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叹(彭迎霞)
初二 其它 1108字 137人浏览 下一个歌唱家

《千年一叹》叹千年

星沙实验小学 彭迎霞

这个暑假读了些余秋雨先生的作品,对其作《千年一叹》感触尤为深刻,就此分享分享我的感受。

《千年一叹》是他在1999年跟随凤凰卫视越野车队,穿越希腊、埃及、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伊拉克、伊朗、巴基斯坦、尼泊尔,全程四万公里,历时三个月的行程纪实。作品跨越千年,跋涉万里。这个饱受争议的文人作家走过惊心动魄,烽烟战火,却从一而终,没有病退的精神品质让我不禁肃然起敬。这本书文笔虽然朴素,但胜在对古文明的思考,由景及史,追忆古人的事迹和情怀,由古埃及文明和古希腊文明的兴盛衰亡推至中华文明的兴衰,哀思隐藏在探寻的脚步中,真是一叹千年。

在希腊一章中,我读到了余秋雨跟我一样的对这个西方文明发源地的崇敬与欣赏。在迈锡尼古城遗址旁伫立,余先生的一段话揭示了一个似乎千年不变的规律:“唯一让迈锡尼留名于世的人,不是君主,不是将军,不是刺客,也不是学者,而是一位诗人,而且,他已经失去视力。因此,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形式上的胜利者,只属于荷马。历史的最终所有者,多半都是手无寸铁的艺术家。”这如何不让人兴叹,不管是歌舞升平还是刀光剑影,历史的洪流都会一去不复返,留给我们的就只是那些文字,那些器物。我们的祖先,将唯一能永生的存在镌刻成文化的符号,于是这一个个符号便组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历史。

一想到历史,脑海中便自然浮现出四大文明古国。可惜三国俱已成为传说,但我又庆幸的是我泱泱中华绵延五千年,却依然生生不息。在这本书中,余秋雨也探访了曾经的古国埃及。埃及,曾经是一个多么具有诱惑力的名字,但是现在,它已经名存实亡了。余秋雨在‘想念秦始皇’一章中讲述了埃及文明中断、中华文明延续的一个原因:埃及仅剩的一些文献都已经无人可以解读了,而我们还能研究文明起始时期的文字。埃及也辉煌过,甚至做到了现代人都无法做到的事,但可惜的是,他们知道了所有,却独独忘了传承。当唯一能读懂古文字的埃及祭司阶层被罗马人驱散后,埃及的文明就像风沙一般消逝了。 于是我便有了和余先生一样的感慨:“我只知道埃及如何衰落,却不知道它如何构建;

我只知道它如何离开,却不知道它如何到来。就像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巨人,表演了几个精彩的大动作之后轰然倒地,摸他的口袋,连姓名、籍贯、遗嘱都没有留下,多么叫人敬畏。”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是说了书中的冰山一角。整本书读下来,在让人深思的同时,更让我有了一种使命感。作为一名教师,我最该做的,就是把我们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好好教给学生,传承下去。虽是绵薄之力,却也是职责所在。毕竟,我们的未来不在于过去,而在于现在,衔接好了过去和未来,才不至于把历史变成传说。

2013-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