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枝头吐新绿
初一 日记 1296字 359人浏览 pinzhyu

“玉瘦香浓,檀香雪散”,严冬未逝,暖春未至,人生角落的枝头上,一片新芽在悄悄绽放——又见枝头吐新绿。——题记步于原野,残冬尚未消逝的浓烈气息,使老树本就赤裸干枯、高耸纷繁的枝条更显高深莫测。凉凉微风袭来,掀落遍地黄叶,萧条此景下这一棵孤寂的树更显悲凉无助,枝条随风微颤,似在深深思忖,任时光嫣然流逝。枝头划过的是寒冬怎样的思绪,何时又见春风携来一丝阳光使枝头萌发新绿„„寒风扫落遍地黄叶,金色的叶片铺就了生命之路,在这条小路上,忽然听到一人高呼:“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我蓦然回首,见一人笔直矗立于树旁,一袭青衣长裙拂落杂尘,携倚清风,他正凝神注视着枯瘦的枝头,那神情,坚定而又毅然,丝毫不见他那《蝶恋花》中:“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淡淡愁绪。他,柳永,是将愁情深葬于心底还是如何,才能呈现出这般坚定?风扶,叶起,不禁使我联想到柳永的求名路途。“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一川绿水,山水寂寂,柳永又何曾没有追功求名,想过一心为国效力。第一次考试,柳永以才华拥有充分信心金榜题名,且幻想着能有一番大作为,可谁知名落孙山,他嫣然一笑,毫不在乎地挥笔填词,创此诗句自慰。时光飞逝,三年悄然过去,第二次开科柳永再次落榜,这次他忍不住发牢骚,提笔写下那首着名的《鹤冲天》:“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他只是借自己拿手的诗词发了个小牢骚,可怎想它那美丽语句和优美音律已征服所有歌迷,又可曾想正是因为他这样的一首词,竟成为了他考取功名的绊脚石。第三次考试,他好不容易被通过了,可谁知在皇帝亲自圈点放榜之时,宋仁宗以“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为由将其勾掉了。这对柳永而言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呀!我本以为他会就此消极隐居,会从此堕落沉沦,可有哪像他更深的扎入了市民堆里去写他的歌词,从此不像辛弃疾那样“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不像陆游那般“自许封候在万里。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而是在世俗之中创作一曲曲使人心胸激荡,沁人肺腑的歌调。世间沧桑隐没不住他的丝毫才情,作词反而成为他特有的文学武器,一首《八声甘州》是我即刻臣服于下,使我对其充满敬佩与赞美之情。词中“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无凝恁愁”更是使人惊叹他的文笔怎能深入如此细微绝妙的层次。歌院妓楼,在这任你有四海之心、摩天之志都将要魂销骨铄,化作尘烟的地方竟造就了柳永才华的显露之地。回首他的人生,他先以热情投身政治,屡遭失败后却没有像多数文人那样投身山水,而是转向市井深处,扎到市民堆里,在这里成就了他的文明,使他名垂后世。在世间的寒风中,在人生的枝头,他就是最早迎来了阳光的那片新叶。随着一声轻轻忧叹,柳永转身幽幽离去,带走一股诗情之风,我不由的来到他眼前那曾经凝神注视的枯瘦枝头前,恍惚之间我突然明白,为何他会长时间保持着如此坚定的神情注视着,凝望着„„因为我看到,弱不禁风的枝条在寒风吹袭下,竟吐出新绿,在这之中展现自己的勃勃生机,顿时,满目绿野,满怀才情„„

又见枝头吐新绿2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