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条幽深的小巷
初一 散文 1031字 142人浏览 13号眼镜

那是一条幽深绵长的小巷, 我是在慌忙赶路中意外遇见她的, 这真是一件惊喜的事情, 许久以后的我还是这么想。在那之前, 我还曾笃定地认为自己的足迹已然踏遍了

拾桥镇的条条巷巷。但现在我, 我知道我错了。那是一条多么安静的小巷啊, 她遗世而独立于古老的石屋之间, 仰望着青空乌云的百般变化, 她又在一个宁静的夜晚, 化作一名佳龄女子抑或是一位看破尘世的老妪, 与近旁的青墙、枯井话语, 叮咚之间话尽人世沉浮与种种恶善, 她迷恋尘世的孙女在一世纠扰后回到她的身边, 向她讲这一世遇到的人和事, 时而哭泣时而憨笑, 却又总是在天明之前坠入井中开始又一次的轮回。你就那样偷偷地走近了, 你分明看见了少女的身影进了那条小巷后消失的, 可此时看来, 这一切仿若就是一幅岁月静好的画卷, 让你不经意间就平息了急切的心, 安静的在那里听夜晚的窸窣之声。

我寻寻觅觅的往前深入, 近乎贪婪地注视着这平日里难以发现的美好。渐渐地, 地上的青苔也越多了起来, 雨后微微湿润的空气呼吸起来很舒畅, 我不禁暗想:若是在一个烟岚雾雨的日子里在这信步由缰, 又该是如何的一番心境? 或许就如顾望舒在《雨巷》中写到的:“我走在认识彷徨的小巷, 忧愁的风雨正使我迷茫, 望舒, 我没有打着油纸伞, 却逢上一位丁香似的姑娘。” 想到这里, 我的步伐也越加明快起来, 我是那样的希冀能一睹其庐山真面目。明知不可希冀江南乌镇的“珊阑灯火映沟渠, 依稀游船荡梦中。”, 却也是盼望着。思绪间, 我已走了不远的路, 却是突然停住, 目光痛苦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那正是我每日上学必经的通道, 这小巷的尽头我也曾无数次感慨过, 只不过是叹息罢了。停下步子的我, 终究还是走了出去, 走向那灯火通明的世界, 走出梦想中的恬静安好。

步履有些迟钝, 因为小巷的尽头到处都是旁边餐馆倒的垃圾, 稍不小心就会弄脏裤脚。离开的时候, 我回头瞥了一眼以示告别, 突然间就想起空间里有人发的旧拾桥的面貌, 当时是很鄙夷的, 并曾嘲讽道:“那是七八十年代的图片吧, 真难得那时拾桥还能有相机呵。”此情此景, 不禁又让我想起那张旧照片里穿着毛布制服的市场管理人员和其周边较为干净整洁的街道, 只是心情却完全不同了。

再看一眼那条幽深的小巷, 想起里面幽静岁月见证的古井, 想起那栋突兀却干净的小洋楼, 想起那一道栅子门和视线所能及的小屋, 想起在小巷里猜测的那个故事, 我终于还是转过了身, 双手合十微笑着向小巷点头, 叹声:“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