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飞过流星雨
初一 其它 3293字 70人浏览 上梦下夕

13岁,飞过流星雨

13岁,飞过流星雨

当相册中的照片从幼稚流转到活泼,

当手中有奶香的牛奶变成冒泡的可乐,

当衣柜中映小熊T 恤被精致的时尚外套层层覆盖, 时间仿佛从一个世纪载到下一个世纪,

从一年级到六年级,

从八岁到十三岁。

可是,命运永远无法以一种固定轨迹运行,

就如同烟罗纱封住了所有的平凡与奇迹,

从学习到做梦,从做梦到写作,从文字历练中获得成功的喜悦。 当思想成为文笔的主宰,命运仿佛获得了某种召唤, 于是,友情与文字一起飞扬,

13岁,我用笔记录划过花季的流星雨——

“臭味相投”的死党

人物介绍:

姓名:白晓寒性别:女属相:兔子

特点:爱和男生针锋相对,号召力大,数学衰将~~~~ 爱好:写作,打羽毛球,毛笔字,管人„„

最大的幸运:遇到一群“臭味相投”的死党。

姓名:白晓蕴性别:女属相:兔子

特点:爱和死党说笑话,号召力中等,体育衰将~~~~ 爱好:做超难的数学题,玩电脑游戏„„

最大的幸运:遇到一群“臭味相投”的死党。

姓名:白晓馨性别:女属相:兔子

特点:爱比别人吃更多东西,号召力还好,作文衰将~~

爱好:画画,写毛笔字,玩电脑游戏„„

最大的幸运:遇到一群“臭味相投”的死党。

姓名:白晓温性别:女属相:兔子

特点:爱躲在以上三人身后,号召力不错,英语衰将~~

爱好:写作,画画,拧别人的肉肉„„

最大的幸运:遇到一群“臭味相投”的死党。

四只小白兔,不姓“白”还能姓啥呢?我们为自己的创意而欢呼,“蕴含、温馨”,太好了,多有诗情画意啊,多深刻多温暖啊,不如把“含”改成“寒”吧,还多了一丝凌然,“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呢?

13岁的我们,扮深沉,要浪漫;13岁的我们,互相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听不完的是我们那纯真的笑声;13岁的我们,一直手牵手,向前走,默默地一起承受困难;13岁的我们,在星夜许下的是我们不变的友谊,不变的心„„ 可爱的“小兔队”

我们之间不知什么时候火起了“小虎队的故事”,说话总带上“小虎队”。记不清是谁提的头,我们之间也组起了“小兔队”。就这样,我们的团队活动开始了。那队长就是本人,晓馨是副队长,晓蕴和晓温成了跟班。“小兔队”的喜怒哀乐从此开始„„

第一次“出战”

小兔队诞生很久了,却没有“战绩”。那天,我和晓馨在本人家店里玩。忽然,听妈妈说,有一人喝醉了,现在不见了,哎„„·啊?!我阴险地一笑,对晓馨说:“哈哈,晓馨,咱有事儿干咯!”

“嗯?”晓馨一副蒙在鼓里的模样。

“不是有人搞失踪吗?我们去玩玩!”

“啊?不要吧,晓寒,我不去。”

“不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边说边拉着晓馨走了。

晓蕴和晓温不在,只有我俩出战咯。

黑漆漆的世界,只有零星的灯光,和遥不可及的星星。我和晓馨走在道路上,寒风吹着我们。晓馨胆小,轻声轻气地说:“晓寒,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用怕,有我在!”在其她三人中,我就像是她们的姐姐,安慰她们,她们来诉苦,我就是她们的依靠。一直以来,我都是以这种口气和她们交流,呵呵。

晓蕴不再那么胆小了,牵着我的手,和我一直安静地走着。

走在一条小路上,听到前面有人在呕吐,晓馨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我轻轻地握着她的手,朝她笑了笑,然后缓缓的走了过去。喔mygod !太浓的酒气了!使我们俩不得不捂住鼻子。原来是失踪人。(我俩认得他)我和晓馨好说歹说,才把他送回了家。

第一次“出战”那么容易就做到,哎——没劲。当然,只是我个人觉得没意思,晓馨被吓得够呛„„

“失去”晓温

学期结束前,晓温一直很沉默。终于,在那一天,我们知道了真相。 “晓温,你这几天怎么了?”晓蕴问。

“没,没什么。”晓温支支吾吾地回答。

我插进去说道:“不对,肯定有事!快说出来!”

“我„„我不是说出来怕你们伤心吗?”晓温低着头说。

我搭着晓温的肩膀说:“我有什么好怕的快说!”

“我,可能要转学了。”

刚才还嘻嘻哈哈的我,就像遭到了晴天霹雳。

我苦笑道:“真的假的呀!”

“是真的„„”

一直不说话的晓馨也泪汪汪的,晓温安慰道:“不要哭哦!我会更伤心的,最后一次见到我一定要是微笑的哦!”

我、晓馨和晓蕴三个人同时点了点头,嘴角45度微笑着,都将最美的自己毫不吝啬的献给了晓温。

„„

最后一次见她,是开学初的前一天。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我一定时时刻刻珍惜你„„ 消失不见的许愿星

有时候,姐妹也会争吵,更别说我们“四白”了。不知为何,我们之间越来越远了。

那天,晓温打电话来跟我聊天,她说:“晓寒,小兔队解散了吗?” “„„”我没有回答。

“算了,不聊了,再见!”“嘟嘟嘟嘟„„”

三句话还没讲,为什么就挂了?难道距离真的能产生隔阂吗?我放下听筒,泪不知为何,脆弱的流了下来„„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晓蕴和晓馨在说些什么,见我一来,便停了下来。 敏感的我一下就知道,她们有事瞒我。我过去打招呼,晓馨扭头就走了,我什么事都不知道。只有性情温柔的晓蕴过来,安慰了我一句。不,不是安慰!我为什么要她来安慰我?我不是最坚强的吗?

我依然是那个乐观的女孩儿啊„„

我依然是那个倔强的女孩儿啊„„

我依然是那个有主见的女孩儿啊„„

我依然是她们的大姐姐呀„„

我没变,是她们变了,变得我不认识她们了,当初许下的友谊,难不成消失了吗?

夜晚,星星很少,不是,是越来越少了。就像我们四人,当初许下的愿望一样,越来越暗淡。有一天,这许愿星,会消失吗?

为你们而生的心弦

如果只是报复,那么,我这么做就是个傻子;如果只是为了尊严,那么,我的尊严就太容易践踏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一个承诺!一个我对我自己的承诺!

我和晓馨就这么僵着,你不理我,我不理你。虽然晓蕴中间劝过许多次,但我们双方仿佛都不领情。

我约晓馨出来,在小柒家后面的篮球场见面,那时,有人在打篮球。我去的时候,晓馨已经在了,我走过去的时候,有个男孩把篮球打到了晓馨。我顿时火山爆发,揪着那男孩的衣服说:“道歉!”

他强词夺理地说:“切,是她自己站在那里不动,我才打上去的,又不是故意的。”

“我警告你,道歉,一次!”我的语气已经冷得零下了。

“凭什么你让我道,我就道哦!”

“第二次„„”

“算了···晓寒。”晓馨含着泪,轻轻地对我说。

我朝她做了个“耶”的姿势,让她放心。她知道,惹恼了我,不会有好果子。不是被骂得够呛,就是被小雨似的拳头给打一顿。

“哼,自讨苦吃。”我一握拳头,朝他做了个动作,他也自知理亏。说了声“对不起”,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抚了抚晓馨的头,温柔地问:“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我也就放心了。

我对她说:“有时候,我是霸道了些,但我知道,你们会忍我。我是真的真的不想失去你们。你是知道的,我很怕独自一人。你们能带给我的,别人似乎带不给我。所以,我已依赖上你们了。晓馨、晓蕴、晓温,你们就像我的妹妹,脾气比我小,生日比我小,胆子也比我小。我手掌上的线,是人的一部分,但心上的弦,是为你们而生,也是为你们而死,你们离我远点,线就会绷紧;你们哭泣一下,线就会抽搐一下。这些心弦为你们而生,不要忘了哦!” “嗯„„”晓馨哭了„„

„„

13岁,飞过流星雨

流星雨如此璀璨,13岁,如此华丽丽地随它而去,13岁,再见!

“听说没,今夜有双子座流星雨哦!”我坐在椅子上,对晓蕴、晓馨说。 “嗯嗯,要不我们去看吧?”晓馨说。

“对啊,反正星期五。”晓蕴说。

“好啊!”我一口答应。

夜深了,我们三个人坐在草坪上。夜风有点凉,她们靠在我的肩上。 我拿出一包薯片,“叭叭叭”吃了起来。

过了很久很久,她们俩睡了一会儿。差不多一点多,划过一颗流星,我一下尖叫:“流星!流星!”

她俩也站了起来,“嗯,真的真的!”

“双子座流星一般在十一月·十二月·一月出现,出现时,流星量较多,还有许多颜色。”我一边看一边解释。

她们两个一同看着我,用崇拜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会,就说:“快许愿!” 我双手合十,许下自己最真挚的愿望,至于是什么,不告诉你!

二月的雪,六月的风,十二月的流星雨,它们把我的13岁串联成美好的歌曲。

离新年只有几天了,13岁,你要离我们而去了,让我在心底里呼喊:14岁,我来了!

流星雨,请追随我们的梦;

流星雨,随你飞„„

浙江湖州南浔区菱湖三中初一:小不点的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