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大洼“的哥”
初一 记叙文 844字 43人浏览 济南网络台

旭日的东升,往往伴着朝霞;圆月的明挂,往往伴着星辰;舞者的旋,往往伴着音乐;而大洼人的出行,往往伴着质朴的“的哥”。

清晨,我踏着朝霞走到大马路上,等待天蓝色的小篷车。一上车,一声亲切的话语总是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孩子,去哪呀?”车里总是干干净净,上学的路上,虽有朝阳,天上却总有一抹残星,而坐上这小篷车,心中那仅有的怯意也都没有了,有的只是这车中的温暖。这蓝色的小篷车乃是大洼独有的一道亮丽的风采,人称“板的”,每当我坐在“板的”里,我总会问那质朴的的哥,”您为什么把这车叫‘板的’”?换来的永远是一脸的灿烂与憨厚。

我对这“板的”的哥,总是有说不清的亲切感,也许一切缘归那个大雪天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十分清楚地记得那是个大雪天,天阴沉沉的,我背了个大书包坐在“板的”上。大概只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就感觉一阵肆虐的狂风袭来,“板的”门被冲开了,又是“啪”的一声,“板的”的门呈三百六十度旋飞向远方,我只感觉山摇地动、e天震地,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让我的心蹦动在瘦弱的胸腔里,一下、二下、三下……的哥在路边停下了车,缓慢地走下了车,灿烂不见了,唯有一脸的沮丧与痛苦,他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爱车,眼中闪动着点点荧光,像极了夜空中的点点繁星,雪还在下着,残酷地拍打在他单薄的衣裳上,只见他伫立凝视,冷风却冲进“板的”,冻得我牙齿打架,心中却是愁加愁。

雪愈下愈大……

突然,一个黑影冲进了驾驶室,“板的”发动了,高大的背影重新矗立在我面前,“板的”里又恢复了温暖,黑色的大夹袄充当起了门帘,一个背影倏时模糊,又倏时高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当我走在大街上,看到人头攒动,心中就会害怕,而移动的小“板的”却给了我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是呀,朝霞在旭日面前,只是一个配角,但她却衬托出旭日的雄浑;星辰在圆月面前,只是一个配角,但她却烘托出圆月的娇美;音乐在舞者面前,只是一个配角,但她却是渲染了舞者舞姿的韵美;而“的哥”在大洼人的出行前也只是一个配角,但他们却用微薄的力量点缀了大洼,点缀了人们的生活,点缀了许许多多人记忆的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