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悲伤
初一 散文 1015字 63人浏览 海贝白羊

她们,为自己的孩子擦干第一滴眼泪,教他们学会飞翔;她们,束缚不住孩子的翅膀,用力将孩子推得更远,心里却满是心疼;她们,身份卑微,为了一份微薄的收入而兢兢业业地工作。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母亲。

以前听过一个故事,一个母亲与孩子的父亲不合,于是离婚,而她的孩子却以为之前的一切都只是谎言,从而憎恨她的母亲。每当母亲带着笑容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也只是更加过分的伤害着母亲的心,当父亲责怪孩子时,母亲只是笑笑说:“她还小,但她在长大。”孩子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母亲在孤独中,黑暗中,流了多少泪水。等孩子长大,母亲的心已被伤得千疮百孔。

妈妈是悲伤的,是卑微的。前几天我还和我的母亲吵了一架。说是吵架,还不如说是我一个人在吵,妈妈只是默默的听着,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一个人的。眼神里没有恼怒,更多的是慈爱与惶恐。看着想着,竟渐渐停了下来,红了眼眶。她们的身影并不伟岸,也是渺小的,她们也会悲伤,她们只是一个母亲,卑微的母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几个月前,我升入了初中,我想要读走读,不想一个人生活,而妈妈,却将我推的离她很远,她说:“你要学会长大。”初中的生活让我感觉很累,不管是“身”还是“心”,她只是淡淡的说;“这便是社会。”其实我知道,一个人在家的她,也许比我更孤独,但她仍选择让我离开这所我只是暂时歇息的港湾。渐渐的,我们彼此好像都发现我不再那么迫切的需要她了,许多事情我可以自己处理。我知道,她发现我离她越来越远,虽悲伤,却无怨无悔。

不知道你们是否看过这样一篇文章:

每次去逛超市,都会看到那个做保洁的女人,她也有五十多岁了吧,头发灰白,晒得黑红的脸膛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有几缕头发湿湿地贴在脸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一次,我上卫生间,正好碰到她,她的头垂得很低,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只看见她的两只粗大的手,捏着衣角不安地绞来绞去。那双手是红色的,有些地方裂开了口子,透着红的血丝。

她的对面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看样子是超市的主管,那人凶狠地训斥她:“你就不能小心点?把脏水洒在人家衣服上,那大衣好几千块钱呢,你赔得起吗?这个月的工资先扣下……”她立马急了,伸手扯住那人的衣袖,脸憋得通红,泪水瞬间涌得满脸都是。

她语无伦次地说:“我儿子读高三,就等着我的工资呢,下次我一定小心……可不能全扣了呀……”她几乎是在低声哀求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便是卫宣利先生笔下的:《那些卑微的母亲》。

是的,母亲是卑微的,她们并不伟岸,她们瘦小的身躯会渐渐老去,她们只祈求看到,孩子幸福的目光,这就足够了。

初一:赵曼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