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呼唤 生命的凯歌
初一 散文 1160字 55人浏览 处女座旧伤疤

心灵的呼唤生命的凯歌------记温新者舍己救人的动人事迹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十时正,时光回到了1998年1月16日的冬夜,腊月之夜是那么深沉、黑压压的、灰蒙蒙的,远处的灯光一闪一闪着,在漆黑的夜幕中显得那么昏黄无力,这时四周静的出奇,万籁俱寂,唯有330国道线仍是条不倦的长龙,来往车辆显得频繁,车灯刺目,穿梭不息,构成了十分喧闹的洪流。这时离丽水市10公里远的地段传来声声凄厉的惨叫,已经喊叫了半个小时之久,震惊了夜的宁静,却感不动来往车流人的救助,荒郊野外路人无助更令人悲切,救命啊,救命啊!! 抨然牵动着一个驾驶员的心扉,这个驾驶员正是平阳港运公司的温新者,他在天津亦办上公司,经常往返在客运线上,舍己救人,这个当代的活雷锋的佳话由此传开来了。

残酷一瞬间,死亡线上苦挣扎

1998年1月16日,丽水金温铁路工程指挥部会计陈建兰与出纳刘俊美等三人同车去义乌出差,至晚9时30分归途至丽水市只有10公里仍的地段,人车皆疲,汽油耗尽,车即刻抛锚,停在路边怎么办呢,远离加油站,唯一办法是拦车买油。陈建兰打开车门招呼拦车,心急如焚,只顾拦车,不料灾难降临了,挥手间一辆福建三铃集装箱货车如恶狼疯狗似的猛撞过来,这一声晴天霹雳,陈建兰倒在血泊中,血汩汩从她的心血管进出,严重骨折、颅脑受重伤,大量出血,死神向她频频招手,吓坏丁、惊懵丁另二个妇女,只好连喊救命,救人如救火,眼看一辆辆车过去,撕心裂肺喊破了嘴,半个小时过去了,竟没有招来好人心。

牵动好人心,急风骤雨式的战斗

年近春节,客运格外地繁忙,这天鳌江港运公司驾驶员温新者,正从天津开往平阳途经这里。他驾着津A56760骏马卧铺大客车满载回家过年的乘客。他一个劲,集中精力运行着,这时旅客都巳进入梦乡,突然声声震耳、撕心裂肿喊声使温新者抨然心跳,莫非是遭劫了?翻车了?不幸了?这位好心人,加大油门赶前去,见破碎玻璃撒落一地,车旁一人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他心里想:不好! 赶快救人。全车的乘客都惊醒了,众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均有责备温新者多管闲事,赶快开车,我们想早回家,不要耽误时间,如果死在车上,我们不吉利&&。不行,一个救人念头激荡着温新者心头,无论如何也要救人,不能见死不救。这时那二个女同志也吓懵了不知所措。他赶快下车,义无返顾,遂将受伤者抱到车上,用自己的棉被将伤者安卧妥当,即迅速开往丽水医院,新者立即递给手机促那二个女同志赶快电话报警,当到了医院,新者即与助手陈圣利拿来了担架速将伤者抬至医院抢救室,救人如救火,院方即行抢救,并嘱通知其家属。温新者离开了医院已是12点了。在医院门口,车又被三四个青年人围住索赔了二十元,说他碰断其电线,新者好说歹说向其解释,刚才急送伤者一时碰撞断你电线十分抱歉,请他接一接线头,但拦车人硬要赔偿,只好拿钱赔掉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