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
初一 散文 1873字 24996人浏览 江晚晴

“咝……”这是我们乡下人家烧饭时,燃烧那从山上劈下的柴的声音,每到这时,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有一股兴奋劲儿,因为马上又可以吃到那香喷喷的米饭了。

记得小时候,我望着那个深嵌在台面里的大坑,(我们叫它是烧饭的锅)盯着那袅袅的青烟徐徐地上升着,上升着,心里却想着,香喷喷的米饭真在这里吗?什么时候才可以吃哪!现在想想,我总觉得那时的我喜欢发呆,又天真烂漫,当然,那时的我也从没有过乡思之情与远离故乡之情……

令我记忆犹新的是我们故乡人家请街坊邻里吃饭。哎呀!那阵势,绝非一般。我家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可也还是有过请乡里人吃饭的情景。请客的前一天,我就惊奇地发现,家中的大厅里,已到处是桌桌椅椅,我的两个表姐已在忙前忙后地操办着请客的各种事宜。于是,我也帮着一起干。等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我倒头就睡,我从没有过睡得那么沉,只觉得两只膀子生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我的膀子一阵的酸痛,我的手本可以上举到180度,可今天连90度也举不起来了。妈妈轻轻地撩开膀子上的衣服,只看见膀子上一片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知道,这是因为昨天晚上干了些许事情,太累了所致。而且,在这之前,我从未干过这么多的活,后果也就显而易见了。

过了一会儿,也就是等我洗漱完毕了后,客人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我们家,与我们的长辈谈笑风生,一起边吃吃零食,边聊聊天。看大人的乐此不疲,我们做小孩子的也就轻松了许多。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大人们,抚摸着自己那伤痕累累的膀子,心里想着今天会有哪些人来。忽然,姐姐推了我一把:“想什么呢?”“不告诉你!”我缓过神儿来,故作神秘地说。“妈让我们都上去写会儿作业,不过你没有作业吧?”我点了点头。“那就一起上去吧,姐大那儿有很多好吃的零食呢!”这次我懒得点头了,跟在她们的后面上了楼。

来到了姐大的房间,我伸了个懒腰,放松了一下肌肉。我默默地看着两位姐姐奋笔疾书的写字模样,我心想:以后我也要像她们一样无奈地写着堆如小山的作业吗?我慢慢地含着牛奶糖,不禁思绪万千。“下来吃饭了!”一声响亮的提醒打断了我那漂荡不定的思绪。“哦!”我与姐姐们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下了楼,推开门,我惊奇地发现来往的客人又多了许多。这不大的客厅现在显得更加拥挤了。我拉着姐姐的手,穿梭在人流之中,准备去厨房那里帮衬着点儿。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都是满脸笑容地走过,我的心境也豁然开朗了许多。

等我们把饭菜都上齐了以后,我和姐姐们就挑了三个靠近楼梯的座位——为了方便上下楼,然后就直奔主题:开吃!不过,再吃之前,主人家必须要说点话。我记得当时爷爷是这么说的:“首先,我代表全家感谢你们的到来,其次,今年也是我七十大寿的日子,谢谢,大家可以开始开吃了。”那天,就以吃饭的方式庆祝了我爷爷的生日,同时也结束这美好的一天。

在我的印象中,我家的后院儿里曾经养了二十四只母鸡和六只公鸡。二十四只母鸡负责生鸡蛋,而另外的六只公鸡则负责每天早上五、六点的时候给我们报信,提醒我们要起来了,而我们负责给这些鸡撒米。所以,人与鸡之间是存在着一种互相帮助的关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对于鸡的问题,最有乐趣的要数给鸡吃米了。爷爷告诉我和姐姐们说:“每一种生物都有强弱之分,俗话说得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者吃的东西就会多,弱者是吃的少甚至吃不到什么东西的。所以你们喂米的时候一定要把第一撮米尽力扔得最远。然后再给那些跑不快的鸡一把米,最后再给那些第一次抢到米的鸡吃一把米就好了。”接着,每当我们要给它们食物吃时,就会飞快地向我们这边飞速地奔跑过来,然后再飞速地跑了过去……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爷爷的手是一双巧手,能干铁匠的活、木匠的活等等。

记得有一次,我看中了一个电子小陀螺,可是因为太贵了所以没有买。爷爷看得出我的心思,于是就在后山上砍下了一棵大树的两根枝条:一根又粗又大,一根又细又长。但是,在爷爷的巧手的作用下,瞬间变成了一只雕刻细致的抽打式的小陀螺,那根又细又长的树枝被打磨成了一根木棒,在木棒上系了一条粗细正好的麻绳。这样,一整套的陀螺装备就完成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着这个完美的陀螺,我心满意足地收下了,毕竟这也是爷爷的一点儿心意嘛!

一眼,十年过去了,我们的家被列入了拆迁的行列之中。于是,我的童年,就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逝去了,那些童年的琐事,也随着童年的逝去而完全消逝了,只留下了记忆在脑海之中永存!

希望崇明可以少拆几个村庄,多开展一些农业法,这样既可以尽可能地保留住崇明特别的乡土人情,又可以使我的家乡发挥出它的优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对一个城市来说至关重要,但,保护原有的生态环境却更加重要。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