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日
初二 散文 789字 31人浏览 度度20120509

太阳从东方升起,注定从西方垂下,然后留下漆黑的夜空与你我相伴。待来日,重新升起,将光芒照耀你我的脸庞。这其中蕴含多少哲理,你知道吗?

升起似乎是注定的,就像每个人的出生,冥冥中自有天意的安排,太阳的“出生”,自然也是老天爷的决定。如果说那一天老天爷看腻了太阳,决定换一张“脸”,自然是“快要近黄昏”的时候了。但人的死亡并不像太阳的垂暮老矣,人的死亡是瞬时性的,有时竟没有落下的前奏,突兀的一下子——人就没了!就像高考没考好,跳楼自杀的人,死的是如此匆匆,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而太阳的落下,每一天的日落都是为了又一次的出生。所以说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生的,落下的太阳也都是垂暮的。而人不可能经历如此多的生生死死,有的话也绝不会如此频繁。

在太阳如此多的起起落落中,朝日太过幼稚,午日太过耀眼,只有暮日,这即将濒亡的太阳,勾得起我心中无限的遐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圆圆的红盘,徐徐地从空中落下,隐逸在宽广的地平线下,人们绝不会想到,此时的它已行将朽木。但只有如此,它才能迎接新生,将自我的光芒发挥到最大。

暮日的光辉是平淡的,朴实的。没有什么耀眼璀璨,夺目之华。柔柔的余波,只将那可怜的一小半天空,染成红色。红的像鲜血浸泡过一般,像二战时被德军包围的莫斯科中,英勇的苏联红军流下的鲜血。也就是这可怜的一小点天空,使天空突显出一种庄重的神色,好像为自己奏下颂歌,庆祝自己的死亡。这在人类社会是极难看到的,人们往往只关注自己活着的时候,临死前,想必也绝不会亲手为自己缝制丧衣的。

垂暮的太阳,宛如不屈的勇士,临死也要将光芒洒向大地。而我们却如此看淡人生,小小年纪,就懒散颓废,不愿当晌午的日头。当生命中的绚烂时光全部被我们浪费以后,不知我们是否会像这垂暮的太阳般坚强。愿我们如同这垂暮的太阳,将自我之光发挥到极限,将其赠予给所有需要的人;也愿我们的垂暮并非真正的死亡,而死亡也击垮不了我们再一次的新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