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战略》读后感
初二 读后感 2390字 4225人浏览 喝7杯茶

1

还是没搞懂什么是战略

——《什么是战略》读后感

一、 内容概述

迈克尔波特指出近20年来,管理者一直在对生产率、质量和速度的追求,催生出大量的管理工具和技巧,比如全面质量管理、标杆法、时基竞争、外包、结盟、企业再造以及变革管理等。尽管很多企业的运营效益因此得到了极大提高,但它们却因为无法将这些进步转化为持续赢利而倍感挫折。渐渐地,几乎在不知不觉中,管理工具取代了战略。问题的根源出在人们未能分清运营效益和战略的区别。波特提出:运营效益不等于战略!

文章首先阐述了运营效益和战略的区别。企业唯有建立起可长期保持的差异化时,才能胜出竞争对手。创造卓越绩效是所有企业的首要目标,运营效益和战略对于企业实现这一目标都至为关键,但两者的作用方式不同。运营活动是竞争优势的基本单位。整体优势或整体劣势就源自企业的所有运营活动,而不是其中的某几项运营活动。运营效益意味着,在进行相似的运营活动时,企业比竞争对手做得更好。相比之下,战略定位(strategic positioning)则意味着进行不同于竞争对手的运营活动,或者以不同方式进行和竞争对手相似的运营活动。换言之,战略需要依赖于独特的经营活动。

运营效益上的不断改进,是企业获得出色盈利能力的必要条件,但通常不是充分条件。第一个理由是,文章以美国商务印刷业为例说明了运营效益的绝对改善,并没有给企业盈利带来相对改善。另外一个理由就是运营效益的改进可以使得竞争趋同,当竞争各方在质量、生产周期或供应商伙伴关系上互为模仿各自的改善做法时,竞争就变成了在同一跑道上展开的赛跑,无人能够胜出。最终,能留在市场上的竞争者,往往只是那些比其他企业维持更长时间的企业,而不是具有真正优势的企业。许多企业十多年间在运营效益上得益后,如今正面临收益递减的处境。

紧接着波特提出,竞争战略就是要做到与众不同。它意味着有目的地选择一整套不同于竞争者的运营活动以创造一种独特的价值组合。战略的实质存在于运营活动中——针对外部竞争对手,选择一套不同的运营活动,或者以不同于对手的方式实施运营活动。 波特在回答“什么是战略”这个问题之前,首先为定位下了定义。他提出战略竞争可以被视作发现新定位的过程。战略定位出自三个不同的基点,它们并不相互排斥,而是经常重叠。首先,定位可以基于提供某行业的某个子类产品或服务。他把它称为基于品类的定位(variety-based positioning),因为这是基于产品或服务品类的选择而不是基于客户细分进行战略定位。定位的第二个基点是满足某类特定客户群的大部分或者所有需求。我把它称为基于需求的定位(needs-based positioning),这和瞄准某个客户细分市场的传统概念相接近。定位的第三个基点是依据不同的接触途径细分客户。虽然这些客户的需求是相似的,但是接触他们的最佳运营活动配置具有竞争差异性。我

3

包含目标的成分更多一些,因为依赖独特的经营活动才能支撑战略,才能实现战略目标。)

2、战略就是要做到与众不同。(评:与众不同不就是差异化吗?战略就是使具有差异化。)

3、战略就是怎样定位。(评:既然战略是选择一整套运营活动,那岂是“定位”就可以实现选择庞大的运营活动系统的目标的?而且文中波特所言的定位,更多的是指市场定位,市场定位的范围要比运营活动窄许多。)

4、战略的实质是针对外部竞争对手,选择一套不同的运营活动,或者以不同于对手的方式实施运营活动。战略就是形成一套独具的运营活动,去创建一个价值独特的定位。(评:这句话的另一个理解是,战略是独具特色的运营活动的集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完全模糊了战略的含义,此时的战略更像是“成功经验”。)

5、战略就是在竞争中做出取舍。战略的本质就是选择不做哪些事情。没有取舍,就没有选择的必要,也就没有制定战略的必要。(评:制定战略肯定要取舍,这是无容置疑的,如果把竞争中的取舍都归为战略,那战略一词就显得过于宽泛了,因为组织几乎无时无刻不面临取舍。“定位”本身就是在“取舍”,“定位”与“取舍”存在包涵关系,而存在包涵关系的两个方面的内容是不能被并列的。)

6、战略是关于如何将所有活动整合在一起,即配称。战略就是在企业的各项运营活动之间建立配称。(评:波特所述的配称我更多的理解为协调和匹配,甚或是平衡,而管理的一项职能就是对各项运营活动进行协调,使其发挥系统最优的作用。战略实施需要管理但本身不是管理。搞好“配称”虽然依赖管理,但不宜把这些管理都囊括在“竞争战略”之中。如果这么囊括的话,恐怕“竞争战略”的内涵就过大了。迈克尔·波特在文章开始,就特别强调了企业的“运营”与“战略”的区别,在这里却又把“管理”与“战略”混淆了,实在令人费解。)

听了这些解释,不知有谁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战略”。恐怕很多人还是不明白。不是我们听不明白,而是迈克尔·波特说不清楚。

我认为文中存在故弄玄虚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嫌疑,比如说导致取舍的三方面原因以及三个层面的配称。取舍的问题我想是涉及到决策论里面的内容,而配称的概念其实在系统论里早就有详细的阐述,只不过波特在文章中用了不同的表述而已。

此外,文章中的一些表述欠妥。波特说“运营效益上的不断改进,是企业获得出色盈利能力的必要条件,但通常不是充分条件。”波特在后文中提出配称,试问运营效益的改进如果是采取了最优配称的方式取得的,这样就说明企业采取了有效的战略,那此时的运营效益的改进当然就是企业获得出色盈利能力的充分条件,如果推论不能成立的话,那么波特所说的战略与运营效益的区别就没有说服力了。另外波特还说“如果只有一个理想定位,那么企业也就无需战略了;企业的当务之急,就是发现并抢占这个定位,以此赢得比赛。”简而言之就是有了理想定位就不需战略了,这句话的逻辑缺陷在于,理想的定位难道不是战略吗?

所以,这篇文章,我更愿意把其称之为《波特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