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大舞台
初一 记叙文 7794字 317人浏览 陈德保happy

一、题解

1.我国的戏曲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种博大精深的艺术了。在生活中相信你也听过戏,无论在戏院还是电视上。请你将自己在看戏、听戏、学戏过程中的感想或者有趣的经历写成一篇作文。

2.要求:题材不限,题目自拟,要求写出自己真实的感受。

二、范文

1、戏曲艺术——旧时辉煌

朱之颜

仙居古镇的路是泥泞的,雨天几乎难走人;仙居古镇的路是狭窄的,小车几乎难停靠;仙居古镇的路是冷清的,行路几乎难遇人。

我独自在古镇走着,一座高大宽阔的古园吸引了我。跨过半膝高的门槛,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别致的戏台。“哦,是戏院。

五丈高的戏台,散发着神秘的而古朴的气息,我忍不住东张西望,左摸右敲。

“喂,你干什么?!”

我猛一回头,蓦地发现戏台下已是人山人海。喝茶的,嗑瓜子的,聊天的,拉二胡的„„有头发花白的老人,身强力壮的青年,衣着高贵的富人,衣衫褴褛的穷人„„戏台上方,依然人如云烟。很多人都在上方伸着脑袋,似乎在等待些什么。孩子们在人群中嬉戏打闹,一片嘈杂;邻边儿有个大妈,同样在向外张望,还嗑起了瓜子,一个劲儿地往下吐。台下的人都好不情愿地看瓜子壳零零落落地往下掉,一下子翻了脸,吵得不可开交,到处是闹哄哄的一片。

“呛呛呛呛一噌——”全场骤然鸦雀无声。我也慌忙后退了几步,想探个究竟。只见一个“红眼”俏女迈着扭捏的碎步出场了。着装很是简单,仅陈旧破烂的戏服,脸上几抹淡淡的妆术,便绘成了一个角色。她先是用手在脸上遮遮掩掩的,之后竟然在原地兜起了圈子,白色的大褂,跟着她飘。耳边响起一阵如雷掌声。台下一人大吼:“祝英台,好!”

原来是“梁祝”,我擦亮了眼。

祝英台跷着兰花指左一点,右一指,那表情极为夸张,红色的粉底反衬着柳般细目,樱桃小嘴念着歌样的戏词,慢慢吟唱着,一个字似乎拖上了几分钟。那永远捕捉不到的眼珠子羞答答转着。

许久,“蓝袍”俊生大模大样从后台绕出来,和着祝英台的曲调唱起来,唱得刚强有力。想必此人就是梁山伯。

若祝英台是柔美,他则是刚毅,两者结合就是缠绵。场下几十个人都激动地吼起来,掌声似乎从未停过。

“喂,孩子你在干什么呢?发什么呆呀?”

我恍惚了一下,骤惊。戏曲声停了,掌声停了。台上台下所有人都似乎与梁祝一同“化蝶”了,就连那住大妈吐得一地的瓜子壳都不翼而飞了。

整所园子依旧冷清冷清的,泥泞泥泞的。

惟剩下眼前这个并不相识的百岁老人茫然的眼神。

我问这里过去干吗用,他说表演越剧;我又问这里现在干吗用,他说这是他们住的地方。 据说,留守下来的除上百岁老人便是不满十岁的孩童,壮年男女都去了新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的人越来越少。没人听戏剧,戏台也成了没用的东西了。

但是无论再残旧、泥泞、冷清„„久经岁月的沧桑的一砖一瓦见证了戏曲艺术旧时的辉煌。台下现在只有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和一个年幼的我,在倾听着若隐若现的吟唱声„„

2、家乡的戏曲艺术——越剧

蔡林峰

朋友,你一定欣赏过小提琴名由《梁祝》,柔美凄婉的旋律曾经陶醉过多少中外华人。你可知道曲子创作灵感来源于何处?对了,那就是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你听,曲子的旋律有越剧的影子。

这就是我家乡的艺术——越剧,具有传统东方文化特色的戏剧。

越剧是一个成熟的剧种,它以其真切细腻的表演、委婉动听的唱腔、优美抒情的风格、清新亮丽的曲调,却又不失激情与高亢的特点,赢得了广大群众的喜爱。

越剧发源于浙江嵊州市,越剧的前身是落地唱书。1906年,落地唱书搬上舞台,经历了小歌班、绍兴文戏男班、绍兴文戏女班、女子越剧等几个阶段,从嵊州经绍兴、宁波、杭州到上海,发展成为有全国影响的地方戏曲。

抗日战争期间,部分越剧演员在敌伪统治下的上海虽然演了一些有积极意义的好戏,但改革主要还是在形式上,越剧内容并没有较大的突破。1942年越剧改革以后,越剧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戏迅速发展成为适应现代舞台条件的、有较强综合性的剧种。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党的文艺方针指引下,在几代越剧艺人的努力下,越剧终于赢得广大观众的欢迎,促进了自身的繁荣发展,也成为全国性的大剧种。

但是,时代在发展变化,到了现在,曾经辉煌的越剧渐渐地沉默下来了。虽然有人极力在挽救越剧,但现实总是残酷的。这里有一个其型的例子:新晋梅花奖得主——上海著名越剧演员萧雅来杭州连续举办专场越剧演出,据了解,从4月1日的第一场演出开始,上座率就没有超过5成;而在5成的上座率当中,有90%以上的人是通过各种渠道拿来的赠票。 不管怎么样,越剧的观众越来越少,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当今的越剧危机已经很明显了:一是越剧剧团全面萎缩,现在除上海、江苏、福建和浙江外,其他各省市几乎没有专业越剧团。二是观众群体少,范围窄。越剧观众大多是50岁以上的老年群体,年轻人很少有人问津。三是目前越剧自身剧目老、节奏慢,缺乏改革和创新,一成不变,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四是政府投入不多。社会争企业投入少、关注少,不重视。

在越剧走向衰落的同时,我仍然欣喜地看见,越剧界人士为振兴家乡艺术执著地奋斗着。他们把现代艺术元素融入越剧表演,用现代舞台、音响、灯光营造现代化的气氛。以吸引年轻一代的观众;剧本的创作也力求创新,如现代越剧《孔乙己》等的上演,的确给越剧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舞台越剧没落的同时,社区里、广场上戏曲演员的表演却得到了百姓们的热烈欢迎。这些确实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越剧,我家乡的艺术,你的将来会是怎样的呢?

3、我侃京剧

现在的青年朋友不大喜欢京剧,可我对京剧却十分感兴趣。

我对京剧感兴趣都是受了爷爷奶奶的影响。他们酷爱京剧,只要电视里有京剧节目,如《九州戏苑》之类的,他们总是要看的。久而久之,我也受到感染。我发现,京剧中有许多传统文化的精华。

可说实在的,我对京剧知之甚少,只知道京剧讲究的是“唱念做打”,只知道京剧分为“生旦净末丑”五个行当。我常常把“正旦”和“花旦”混为一谈,甚至有时统称她们为“小旦”。完整的戏我只看过三部:《秦香莲》、《九江口》、《九道本》。现在文艺节目或是综艺晚会中所演出的京剧,大多是名剧名段,像这样的小段落我倒是看了不少。比较喜欢的是《锁麟囊》中“春秋亭外”一段,《徐策跑城》中“湛湛青天”一段,《玉堂春》中“苏三离了洪洞县”一段。

日子在琅琅的读书声中流过,秦腔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父亲那宽厚结实的胸背遮住了我透视他心灵的眼睛,当我听他唱那一折折声情并茂的秦腔时,也体味不出他那复杂的思想感情。 人生如戏,转眼间已演了几折,当我戴着中学生校徽从无知逐渐走向成熟时,我才渐渐从心灵上走近父亲。虽然他的“唱戏是下贱人的职业”的观点带着浓厚的封建思想,虽然我对没能学唱味道醇厚、令人荡气回肠的秦腔感到遗憾,但我还是很感激他。是父亲让我学到了知识,走近他的秦腔。那一声声时而悲壮,时而婉约,时而苍凉的调子无不代表着他的思想感情,也从侧面反映了世事盛衰、人生百味。秦腔已成为父亲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秦腔寄寓着他全部的情怀。高兴的时候,他会在火炕上一边品茶一边唱;忧闷的时候,他也会唱上几句。父亲的一些性格特点在唱戏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记得在台上演出时,别的演员都不愿演不光彩的角色,可父亲却很乐意,他认为演这些角色更有教育意义。有人说他太固执,他却笑道:“唱戏的,何必当真呢?”父亲也挺有责任感,同台演员在演出时卡了壳忘了台词,他就及时小声告诉对方。他说不能蒙混过关,让台下的观众笑话,有的观众不懂,可他们中也有行家哩。村里有个老阿婆,一生无依无靠,孤独凄惨,平日里就爱听秦腔,父亲知道这个情况后,一有空就去给她唱。每当秦腔从老阿婆的屋里传出时,村里就有人说:“听,××的戏瘾犯了又没处唱了。”可我知道,那一声声的秦腔寄托着父亲对老阿婆的安慰和同情,村里人哪知他的内心呢!

走近父亲,走近他的秦腔,我细细聆听着,我深深思考着。

戏曲的艺术魅力

戏曲源远流长,是我国的经典,不同地方的戏曲有不同的风格和特色,它让人赏心悦目,其情节有的催人泪下,有的振奋人心,多姿多彩,出神入化。

小的时候,看见自己的父母看戏曲时,我总认为他们实在太老土,赶不上潮流,打死我我都不会去看那老掉牙的玩意。

俗话说:“要知道梨子的味道,最好亲口尝尝。”不尝不知道,一尝吓一跳呀!今天的语文课上,当我珍惜仔细欣赏了中国别具一格的戏曲时,我真是为之震撼,原来我们中华民族的戏曲是那么的有艺术魅力呀!我真是井底之蛙呀!这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外国人又怎么能比得上?难怪呀,老一辈的人都是那么的热衷于这些戏曲,那么喜爱戏曲。

我现在才感受到什么是“不看戏曲的人,枉做中国人”。不是吗?这些戏曲,就像我国的一部部历史,只有懂得欣赏它的人,只有懂得关注它的人,只有懂得挖掘它的人,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中国人。因为他们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戏曲是我们的国宝,戏曲是我们的国粹,戏曲是我们的国剧呀!我们怎能忘记它们?如今的社会,我们这些青少年们的视野,已经转移到流行音乐、影视和网络,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其实,当我们细心的欣赏我们的戏曲时,我们就会发现它们犹如一个个精彩的历史故事,将历史的画卷一一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将我们带入了历史的隧道,让我们身临其境,让我们感慨不已。 戏曲的艺术魅力,我们怎可忘记?我们要多去欣赏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让它永远永远放光芒,让它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戏的艺术

怨妇,还是幸运儿

她,款款挪移的碎步,悲凉的调子弥漫了天空。

她,时而紧蹙娥眉,细气轻调,时而甩袖轻扬,悲歌微叹;时而紧袖掩面,低声稍啼…… 她,脑海中最深的记忆是个戴着枷锁,满面愁容的妇人。

她就是苏三。

遭遇不幸的她是可怜的,是个怨妇!含冤!受辱!---百口莫辩。一个妇人,竟如此的微不足道。背负着天大的冤屈,承担莫须有的罪名,世道的不平与黑暗,昭雪的机率几乎是零,如此多的悲哀像一块块飞石,投向这个走投无路的妇人……泪颜与愁眉,委屈与心酸,冤歌与愤曲……无不体现得淋漓尽致、动人心扉、颤人心魂!

然而,人生如戏!

戏的艺术,无非如此——以其戏悲而感其人悲,以其戏愁而感其人愁,以其戏怨而感其人怨,以其戏哀而感其人哀,以其质转折而动人情之转折。

苏三“落难逢夫”,若无“落难”的凄惨,怎会有“逢夫”的难得?!戏是如此写,人生又何尝不是?先苦后甜,先悲后喜,才有了自然而然的“大团圆”结局。所以,苏三又是个幸运儿。 苏三这出京戏演出完了,细细嚼来,甚是回味无穷。

我想,京剧之所以成为国粹,是因为它能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舞台上,描绘出、塑造出多彩的、感性的理想社会,社会中的人以千变万化的“脸谱”来诠释世事的缘故吧。

浓郁的土乡艺术—大通皮影戏

皮影戏,也叫“灯影戏”,是以板腔为主的地方戏。是傀儡戏的一种,是我国古老的戏曲艺术之一。它是由演员操纵皮制影人,伴以音乐唱腔,借助光影效果在屏幕(俗称亮子)上表演各种戏曲故事、神话传说、其表演形式深受群众的喜爱。早期用纸质材料制作影人,后来逐渐改用为皮质材料,有利于保存,而且不易损坏。而且皮质薄而透明,光照效果比较

庄户的道道巷巷,留恋在东部农区的男男女女,使这块古老的土地孕育出新的文化底蕴,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

一种戏剧、一种音乐、一种文化,能够接受于一些人们,渗透于一个人家,扎根于一些地方,就是地方的。眉户戏融入到河湟文化,成为河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因为这种戏剧文化与河湟土壤有着天然的关系,在渗透中生生不息,在融入中发扬光大。因此说,眉户戏,是家乡的戏。

青海河湟民间有句俗话:“有钱没钱,光光头过年。”还有句俗话:“锣鼓不响,庄稼不长。”“不管社火耍不耍,眉户戏必定要唱响。”从这些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河湟人家对“过年”与“唱眉户戏”的重视。因为什么?新年,是日月轮回中新一年的开始,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河湟人家通过辞旧迎新寄托对新一年的希望。在已流逝的岁月里,尽管为柴米油盐操劳得精疲力竭,尽管为衣食住行奔波得万苦千辛,尝尽了苦辣酸甜,领够了人事沧桑,但新的一年一定是美好的,未来一定是充满希望的。还因为什么?眉户戏,是自己的戏,它演的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事,说的是老百姓掏心窝子的话,讲的是方言方语,唱的是乡音乡韵,表现的是家长里短,演绎的是人生哲理。一个动作、一种话语令人捧腹大笑,忍俊不禁,活脱脱的是一个文化大餐,把一个春节过得有滋有味,把一个年节搞得红红火火,把一个地方带得热热闹闹,把一片希望托得高高升起。

农耕人家需要这样的戏曲,农耕文化适应这样的艺术。这种戏曲找几人就可以学起,拉几天就可以演出,而且由于中国传统农家生活中的传帮带使每个人起码都有点演唱基础,小小的时候就经历了这种文化熏陶,人人都能哼几句、唱两段,再加上舞台可因地制宜,戏曲服饰简化,化妆粗浅条,因陋就简,随便的一

点代价、一些努力,一场眉户戏的演出便可随着锣鼓家什的敲响,乐队音乐的奏起粉墨登场,咿呀开始了。

眉户戏是属于年节的。每一个新春的来临,河湟人家人人关注的是社火,个个期盼的是眉户戏。富裕农家在眉户戏的说唱逗笑中感受生活的幸福美满,日子的和风细雨;贫苦人户在眉户戏的敲打伴奏里体验着人生的酸甜苦辣,岁月的艰辛。高兴的人在演唱声里寻找着生活的红火希望,愁苦人在伴奏声中感悟着生命真谛。一年之计在于春,看完了百看不厌的眉户戏,赏够了经久不衰的社火剧,他们便开始了新一年的劳作耕种,很现实地面对生活、面对自然、面对命运。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一年排练的锣鼓响起,农户人家道道巷巷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幼常常钻进排练场,或站在凳子上,或扒在窗子上日日看,夜夜观,毫不错失,毫不缺席。尽管他们已知道演出的全部内容,熟悉戏剧的全部戏文,掌握演唱的所有技巧,明白调腔的所有音节,尽管对每一出戏中的滑稽搞笑笑过无数次,但对每一次演出,不管是自己庄户上的,还是邻村的,都看的非常重要。每当社火队的锣鼓一响,他们闻风而动,早早地站好了位置,焦急地等待着拉幕的那一刻。当看到精彩处他们笑得前仰后翻,乐得忘乎所以,情不自禁地跟着戏剧的情节、台词、唱腔、动作,心与身一起舞动,眼与脑一并用心,真是不知道此时谁在演戏,谁是演员。说穿了,这会儿他们不是在看,不是为追求新鲜,而是自己在动,只图过把瘾。古老的乡戏在庄稼人的心中扎了根,这些历经岁月磨砺的民间艺术奠定了传统文化的基石,成了正月里年节进行精神聚餐的一种民俗、一种流行、一种必备的活法。

眉户戏是属于老百姓的。它活跃于乡土,扎根于民间。像河湟谷地农户人家饭桌上的红辣椒,缺了扫兴,少了无味,那怕饭餐中很少有鸡鸭鱼肉,但不能缺红辣椒;更像湟水沿岸漫山遍野盛开的馒头花,虽为野花,但具有强烈的生命力,

每一个春天的过去,每一个夏天的到来,如果看不到馒头花,那怕天再蓝,地再绿,庄户人家是感受不到真正春天的来临,夏天的光顾,日子的有滋有味。在河湟大地,唱“花儿”跟耍眉户戏一样,老百姓别无选择,惟有夏天的“漫花儿”,冬季的唱眉户,叫老百姓才过上两把瘾。唱眉户,他们唱的是希望,“从今后不耍赌要把个人做,到明日要努力定把个家业建。”他们从初六七唱到正月十五,甚至唱到二月二,把所有的戏唱完,把所有的乐取尽,“二月里龙抬头,犁铧遍地走”,于是拾起犁铧,播种庄稼,也播种希望。唱“花儿”,他们唱的是收获,“东方红拖拉机你开上,收割机后面儿连上,我把阿哥紧跟上,丰收的花儿漫上。”整个夏季,河湟两岸,山野田园,到处响彻的是“花儿”,留恋的是“少年”,直唱到大通的老爷山,乐都的瞿昙寺,唱得花儿火红,唱得麦穗泛黄,尔后走进秋季,走进沉甸甸的庄稼地,收割庄稼,也收割梦想。这就是“花儿”、眉户与河湟百姓的不解之缘,难舍之情。他们说“钢刀拿来头割下,不死是就这个唱法”。

生于斯,长于斯。它与黄土地紧紧相连,它与老百姓心心相印。它成了没有走出农家园的乡妹子,它成了长在田野里的青稞穗,真是一种土生土长的民间艺术,没有经过现代文明的深度加工,具有馒头花般的野性与纯洁,具有黄土地般的裸露与无遮。它的曲调耿直流畅,它的语言原汁原味,它的唱腔激昂动情,它的白口土里土气,没有故弄玄虚,没有装腔作势,有的是真真切切,有的是酣畅淋漓,在这儿能嗅到湟水河的清秀,能闻见黄土地的芳香;能体验到灶房里柴火的炽热,能感悟到炕头上驴粪蛋的暖温;能回味到多年前日晒天旱颗粒无收上山打柴艰难度日的窘境,能感受到至今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粮食满仓的心悦;能想象到新婚之夜五更之时新男处女遮遮掩掩推推搡搡的羞恋,能发现到寻常人家平常日子妯娌小姑婆婆儿媳磕磕碰碰真真假假的互依。说到底,这种戏是老百姓的生活,这种生活是老百姓的戏,老百姓就在这样五味俱全的生活里,就在这样流连忘返的戏情里延续着生命,追求着幸福,也感受着苦乐。

眉户戏是属于河湟大地的。湟水河流经的海晏、湟源、西宁、互助、平安、乐都、民和,原则上称河湟谷地,而广义的河湟大地指的是青海东部的所有地区。这块青海东部肥沃的土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里有肥沃的田野,有辽阔的草地,有一望无际的平川,有波澜起伏的山峦,有火红的红辣椒,有金黄的油菜花,有香美鲜嫩的牛羊肉,有肥壮厚实的山药蛋。这块土地孕育出的河湟文化更是星光灿烂,五光十色。大通的“花儿”会、贵德的梨花节、西宁的平弦剧、互助的轮子舞、湟中的酥油花以及乐都的射箭赛马,还有绽放在东区山山野野的花儿,形成了河湟文化的多元品牌,造就了河湟人们的精神食粮。眉户戏就在这样的多元文化里与河湟大地融为一体,在如此文化情缘中与河湟人家打成一片,裸露得像黄土地,流长的像湟水河,淳朴得像山里人,芳香得如馒头花。不是雾里开花,而是贴近如身;不是空中楼阁,而是触手可摸,与黄土地相依相存,与河湟人难舍难分。

河湟人追求美,追求至真至善的美,朴素自然的美,清澈如水的美,原汁原味的美。而眉户戏体现的就是这样的美。它的说白,全是地道的老土话,厚道的家乡腔,没有经过任何的装饰加工和精雕细琢,而且说中有唱,唱中有说,听说似唱,听唱似说。说白讲究押韵,顺畅流利,其内容笑语不断,幽默风趣,体现的全都是家长里短,大姑小姨。它的表演,一抬头、一举足、一步法、一身法,简单明了,干脆利落,有时唱中有舞,有时舞中有唱,有时唱舞结合,手脚并用,使出的是浑身解数,演出的是鲜活多样,观看的无不拍手叫绝,赞唱赞舞。它的音乐自然流畅,婉转悠扬,丰富多彩,五颜六色,“七十二大调,三十六小调”的曲调听起来令人如痴如醉,流连忘返。东调的婉转曲折,冈调的刚劲有力,五更的缠绵柔软,京书的赤诚激昂,还有掺加的民间小调的多情多彩,真令人似乎

步入了民间音乐的殿堂,走进了桃源生活的境地。喜从眼前起,美从戏中来。眉户戏真是一种河湟神韵、一种河湟精华、一种河湟文化、一种河湟境界。

眉户戏是河湟的,眉户戏是家乡的戏。这种乡土文化大戏不在教科书里,亦不在戏剧大全中;不在繁华似绵的都市,也不在五光十色的剧场,它在尘土飞扬的河湟地,麦穗摇晃的庄稼院;在七梁八湾的巷道里,雪花飘动的山岭上;在八旬老人的嘴边里,七岁玩童的笑容里。总之,在老百姓的心坎里。

眉户戏,是河湟的,它像湟水河,常流不停,而且涌入黄河中,也涌入中华文化里,光彩夺目。

眉户戏,是家乡的,它像馒头花,常开不衰,同样盛开在中华大地的百花园中,年复一年,岁岁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