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高一 记叙文 1011字 5299人浏览 Allanmoom2

每每回到乡下家中,总会路过那户小院,院里空无一人,铁门锈迹斑斑,门前花圃里野草肆意生长。我不禁吸了吸鼻子,一股钥匙的味道弥漫开来,里面有几分金属的厚重,夹杂着喜悦和苦涩。我握了握手里的钥匙,逃避似地向前走去。

那天放学后,我蹦蹦跳跳地回家,在小区门口,有一个笑容满面的人朝我挥挥手。我面生,笑了笑就回家去了。一问起来,才知道他是外公的好朋友,在小区门口开了家锁摊。外公叫他老张,父母叫他张叔,我自然称呼他“张爷爷”。

张爷爷平日里除了开锁修锁配钥匙这老三样,唯一的爱好就是下象棋,而外公自然是他最亲密的棋友。张爷爷出摊一日,外公便坐在小马扎上,陪他下一天象棋。有几次外公不在,经过的我便被张爷爷招呼住,要我也下两盘。我推脱不会,他竟从基本规则开始教我。咳,这么热情,我又怎么好拒绝呢?在输了无数局之后,我的棋艺倒也有一点长进。而且每每和他下棋,他的热情开朗总是深深感动着我,像蜜一样甜甜的,暖到心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天,李奶奶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快快地说了什么。我正在这支离破碎的语句中拼凑信息,张爷爷早已提着小箱子随着李奶奶跑了过去。我也去探个究竟,才明白李奶奶忘了带钥匙,而炉上又烧着汤张爷爷取出一串奇怪的玩意,打量了一下,挑出一把又细又长的,伸进锁孔拨弄几下,两分钟不到,锁就“咔嗒”跳开了。李奶奶关了火,非要塞给张爷爷五十元钱,他却坚辞不受,在邻居们的赞美中下了楼。从此邻居们有没带钥匙的都找他帮忙,他乐呵呵地去,却一分钱也不肯收。

不知怎么地,小区里接二连三地有小偷光顾,一时间人心惶惶。小偷是从正门进入的,撬锁手段十分娴熟。我不禁想起什么,又使劲摇摇头,怎么会是他呢?而心中的信任却参杂了一丝怀疑,苦苦的。我正准备去问个究竟,却看见张爷爷跟着警察上了警车,还冲我笑了一下我惊呆了,跑回家告诉了家人,爷爷吐出一口烟,摇了摇头,父母则是沉着脸不做声。心里的苦涩越聚越浓,苦不堪言。最疑惑的还是张爷爷。王奶奶忘记带钥匙,还没等他去帮忙,两个保安已经死命砸开了锁,张爷爷心疼的直叹气。外公更是不再找他下棋了,总是躲着他。

又过了半月,小偷被抓到了,而张爷爷正是提供了重要线索的人。我心里一阵绞痛,原来我冲下楼,锁摊已经不在那里了,张爷爷搬回了老家。一股愧疚的苦涩冲进脑海,冲洗着怀疑,苦与苦交织着。我颓然蹲下,却又无能为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信任真的很难吗?似乎是的。信任的味道虽然甜美,却不允许一丝杂质的浸染,否则就甜美不再。多希望,信任的味道能够充满人间。

味道2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