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瓣童心,一笺棋语
初二 散文 1384字 41人浏览 老练茨

言及围棋,总会觉得它与逸士高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犹如水云深处绽放的雪莲,长于俗世却又透着淡淡的禅意。它就是这般,以出尘的姿态,俯瞰着芸芸众生与高山流水的阴阳迭变,方寸之间,尽显生命的妙趣与玄机。也许,正是因为这份亘古永继的沧桑与承载着生命的厚重,才会令我对它充满了敬意,饱含着深情。

“古人重到今人爱,万局都无一局同。”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这都是不变的定律。每一次对弈都是无悔,每一次落子都已过去,犹如我们的人生抉择,我们所走过的足迹,无法复制,亦不能完全叠合,除非人事回,光阴倒流。但我相信,只要凝神静气,懂得审时度势,懂得取舍,那么,这局弈棋一定是精彩的,得失成败已不重要。

犹记得儿时,邻里的大爷们总会置案于阴凉的大树下,两人对弈,多人旁观,好不热闹。而我,总会凭借着小巧的身体挤到最前面,眨巴着好奇的眼睛,看着两位大爷神情专注地低眉,抬手,落子。一旁的我,时而会满心雀跃,拍手叫好;时而会敛气凝神,若有所思;时而会向着一方,投去敬仰的目光。虽然从头至尾,什么也没有看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时,在我的心里,只觉得围棋是深奥难懂的,也许,它只属于睿智博识的长辈们。但懵懂之中的我,依然对黑白棋子生出了一丝喜爱。所谓,心之所向,身之所往。心动莫如行动。于是,我便三番五次地缠着邻里的大爷们,请求拜师学艺,为了满足我那日益膨胀的好奇心与探索欲。终于,还是经不起执着小女孩的软磨硬泡,大爷们有些哭笑不得地答应教我下棋。

果然不负众望,我很快便掌握了棋中的要领,甚至能和师父们对上数十步。只是,我学会的并非是需要巧妙布局的围棋,而是老少皆宜的五子棋。也许大爷们认为几岁的孩童还不足以驾驭围棋吧,当然,这是我在一段时间后才发现的。期间,我对自己的围棋功力深信不疑,亦对自己所得到的夸赞沾沾自喜,甚至还在私下收了几个小徒弟。

现在想起,仍会被自己儿时的天真无邪逗乐。虽说没有学到真正的围棋,但妙趣横生的五子棋亦是让我乐此不疲。自那之后,无论是待在家里,还是出门在外,我都会带着自己亲自选购的五子棋,视若珍宝。得空便找人对上几局,以此为娱。即便是长辈,也是无所畏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总是在我们手中不经意间地流失,犹如握不住的沙,想要将它追寻时,却早已不见风的足迹。儿时的一切恍若昨天,而此刻的自己,惟剩下追忆。前些天,行于街巷,路过一处林子时,正逢一对老夫妻神色安然的对坐在石凳上下棋。只一眼,便深深的打动了我,只觉得这一幕,离我很近,很近,好似此刻,我依旧是那个喜欢围观的小女孩,只是,眼底涌动的不再是好奇,而是淡淡的落寞。

也许,正因如此,近日我才会突想找回一些儿时的乐趣。虽离家在外,眼前人也非,物也非,事事非,曾经的师父,心爱的棋子,早已不在身边,但这亦不足以打消一颗偶炙的童心。若有闲暇,我便会打开网络,对战上几局五子棋,聊以自娱。有时,也会学习一下真正的围棋,以补儿时的小小缺憾。其实我知,现下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对逝去童年的祭奠罢了。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听过,方知其音;品过,方知其味。虽然现在能够略懂些围棋知识,但我依然倾心于带着童真的五子棋。犹如一本书,即便内容再丰富,倘若无心阅览,也是形同虚设。亦如我们的人生,有些人愿意傍云水而居,做个洒脱的逸士;有些人安享于竹篱小苑的清宁,做个平凡的红尘过客;而有些人,甘愿倾其所有,与纷繁的世相魂魄相依。其实,富足也好,简约也罢,只要适合自己,便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