身继续奋笔疾书。他想,他承载的是两个人的未来。

春天来了,地下室也不再阴冷了。他的小说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他终于带着妻子离开了地下室。他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接受那个“诱惑”,他知道,阳光总在风雨后!

3 和为贵

高一(15)班 黄宇辰

飞鸟童羽童羽,细雨溦溦,我站在寒山寺旁的桥头,听钟声在空气中漾出一道道波纹。

钟楼里有位守钟的老人,着素素白褂,两鬓微有了雪色,但眉眼间却不失活泼,他整日整日的在那儿,带领游客敲钟。

待我来到钟楼时,已过了正午,日头斜斜,树影婆娑地在飞着红色许愿带的地面上留下痕迹,肃穆的大钟犹如一口井,深深的,让人觉得望不到底。他就站在那儿,给每个人淡淡的却又不失敬意的笑。钟楼外的嘈杂像一只只胡乱扑棱翅膀的鸟飞进我的耳朵。我看着青石板上嘻笑打闹的游客,将寺庙应有的寂寥搅得粉碎,只有虚无缥缈的佛音在耳廓震颤。像来自深渊的呜咽,来自遥远过去的诉说。我转头看向那口钟,依然是平和的,静静的,而它的身边,也站了一位平和的,静静的白须老人。

它就像一座沉淀了千百年来沉重历史的碑,而他,是守墓的魂。

微风似流水潺潺,让他的话语更多了一份凉意入耳:“姑娘,寒山寺的钟,敲一次扔掉晦气,敲二次涤去污秽,敲三次和美一生。”我这才细细打量了他:一副平常人的面孔,素褂白裤,给人第一印象便只有一字足以形容:和! 此刻听他的声音沉沉地荡进我心底,竟觉得这楼里楼外是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个浮躁喧嚣,一个禅意绵绵。我看着一个个笑着敲完钟离开的老人孩子,发问:“这三声可真能灵验?”

我见他微微提了嘴角:

“这些年敲钟的人数以万计,不知是否有人诚心求过和气,但我倒是认真去听了每一次钟鸣,用心去听,就算不能求得一生顺利无挫,倒也能让心平和。” 我伸手去拉敲钟的木,看这默默无言的钟就像沉睡了千万年的佛,平和淡然,不为世事烦躁,乐于安守这一片和气,一如这位老人。我对他突生的情感,是羡慕亦是敬佩。

敬佩他从容平和,不为世间繁乱所搅,仍有一颗静听钟鸣的心;羡慕他有这样一片静土可以伫立,有这样一份深沉可以聆听,有这样一份平和可以入心。钟声悠悠在空气中流溢,我仿佛在音浪中看见老人的笑颜和微闭的双眼。他默然而立的身影与钟的声响成了另外一个对折的世界。

这份和气,贵若珍宝。我讶然于这份神圣之气竟能在他心中徘徊甚久,也惊叹可贵的和气这世界依然存在。

酒阑灯灺,柳绿花红,现代人每天的生活,都离“和”愈来愈远。

在这忙乱的城市里,你是否还能自寻那一份可贵的和气,并将它永贯心底呢?去追寻吧,让心灵栖息于一片静土,看潮涨潮落日出东升,活得自在坦荡,心境平和,从容淡雅。

(特等奖 68分)

4 和为贵

高一(15)班 薛奕

岁月的马蹄哒哒的走过,惊落一树繁花。桃花灼灼其华,柔软的花瓣似一只飘零的蝶,徐徐落下。光阴的角落里只余一把布满灰尘的藤木摇椅以及桃花树下的安静祥和。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那一派安静祥和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小时候,我与外婆并不亲热。外婆身体不好,在我能记事时就已经虚弱不堪了。我是奶奶从小带大的,跟奶奶自然比跟外婆熟络些。因为路途遥远,每年一两次的见面,使我跟外婆比陌生人多了一份熟悉,比亲人少了一份亲切。外婆在我心中成了一个遥远而又模糊的映像。她只会远远地看着我,连一份自然而然的亲近都显得那么难。于是我便不愿去外婆家。

每次去外婆家,我总会哭闹着要回家。尖锐的哭声划破天空,伴随着妈妈的批评声以及众人的安慰声,打破了小小村庄的宁静。我赌气似的越哭越响,泪水在脸上纵横流淌。我在泪眼朦胧中,看到外婆躺在摇椅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夕阳将她的身影映衬得愈发单薄。我想,她那时一定是伤心而又失望的吧。我扰乱了小村的和平,更扰乱了她内心的和平。

时光的车轮滚滚而过,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停留。

转眼已是外婆生命的最后一年了。那年过年,我竟破天荒地要留下来多住几天,也许是预知了外婆的死亡吧。我犹记得,那年春天来得很早。那日的天,是初春里少见的晴。阳光干净而又温柔,天空的颜色是浅碧澄澈。飞机飞过划出的痕迹似白色发带,温柔妖娆,蓝天竟似美人。我与外婆双双抱了凳子坐在外面晒太阳。外婆躺在藤木摇椅上,手中是一件为我打着的毛衣。阳光正好,风景这边独好。我不禁将目光投向外婆,阳光在她脸上洒下斑驳的影子。外婆专注地打着毛衣,手指带着织针轻快地在毛线间穿梭。那两支织针如翩跹的蝶,振动着翅膀,愈来愈快,似乎马上就要从她手中飞走。外婆时而停下来,安静地思索一会,又继续摆动着她的蝶。耳畔只剩下了织针摩擦发出的声音,如春蚕在咀嚼桑叶,如山间小溪在“叮咚”地流淌。外婆似是感受到我的目光,转过头来看我。外婆的脸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温柔,她微笑着,眼角似有尾灵动的鱼。她温柔地看着我,瞳孔里只剩下我的小小剪影。我的心一片阒静,风刮了起来,只有风在耳边掠过的声音。那春风似乎不光吹来了春天,也吹开了我的心扉。树顶桃花纷纷落下,只余一片安静祥和。

现在外婆是一张黑白色的照片,我站在她的照片前,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日桃花树下的安静祥和,我想那是我们珍贵的为数不多的相处时间。现在我才知道那一派安静祥和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因为我们之间横亘着生死,跨越了时空。 同学们,好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吧,不要等失去了再后悔。善待你的家人吧,因为万事以和为贵,家和万事兴哪!

(特等奖 65分)

5 和为贵

高一(15)班 冒佳沂

西域的宰相已将请求一发再发,天子日益矛盾的眼眸让她忧心忡忡。“和亲”“和亲”,她知道这个“亲”,却无法理解这个“和”字。

她困惑不堪。

虽并非皇室嫡亲,但也贵为任城公主。十五年来她沉溺在爹娘的爱中,幸福愉悦的生活让她难以想象西域。

西域有什么?有香车宝马椒兰满殿?有金丝银线羽裳鸿衣?有温柔的侍女天真的孩童?

她只知道要“和亲”。遥远的遥远有她要忠守一生的人。

其实她长的很好看。眉峰青青,眼波盈盈,绾一把青丝,束二尺蛮腰。面颊是娇甜蔷薇的苞朵,眼眸是清亮飒爽的黎明初拭。重要的是,大家都说她有“一团和气”。 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可侍女侍郎们都清清楚楚。

譬如在她读书写字时,书房里常常飘着一厢清气,那样娇,那样柔,却又那样模模糊糊。烟气苍茫,雨欲来不来,水点激在桌角上,剖开她柔嫩却不曾变色的心。“图书一室,香暖垂帘密。”这让调皮的侍女竟能安静下来,暖和的气流掀起书页掀起她的衣袂„„飘飘荡荡,只想到“温和”二字。

再譬如她走路,不是王宫小姐们走起来的“叮叮咚咚”,她走路也能拂起气儿来。仿佛是有魔力的,前日里还低垂的小草儿一踏一晃眼都竖起来了。夹杂着青草气息清冽花香,抑或还混合了海浪咸味贝壳膏味儿,这气儿就一直跟在她身后了。像一座心浮凸在昂然波涌的血中,像一个吻印在阳光额上,所见之人无不感叹与痴迷:这般漂亮!嬉戏的下人们往往都愣住了,感觉心在一点一点淹没,一点一点潮湿,全都想着:“我家这位小姐啊„„”而打闹的猫猫狗狗也会停住,嗅一两口香气,打一个大大的喷嚏,旋即又傻呆呆地愣住了。人们动物们眼波里流转的,是“亲和”。

她就是这么个软糯糯的女子,而现在“和亲”两个字穿梭在她的心间,她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事。她的爹日日上朝,她的娘夜夜垂泪,她知道“亲”啊,不就是成亲嘛!而那个“和”字,又是什么?

已是深夜,她还是披起衣裳走到园中。

万物都已经沉沉睡去了。鸟不叫了,归巢了;花不开了,闭合了;草不立了,倒伏了。园里安安静静的,唯有露珠在悄悄地凝结着,落在了她的睫毛上。月亮也分外温柔地挂在空中,与星夜凝成一团,竟能照亮远处长安城的金顶。都说月光是银色的,此刻却是这般金喷喷的。没有声音,只有在流淌不息的清风啊。她突然觉得很舒服,她突然,想起“和”来。 “和”不就是一个世界嘛!没有喧闹没有战争,只有鸟儿安详地低飞,只有衣服上繁富的花纹,只有河口处朗朗的清波,只有一掠眼的红花,一草一木的倾城。这是莫大的珍贵啊,“和”真是这个世上最尊贵的字了,而“和亲”不就是世上最尊贵美好的事吗?

她为自己简单明洁的思绪而感到庆幸。“和为贵”,这个带着熟稔气息的词从她的心口漫出,她觉得说得真好,和真是极宝贵的。解开眉头的锁,她定要漂漂亮亮地嫁出去,和和美美地过下来。

她是文成公主,布达拉宫的女主人。几千年来,还有人记得她初嫁时的心情吗?哈!管它呢,人们只记得她用了一颗清明透亮的心做了些和谐天下的事。她说呀: 和为贵。

6 和为贵

高一(15)班 马丹丹

赤着脚,踏在微润的泥土地上。空气中弥漫开淡淡的泥土香,混合着农村独特的味道,氤氲成巨大的感动,冲击着我的心扉。

——题记 记忆中的天空,很蓝很辽阔,如同没有瑕疵的蓝宝石,风和云演绎着亘古不变的故事。那时,透过树叶看到的天,蔚蓝而寂寞;那时,树叶滤过的阳光,温暖而安宁。我静静地放下手中的书,望向窗外。矗立着的高楼大厦像一群张牙舞爪的怪兽,将那片无垠的天切割得支离破碎,远方工厂喷出一股股乌黑的烟,纠缠着,在苍穹中肆虐。那抹炫目而神圣的蓝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污浊的废气与灰沉的天空。

我痴痴地凝望远方,那抹纯净的蓝究竟“逃”到了何方?推开冰冷而笨重的防盗门,刺耳的“吱呀”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回响,弥漫开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闷。解开被层层链条锁住的单车——我要去寻那抹蓝!

叮铃铃、叮铃铃„„清脆的铃声荡开,伴着我踏上寻找的路程。骑过寂静无声的小区,骑过人声鼎沸的商场,骑过机器轰鸣的工厂,骑过一条泛着乌黑的小河„„当高楼大厦逐渐被抛在身后,当耳边令人烦躁的机器轰鸣声不再,当脚下的水泥路逐渐消失,那抹令我心动的蓝终于冒冒失失的闯入我的眸中,遥不可及却又触手可及。

几缕薄薄的炊烟,伴着暖人的絮语,悠悠地升起,你追我赶的在这片蔚蓝的天空下嬉戏。不远处传来几声犬吠,和着儿童的嬉笑声,给这片宁静的土地注入一丝丝活力。“咦,这不是马家的小丫头吗?二爷爷可好久没瞧着你啦!”爽朗熟悉的笑声,藏着温暖,令我惊喜的转过头去:“二爷爷!”“哎,乖丫头!这时间绕得可真快,一转眼,那年调皮捣蛋的鬼精灵如今都长成了大姑娘啦!”老人抚着胡须絮絮叨叨的说着话,眼角的鱼尾纹像一条条灵动的鱼儿游动,眉眼里溢满了喜悦,“走,今天在二爷爷家吃饭。你二奶奶知道你来了,肯定非常高兴。”我推着单车,缓缓地跟在老人身后,脚下踩着的是最厚实的大地,耳边传来二爷爷一句句朴实关心的话语,一声声,传至心底,荡开温暖的涟漪。

行至一半,我脱下鞋,像二爷爷那般,赤着脚,行走在湿润的田垄上。陌生却又熟悉的触感,让我的脚趾微缩了一下,随即,大地的脉动便通过赤裸的双足传至心底,一种无言的感动在心底最深处氤氲开来,朦胧了我的双眸。

有多久没有像这样与大地亲密地接触?有多久没有抬头好好望一望蔚蓝的天空了?有多久没有在一棵树,或只是一朵花旁驻足,只因那一树苍翠的绿或是无名的花开而默然欢喜„„

是遗忘了,抑或是不能?

人们与天争,与地争,乃至于与人争,古有“一将功成万骨枯”,今有“一人上位,百人下岗”,似乎亘古以来,争斗便是人们永久的话题。

可是,当轰轰作响的伐木机开进幽静的森林,于尘土飞扬中留下一片荒芜的土地,光秃秃的树墩在萧瑟的风中沉默时,你可曾看到山崩地裂的泥石流?那是被逼急的大自然嘶哑的吼叫。当敌国的军队开进战火频繁的地区时,你可曾看到那千疮百孔的大地,你可曾听到孩子声声急促的哭声?那是生命对战争的控诉。

当“以和为贵”的观念不复存在时,自然在哭泣,大地在悲号,而那争斗不息的人类啊,最终会流下悔恨的泪水。

以和为贵,珍惜所拥有的一切,不贪求过分奢侈。于时光深处,撷一瓣花开,安于这静好的岁月,安稳的流年。 (一等奖 60分)

7 像花儿一样绽放

高一(15) 范怡

初春的早晨,风微微扬起轻纱的薄,几处鸟儿的鸣叫声将宁静打破。我迎着暖风,踏着鸟鸣,走在乡间小道上,意趣非常。

那是小时回农村老家。

带着对乡村的好奇,我游遍了全村。四面都是田,不光种着粮食,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树。棵棵大树上都盛开着许许多多饱满的花,蜜蜂、蝴蝶也开始了耕耘,虽然不多,却是嗡嗡作响,飞来飞去,十分热闹,不时还有鸟儿斜飞,翅羽沾湿,掠过波澜点点。杨柳娉婷,炊烟袅袅,杏花微雨,乡间阡陌,踽踽前行。 我正痴迷地遥望这美丽的景致,突然一声大叫,凝固了眼前生动的场景,我蓦地转过头——一位大妈认出我是谁,硬是拉我去做客,一边做活儿,一边拉着我问长问短。她家的男主人正在门前的田地中给新种的一棵棵桃树施肥,剪枝,忙得汗如雨下,他挨个儿给树儿松土,锄得十分卖力,仿佛地下埋着什么黄金珠宝。汗珠先是沁满了额头,晶莹细小,不久,细小的汗珠互相凝结,融合在一起,顺着脸颊流入脖颈,还有的流入眼里,生疼,然他只眨一眨,并没有稍微停下手中的活儿,去擦一擦。

他的脸被热汗映得红红的,再加上他本身生得黑,显得更丑,但是我却从他暴着青筋的手、流着汗的额头和他埋头苦干的样子中看到了他的美,就一如他身边田野一朵顽强的野花,独自绽放着光彩,不需赞美,不需欣赏。

再看身边那位大妈,虽是妇道人家,本可以做饭、洗衣,家务之后便是休息的,但她仍然不忘劳动,拿些衣服回家加工。她一边招呼我,一边劳动着。她有着一双粗糙的、短粗的不好看的双手,也许是被针戳的,也许是做家务劳累的。可是一根绣花针在她手中却能灵活自如,娴熟地舞来舞去,如同大画家一般,不一会儿,一件衣服经她加工后变得漂亮多了。

我感叹于乡村人的热情、勤劳、淳朴。没有城市中的人的互相算计,甚至勾心斗角;没有喧嚣浮华,静谧得可以倾听到大自然生灵的窃窃私语,可以读懂它们的心灵。

黄昏,我辞去大妈的热情留饭,回到奶奶家。

吃饭晚饭,我便携爸妈出门散步。一路,我不语,只是留心自然—— 一丝清爽的晚风递过一缕幽香,沁人心脾,有一种名贵香水里找不出的怡人。脚下踩着泥土,软绵绵的。柔柔的月光透过浓密的枝丫,折射出一番诗意的朦胧——“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远处,蛙声一片,是青蛙在高歌,草丛中窸窸窣窣,是小虫们在跳舞。小花们也闭上眼,酣入梦乡。

感念于乡村的人们,沉睡在乡村的静谧中,我感觉他们就是尘世中一棵清静之莲,绽放在美丽的乡村,远在灯红酒绿、喧嚣浮华的无尽远处。

愿我,与他们一样,像花儿一样绽放,绽放在杨柳娉婷、炊烟袅袅、杏花微雨的河畔。

8 像花儿一样绽放

高一(15) 陈宇迪

盛夏时节,虫儿沸沸扬扬,在一棵盛开的桃树下,徘徊,恋恋不舍地说着大自然的情话。

白驹过隙间,已是晚秋季节,菊花成了人们的最爱,金灿灿的,却是收获的颜色。

不知何时,已经寒冬 。我偷偷从家中跑出,一层晶莹的白雪铺满了一地,以前三季的尸体也被早早地掩埋,时不时还有一片枯黄的落叶被我踩在脚下。环望四周,一道道车痕印清晰可见,可远处高高的楼房却让我产生“雪拥蓝关马不前”的感觉。是的,这一次期末考试考砸了。上层的雪像是一层银粉,风一吹就飘然飞舞,绵绵长长,下层的雪却给人一种厚重感,让我深陷其中的脚很难向前。

就要困在这里了吗?在最后失望的一瞥中,一种灿烂的黄色毫无预兆地窜入眼帘。那是什么?我顾不得浸湿的双脚,踏雪而去。还未走近,就闻见一股淡淡的馨香,夹杂着清冷的寒气幽幽飘来。是梅花。也不知是谁种下的,但总感觉这绽放的它似乎早已与我有什么约定。它在等我,我也在等它。缓缓地走到它面前,才发现一个个黄色的花瓣聚拢在一起,却又微微打开,凉风从其中狡猾地溜过,却未能给它任何一点颤动,那黄色的花瓣依然是纤嫩的模样,似乎盛满了一壶芳香的洌酒。冬天,早已不是花季,任何一丝寒气就能使喜爱温暖的花凋谢,枯萎,了无牵挂地回归大地。可梅花,它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吗?

静静地凝视着梅,雪已经在纷纷扬扬,洒在我身上,四周寂寥无人,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与梅,在这寒冷的世界中沉沦,像是受了什么引导,黄色的丝线织起我的思绪,引向遥远的古代,那是王安石在案下挑灯夜读,那是李白面对排挤仍能说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豪情,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却一次又一次地站起,像傲立风雪的梅花。

小小的黄色花瓣只为风雪而生,它注定不是温室的花朵,定会在凛冽的寒风中傲立,纵横天下。

远远近近的幽香像是灵魂上最美的补品,再一次深深地凝视着梅,约定可以解除了。因为,我也要像花儿一样绽放,像梅一样傲立风雪。

阳光又一次普照大地,但总感觉那其中有什么炽热的精魂在诞生,在渴求最后的希望。

只为,在寒风中像花儿一样绽放。

9 像花儿一样绽放

高一(15) 俞鑫权

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一朵花,那么我的平凡注定我只能是油菜花;如果每个人都像花儿一样绽放,那么我的平凡最终依旧夺人眼球!

步入高中以来,我像一粒石子被投入海中后一样,再也不被人们发现。我变得如此平凡,平凡得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存在。时而惊叹别人的才思敏捷,时而羡慕别人的英姿绰约,时而悲叹自己的力不从心。

然而,上帝在我迷惘时眷顾了我,让我有幸观看到那样一片花的绽放。 春日的气息蔓延,我得到了一个假期,怀着无比的喜悦回到了老家。那里春的气息更加浓郁。然而假期的作业着实烦人。大清早的鸟语花香,风和日丽,被作业阻隔在窗外。我虽有心去认真做作业,奈何知识点多,科目多,难题做之不尽。我对着试卷,无可奈何;我对着成堆的书,力不从心!我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

徘徊房间,忽然一股强风从窗外袭来,窗帘被吹起,阳光如蜂拥般直射进来,照在我的身上,一阵暖意袭上心头。我猛地吸了口气,又是一阵暖意杂着花的淡香涌入全身!顿时,我感觉神清气爽,杂念全无,只一心想看看楼下的景色。

我拉开窗帘,阳光又直射我的双眼,我适应片刻,便睁眼远眺,原来,是那油菜花开了!看到油菜花的那一刻,我被迷住了,或者说我被迷倒了。虽然曾经也看过油菜花,但这次有莫名的感动。金灿灿的一片在上层,绿油油的一片在下层,方方正正的一块土地上长满了油菜花。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我似乎被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直到我因长时间观看而双眼模糊了,才缓过神来,大声叹道:“美哉!美哉!”

我冲出去了,去近观这样的奇景。我又一次闻到这样的香味,浑身充满暖意。我脱去令人躁热的外套,在田野里狂奔,那一刻,我似乎不知疲惫,体内有不断涌出的力量。我享受着这一刻,我感叹油菜花的平凡而美丽。我跑累了,就直接躺在了油菜花旁,宁静、祥和包围了我。我开始思考:其实,我和油菜花是一样的,我们都很平凡。然而,为何它这样平凡却可以吸引人呢?那是因为它尽力了,它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去绽放,一朵绽放不足为奇,那么成片绽放又会怎样呢?那是令人惊羡的!我默默地下定决心,尽管现在我很平凡,但我也要像油菜花一样创造非凡!

我要通过努力,让我生命的田野上绽放出“成片的油菜花”。未来,我来了!

10 像花儿一样绽放

高一(15) 陈佩璇

十六七岁,花儿一样的年纪。

而有着花儿般美好青春的我,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却不像花儿一样生长,绽放出最青春的活力。

是夜,房间没有开灯,几缕月光透过窗户,偷偷潜进黑暗中。我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消极地想象着未来。蓦然,轻微的细响温柔地将我拉出想象。脚步声很轻,小心地一点点踩过木地板,留下极细微而又短促的余音。一会儿,月光渐渐被一个人影笼罩,黑色的人影缓缓地走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月光又一丝丝透进来。

我没有抬头。我知道,是她——我的母亲。

她在黑暗中坐着,沉默着,似乎在凝望我,似乎又不是。我也陪她一起沉默,不过我的内心却一点也不想沉默,它在哭泣。是啊,有什么比考场失意再加上与朋友发生矛盾更令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伤心、颓然呢?

过了很长时间,我觉得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轻轻地开口:“孩子,我„„”她停下了,没有往下说。我微微抬眼,借着月光看她,却发现她也在凝望着我。漆黑的瞳胜过驻留在万物上面的夜幕,却是亮闪闪的,像住进了全世界所有的萤火虫。她就用这样的眼望我,温柔得似乎春天暖暖的风。她的唇角总是几不可察地微微上翘,像含着一朵绽放的花儿,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我竟看得有些愣怔。

她压着声音,几不可闻地叹出一口气,可我还是听到了。“我心里的你,一直都是坚强、乐观的孩子,难道这样就让你消沉了?”轻柔的问句,却重重地击打着我的心。她伸出手,覆上我的头,声音永远是轻轻地,就似绽放的桃花,飘着淡淡的清香:“以后你会遇到更多不如意的事,你必须要学会坚强!还有,你要知道,妈妈永远永远都在你身后!”我一惊,慢慢直起身子,直直地望进她的眼,里面更亮了,多了些什么。我感觉什么东西在我体内悄然绽放。

她站起身,深深地拥抱我,然后像来时那样,小心地退出房间。就在那某个瞬间,房间的灯骤然亮起,光明像花儿一般,随着那轻微的“啪”的开关声,以一种昂扬的姿态,绽放,驱赶了所有的黑暗,而就在灯亮起的那一个瞬间,昏暗的心也随之闪光,超越了任何的光芒,那一瞬,我仿佛能听到花儿在我体内绽放的声音,如此动听,我的心,也像花儿一般,绽放。

再黑的夜,也有天亮的时候;再大的困难,也有被打败的时候;再弱小的花儿,也有绽放的时候。她说了,我必须学会坚强,那我就一定会的,我会变得坚强,然后,像花儿一样,绽放,成为最美的一朵。

十六七岁,花儿一般的年华,那就像花儿一样绽放罢!

11 像花儿一样绽放

高一(15) 薛奕

成功之花,人们只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题记 天空是澄澈的钴蓝,飞机划过的白色的痕迹如发带一般妩媚,蓝天竟似美人。 春天来了,可我的心依旧处在寒天腊月之中。如同坐过山车一般,我的成绩在迎面而来的中考前直线下滑。先是跌出了前五,然后前十;年级前100,前200„„我如同处在黑暗中,孤独而无助,似有人拖住了我的手,带我堕向深渊。巨大的无力感包围了我,让我在中考的巨大压力前变得茫然而不知所措。 直到那一天,它的出现。

“快看,你们快看,它开花了啊。”身旁同学的小小惊叫声拉回了我漂在窗外的思绪。我不禁随着众人看向窗外。怎么可能?那株花早已枯萎了,不可能再开花了。我心里暗讽的声音却在转向窗外的那一刹那止住了。窗外一盆紫色的花在春日暖暖的阳光中兀自开得热烈而又欢喜。它头顶紫色的小花在微风中摆动着,似在为它的新生欢呼。鸟儿从低处“砉”地一声掠过,更显得紫色的花朵娇弱无比,我见犹怜!我陷入了沉思。

我仿佛看见在初春仍旧严寒的天气下,这株被我们定义为早已枯萎的花是怎样经过严寒,盛大开放的。它先在枝上冒出几点绿叶,似是探了探空气的温度,接着它在寒风中蜷缩着躲过严寒。它缓缓地从身体里探着新的躯干,一开始似枯木一般瘦小。在雨水的滋润以及阳光的呵护下,它渐渐丰茂起来。它努力地结出花骨朵儿,淡淡的紫色的花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过,它绝不向寒风妥协,绝不。它努力地汲取养分,花儿越来越大。它不放弃,终于在一个明媚的早晨,它小心翼翼地舒展着自己的“紫衣”,露出了里面的小小的脑袋,在阳光下绽放了。它开得那样欢喜,经过一个冬天的沉寂终于换来了新生。它的枝干如女子细白的手臂,它的叶子脉络清晰,它在风中舞蹈。它似一位优雅的女子亭亭而立,仿佛正朝我眨眼脉脉地笑着。

我的心突然如天空一般澄净。谁没有经历过挫折呢?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面对失败不能站起来的人。失败是为了更好地绽放。我想,试试就试试吧,我也那样努力地试试吧。

于是,我不再怨天尤人,我不再抱怨,我不再渴望有人来拉我一把。我试着自己站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我不求尽善尽美,我只求无怨无悔。我心中燃起了一把希望之火,每当我想要放弃时,我的脑海里总会闪现出那株花,想起它是怎样在初春努力地绽放。我想,一个冬天的沉寂,是为了更好地绽放。 我从来不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孩子,我的路上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崎岖和坎坷。但是,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因为我知道,每一次的失败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好地绽放。我知道,我的一腔孤勇,是为了使我更好地绽放在蓝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