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试优秀作文
初一 散文 3578字 399人浏览 夜花梦婷

1 爱在细微处

初二(8)班 刘笑妍

细微处,爱意浓浓。

“妍,快睡吧,明天还考试呢。”妈妈的声音从我的卧室里飘出。我闻声而至,前脚刚刚上了床,后脚妈妈就把客厅的灯关了。

窝在温暖的被子里,考试前的紧张之情顿时一散而光。

朦胧中,我抿了抿干得快裂了的嘴唇,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真是的,睡得好好的,居然被渴醒了。漆黑中,眼睛一瞥,连滴水的影子都没看到。是呢,我忘了倒水这事了。难道要我离开这温暖的被窝,去冻冻缩缩地倒水?想想就难受。算了,忍忍吧。可嘴唇越来越干,喉咙间越来越生涩,像是被冻住了一般不得活动,难受极了。

于是我极不情愿地起身,开了灯。

“咦?”这是……

我不由一喜,床头柜上为何会有我的保温杯呢?我明明把它落在了客厅啊。

我伸手把它拿到了胸前,拧开盖,一股热气“呼”地冒了出来,湿润了我干涩的嘴唇。

这水还热着呢,暖暖的真好……突然,我的心里震了一下-----这水是谁倒的? 还能有谁?

是妈妈啊。

我的手顿在了胸前。我都没有在意的小事,妈妈却记在了心里。可妈妈是什么时候倒的?我怎么没察觉到呢?

妈妈一定是摸黑来的,而且,当时肯定很冷。因为,我睡时,妈妈也更衣睡下了。一定是睡着睡着,妈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没有给心爱的女儿倒水!于是她像怕吵到女儿似的,小心翼翼地起身,连穿衣也顾不得,便摸着黑,受着冷轻轻地倒好水,放在我桌上,才安心地去睡了。

想到这些,我的心儿安静不下来了,脑子中尽是妈妈屏气为我倒水的样子。

我渐渐地将水放到嘴边,温柔的水润了我的唇,滋了我的喉,暖暖地,流入了肚中,渗进了心里。

思绪一下子打开了,妈妈为我掖被子,为我送东西……曾经被我忽视的细微之处,全化成了滚烫的爱,融入了我的心田。想着想着,便又蜷入了被窝中,嘴角拢上了一丝笑意。

2 细微处,爱意浓浓。

爱在细微处

说起我的母亲,我不能说她给我的母爱是多大多轰烈的,她给我的母爱像是春天的雨,细细碎碎,一点一滴,渗入心底。

夜深了,我还在写作业,那暖黄的灯光照在白晃晃的纸上。母亲推开一个门缝,踱到我屋里来,焦急地问:“还有多少能写完?什么时候能睡?”,我便不耐烦地答:“还有一道题就写完啦!”我看着她焦急的面孔又说:“你要把这看成我以后的一种常态。”她看了看又忧心地走出去,关上门的时候还嘱咐说:“把头太高点,不然你眼睛的度数又要加深。”我听了更是不耐烦地无语。

她会给我端来一杯暖暖的水放到我桌上,有时是那朵朵美丽的杭州白菊提起洁白的裙子旋转在水面,有时杯中热水里漂浮着几颗逗人可爱的枸杞,又有时是一杯说不上有味还是无味清淡的普洱茶。我手捂着玻璃杯,一股股暖流从我冰冷的指尖向全身蔓延开来。她下班后回家,也会常常唠叨:“你去喝点水。”有时我感到不耐烦,便顶撞两句。当我钻进被窝是大多已十一二点,她进屋给我揉揉眼睛,记得是因为怕我眼睛太劳累了。做完这一切她的步伐随着门缝中慢慢变细的光亮渐去。

我又想起有一次我早起背英语课文的事,她也起来又是煎蛋又是洗生菜,我耳边嗡嗡地响着抽油烟机的声音。她做了一个三明治给我,半眯着眼迷迷糊糊地跌跌撞撞地递给我盘子,天气很冷,那热烘烘的早饭真是暖和我的肠胃了。她有时会很生气地告诉我,就算是迟到也要吃早饭,我不太在乎早饭的事情,觉得她很是无理,便生气地关上门上学去。

而在现在,在一个宁静的时刻,我一点点回忆,一点点体会,竟有什么晶莹的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鼻子也酸酸的了。那一天一天,一夜一夜,母亲给我的温暖那么微小却无处不在。我现在发现自己的身上其实一直有母爱的阳光照耀,而我却次次地不耐烦于她,想想真是惭愧。

或许真正的爱,不需要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而是时时刻刻就在身边,无微不至,不经意间像春雨洒落在心底。

爱在细微处

辛舒荣

指针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午夜十二点,窗外依旧狂风大作,吹得玻璃唰

3 唰作响,吹得杨柳一丝不挂。“嘀”指针终于对准了十二,夜深了,对面楼上零星的灯光也不见了,而我,依旧在看着一本本书,做着一道道题。灯光拉长了我孤单的背影。

看着这一道道难得几乎超出我智力的题,我的头都快炸了。但是,期末考试的临近,又有哪个学生不是像我一样,在拚命呢?屋子里冷得像冰窖,虽然开了空调,但是那已经年迈的空调所吐出的,便是和室温差不多的空气。我披上了一层又一层的衣服,但是手还是在不住地颤抖,牙也在打颤。丝丝凉意,将我的睡意彻底击败。此时的我,便很羡慕躺在被窝里的姐姐。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我好奇的回过头,看到底是谁会陪我熬到这么晚。看到的是和我一样披着一层又一层衣服的姐姐,她手中端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牛奶。

她微笑着问我:“还在学啊?”“嗯,还有一点没有复习完呢。”“呵,可真刻苦!”姐姐欣慰的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热牛奶放在了我练习册的旁边,对我说:“快喝了吧!补充一下能量!”望着姐姐因为连续几天熬夜而浮出的黑眼圈,我的鼻子酸酸的。本来是周末,可以好好补一补觉的,却因为我在复习,想要陪我,而又一次熬夜。望着姐姐转身离开的背影,我的视线渐渐的模糊了,又过了一秒,滚烫的泪珠穿过我的脸颊,滑落了下去。

一杯热牛奶,或许在这个物质极度丰富的年代,根本一文不值,但是,在这个夜晚,它却体现了它最大的价值。一杯热牛奶,我品尝到了它的醇香,更品尝到了姐姐对我的浓浓爱意!

爱,在我们生活中,并不是波涛汹涌,而是涓涓细流。爱,在细微处!

爱在细微处

初二(7)班 陆佳宇 在我的家族中,同辈的90后不知为何,单单只有我一个女生。于是家人便把所有的爱倾注到我这一朵儿“花儿”上,可是他们越是关心备至,我便越觉得自己长大了,不用他们瞎担心。这几日,他们好像把对我的爱从明处转移到了暗处,于是在每一个细微处都满满的塞进了爱。

那天晚上,班主任留堂让我们上自习,放学时天已如墨般漆黑,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青色的路灯照在地面上,使四周越发的寂静。刺骨的寒风迎面刮来,我连忙拉紧了领口,这样寒冷的天气,家家户户的窗户都紧闭着。抬头看去,意外地发现奶奶从窗户中探出了头,左右张望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我借着从家里飘出的灯光,依稀看到奶奶的的头发随风飞舞,我似乎看到

4 那一根根白发,被寒风压倒又倔强的挺立起来。那被压倒又挺立着的究竟是奶奶的白发还是奶奶的心呀。

奶奶多年前就患有老年性白内障,尽管积极的治疗了,可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又能看到什么呢?我三步并做两步冲上了六楼,推开了房门,扑鼻的饭菜香气和温暖迎面而来。我顾不得看一眼桌上的饭菜,冲到了阳台,把奶奶拖进屋来。用手轻轻捧起了她的脸——冰凉刺骨。我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仔细端详着奶奶的脸。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端详过这张与我朝夕相伴的脸,这张脸写满了慈祥与关爱。看到了我,奶奶的脸上像花儿一样绽放,我本想克制住心中的痛和眼里的泪,因为我已长大,不想让家人看到我流泪。但看到奶奶冻得通红的脸,泪水悄然划过了我的脸颊流到了唇边,咸咸的涩涩的酸酸的——五味杂陈。

现在回想起来,方才发觉,口袋里的一块儿糖,埋头写作业时不知何时书桌上多出的一杯浓香爽滑的奶茶,这一切并不是上帝的恩惠。这都是家人对我的无言的爱。从此以后我背起书包总是格外小心,生怕从书包的缝隙中把家人的“爱”掉了出来。

爱在细微处,温暖而又体贴。

爱在细微处

初二(六)班 韩心怡

雨中,公园里远处有一个亭子我便坐在那里。我望着对面湖中的莲,因有荷叶挡雨而盛情开放,小草有树挡雨而安然无恙。荷叶对莲如母亲,不是吗?……。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很急,刚才掉了两滴雨,转眼就下大了。我与母亲慌忙跑向这个亭子避雨。风吹着细长密集的雨,彷佛风带着雨雾在空中舞蹈。身上轻如蝉翼的衣服早已抵挡不住背后袭来的风。母亲怕我感冒,决定冒雨去对岸商店里买伞。

四周静的出奇,只剩下了雨声与她的脚步声。她身穿黑色的长裙出现在白蒙蒙的雨中,体态早已不如我记忆中的轻盈。她双手挡在头顶,脚踏着积水徐徐前进,我望着她,直到黑色的身影模糊不清而渐渐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凝视着亭轩的顶,发愣,……。

我想起了儿时的画面,画面重新一点点鲜活。秋初的早晨凉风习习,我两

5 手发冰,她默默不语,静悄悄地走进我的卧室,递来一杯牛奶。初冬的清晨,天气早如冰雪般笼罩,暖气还没供上来,每天清晨的此时不敢起床,只要手伸出被子,总会有刺骨的寒意占据全身。这时,我会看见已梳妆得整整齐齐的她给我递来衣服,帮我穿好。当时的我总想不到她每天早晨早起就是为了不让我受寒,给我递衣服、做早点。

雨打着一叶花瓣而落,人总会有一天而去,母亲总是把后半生留给自己的孩子……。白色的水珠在一点点变大挡在酸胀红肿的眼前,终是忍不住而流下泪来。

这时我看到雨中一把伞下,一身黑色的长裙缓缓走来,她把我拥在伞下担心地问:“没受凉吧?”泪水再次涌出,话却哽咽难说。

母亲,今世的恩,你该让我怎么去还。我们约定好来世让我做你母亲,照顾你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