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赏中秋月
四年级 记叙文 1718字 74人浏览 洁来洁去花依谢

又是一年中秋夜,早早地吃了个晚饭,我便信步于绿意盎然的河堤园林。

此时,除了昏黄的路灯,似乎还没有看见月亮的影子,我心想:不会今晚没有月亮出来吧?我正想着的时候,却见东方的天宇上,一轮明月悄悄地露出了笑脸,回望来来往往散步的人群,大家似乎没有心思来欣赏这轮圆圆的明月,只是低着头猛走。

但我的心情很复杂,每个中秋之夜,我便有一股说不出的情绪在奔涌,或许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吧,有点文人的浪漫和伤感。我几次拿起了手机,想给朋友一个电话,想和朋友共享这轮明月,但想了想,大家都有一个家,可能他们都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月饼呢,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于是,我一人一边静静地走着,一边张望着那轮圆月,皎洁的月光似乎把那天空照得如同清晨,天宇中似乎留下了一种不贴切的清朗。月夜下的蓉江,波光随着月儿荡漾,两岸翠色连绵。偶儿有不知名的昆虫在丛草间歌唱。一个人行走在这幽深的小木桥上,圆月也不免有一份凉意,竟然觉得那月儿也经历了几许沧桑,淡淡清辉下,一种淡淡的离愁便清清浅浅地倾泻而出。

这月儿似乎淡淡地散发了一股儿相思之味。遥想当年年少时,在故乡的老院子里,月儿圆圆,柚香阵阵,父亲和叔叔子侄们围坐在一起,将那珍稀的月饼切成薄片,不过柚子倒是很多,因为院子里种了好几棵南康甜柚和几棵广柑,所以柚子和广柑是管饱的,那时,在月下品着柚子,吃着月饼,十几人坐在一起谈天说地,那是何等的惬意!但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如今,子侄辈都已出外打拼生活,我的父亲也已驾鹤仙去,故乡的老院子里也只有几栋泥土房在那儿孤立着,院子里杂草丛生,那柚子树和广柑树早已没了,那浓浓的中秋味儿也没有了。

如今在蓉江河堤小径上行走着,不知怎么的,我却有一种漂泊的感觉,这里虽然绿意满地,虽然木芙蓉花开得正艳,虽然月色下的垂柳别有风味,但在这儿却找不到儿时的温暖与热闹。月儿在天空中蹒跚而行,她也正阅历着人世的沧桑么?不知她是否也正向故乡的田野撒泼着清辉?我好想重新回到往日的时光,可是,这只是我的痴心妄想而已,我只能在清冷的月光下,遥想当年欢乐的点点滴滴。人到中年,似乎没有了儿时的欢愉与轻快,没有了那种大家庭中一大家子人相濡以沫的融融亲情,只有月下孤单的身影。

既然如此,那就一个人静静地享受着这无边的月色好了。一边慢慢地在小木径上行走,踏着月儿的清辉,内心早已融入月的世界,那一片心海似乎也淡泊清澄如月光。一个人欣赏着月儿的清亮,一个人欣赏着无边的绿意和一路上靓女帅男的缠绵风情,这个欢乐的世界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他们一路欢歌一路笑声,让我不由地想起了一句话:年轻真好!此时,我的耳边响着路上行人优美的歌声,也响着那河风轻拍波浪的声音,遥看月光下的蓉江,似乎平静的河水已容不下那满天宇的月辉。远处的霓虹灯已不停地闪烁着,似乎在和月儿争辉。灯不在多,隐约就行;水不在急,清澈就行;花不在多,清香就行;地下的所有生物,都被朗朗的明月照亮了;月下的人儿呢,不管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不管是绯红的脸颊还是憔悴的面容,都在月夜下沉浸到一片虚无里,这个时候,只有月光,没有悲欢。

月儿皎洁,风儿苍凉,广寒宫的嫦娥孤独地等待了几千年,也没有盼到和心上人相聚的那一天。人的一生,难免有一二红颜知己或蓝颜知己,她们生活在华夏的某个地方,可能一生中也难得有相见的日子,可能一生都只能在思念中度过,那种思念的滋味在这个月圆之夜定会无限放大。是的,作为不过百年生命的痴男怨女,可能此时最大的感慨就是只羡鸳鸯不羡仙。那遥远的她呢?也许只活在遥远的记忆里,活在想象中的花前月下,时光和距离让彼此之间变得遥远,但那熟悉的美丽的容颜总是在月辉下清清泛起。好想陪你在月下细数点点星儿,好想陪你在月下静赏美丽的落花,好想和你一起在海角天涯漂泊。然而,这只是一种想法而已,人生的负累,让彼此相知的人不可能有交集。曾经的过往已经过去,曾经的美好已成回忆,只有那淡红的芙蓉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让我知道自己还活在南康的天宇下。算了吧,就让那圆月捎去我给你的千万祝愿吧。

夜已深,我的内心似乎一片空白。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在这清冷的月光下,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想起了远方的你,今夜,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