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单车
初一 散文 6381字 1253人浏览 潇洒521你

作文一:

看完了王小帅的《十七岁的单车》。

郭连贵,一个农村来京打工的孩子,仅仅17岁。被快递公司招聘为快递员,并配发了一辆高级山地车。当然,车不属于他,只有当工资挣到一定程度,才归他所有。小贵画了很多“正”字,终于挣到了那辆车。可紧接着,车,被偷了。

阵痛之后,他求经理不要炒了他,他一定要把单车找回来——他在车上做了记号。他真“轴”,真的,每个人都这样说他,他要跑遍全北京去找回属于自己的那辆车!

可是几经周折,车落到了同样是17岁的,高中生小坚的手里。他家也很穷,他和他爸、后妈、一个继妹生活在一起。他梦想有一辆车,最终偷了他爸的钱,从黑市上偷偷买了一辆,当然,也就是郭连贵丢的那辆。因为那辆车,他在一帮铁哥们当中有了面子,一放学就玩车技表演;因为那辆车,他引来了一个漂亮女生的主动追求。

一辆车,承载着两个17岁少年的希冀。

最终,车被郭连贵找到了,他不善解释,只是一再从小坚那里把车一遍又一遍的“拿”回来,也因此挨了一遍又一遍的打。在他眼里,只有拿回那辆车,才能回快递公司上班;回快递公司上班,才能挣到钱。面对这样的“轴”,小坚和他的哥们先是把他当贼一样打一顿,后来真的愤怒了,最后知道了实情,都没辙了。毕竟小坚也是花了钱,毕竟对于他来说,车也很重要。 17岁的少年,凭他们的阅历和经验,最终商量出的解决办法是:小贵和小坚,一人骑一天。

可是,因为没了车,导致小坚的愤懑,导致二人关系的破裂,小坚的女友,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最终和一个车技更高的小黄毛双宿双飞了。小坚气愤之余,一板砖拍倒了黄毛。可正当二人交车之时,黄毛的那帮哥们追了过来,二人均被打昏在地……

小坚醒来时,发现黄毛的一哥们在砸他的车,都快砸废了。他终于爆发了,踉踉跄跄拿起砖,一砖将其拍倒,扛起已经变形的车,走上回家的路。 之前我曾以为小坚只是一个简单的城市高中生,贪图享受,要面子,于是讨厌他而倾向于小贵,以为车是他偷的,可是不是,原来在他的光鲜底下,却有着那么些故事,承载着的,同样是贫穷,同样是无奈。

同样是17岁的孩子,虽然有着城市与农村的差别,却同样随着生活的苦难。在“赃物归属”,这个最常见也最棘手的问题上,二人纠结,却难以寻出一个结果。没有对错,没有谁愿意主动放手,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维护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辆车,对于小贵,意味着工作,意味着一口饭,甚至意味着……未来;而对于小坚,与其说是一辆交通工具,倒不如说意味着梦想,意味着爱情,意味着独属于青春的,那份骄傲。

一辆车,将两个孩子纠结在一起,解不开,拽不断。他们无法相互理解相互宽容。面对这个问题,他们无法像成人那样理智的解决,也无法用更好的方式去平息。他们的想像力仅限于“一人骑一天”。

一辆车,承载着两人太多的东西。以至于当车的归属权发生争执的时候,他们不惜用暴力去解决,用肉体去维护——他们的能力也仅限于此。

一个意喻着现实,对理想的把握,对生存权利的维护;一个意喻着内在,对爱情的满足,对骄傲与尊严的幻化。

当最珍贵的物品面对抢夺时,曾经的我们会怎样?恐怕每一个人都不会主动向别人寻求帮助,也不愿那样去做。我们只能,也只愿用自己的方式去维护它保护它,无视社会的规则,无视周围人的眼光。甚至像小贵小坚那样,面对上司的冷酷,父亲的责骂,也在所不惜。

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把握住想把握的东西,大部分人都会失去或者擦肩而过,或者将那份执着的情感压缩进那个东西里,比如自行车。如果能真正而且完全把握,那叫“心想事成”,很少。社会是繁荣而冰冷的,没有人会施舍给我们。

于是,就有了《十七岁的单车》,一部看似黑色和压抑的片子,一部禁片(我猜,影片被禁是因为真实,是国家查禁的原因罢了)。

一部电影,是应该给人以美好与希望的。《十七岁的单车》中,美好倒是有,比如小坚得到潇潇之后,高兴的骑车顺风而行的情景,满脸的快乐与满足;再比如在小公园里,潇潇抬脸闭眼,等待小坚的嘴唇时,逆光下青春的脸庞,清纯可人,浪漫至极。

那么希望呢?希望在哪里?影片最后,小坚带着一脸鲜血和满身尘土,扛着完全扭曲的自行车,穿过漠然的人流时,我终于知道,这里就是希望。我相信,凭他的“轴”,他会过的幸福的。

整部影片,大部分出现的都是阴影里居民的面孔,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在写着“拆”字的砖房里开小店的,小坚的亲戚;整日无所事事,偷主人衣

服穿最后还卖掉的,嘴唇涂的红红的小保姆。在他们身上,还折射出了更多的东西,留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对,小保姆,影片中女配角之一,周迅扮演的,几乎没台词,却一直伴随着剧情的发展。刚开始以为她是被人包养的,整天无所事事用换衣服来打发时间的小情妇,结果不是,她只是个小保姆,而且还偷主人衣服去穿,穿了之后再卖掉;还有一个就是高圆圆扮演的,清纯至极的女孩潇潇。她主动追求小坚,甚至主动给过小坚一个亲吻自己的机会,也曾努力给过小坚以支持与谅解,可最终还是跟了黄毛大欢。我一直认为小坚没有珍惜她,虽然,他爱她。可最终依旧成了一个转瞬即逝的梦幻,如同一阵风。触动起每一个观者心底的那根弦。

青春终会过去,影片也终会结束。剩下的我们,独自面对自己的生活。生活中的美好,如一个个梦幻般美丽的肥皂泡一样,在灿烂的阳光下无可挽回的炸开。以至于我们习惯了失去,忘掉了曾经的理想,甚至真正的幸福来临时,都不会把握不知珍惜。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像小坚那样,扛起变了形的自行车,扛起自己的梦想,穿过繁华而冷漠的街头,走向自己的,未来……

强烈推荐电影《十七岁的单车》《花季雨季》《长大》《放牛班的春天》《天堂电影院》

作文二:

这是一篇很写实的电影,想到当年我十七岁年少不更事的场景,轻狂又脆弱的心。但总的来说,看完电影后让人感觉,生活在这个重压下社会的无奈,为了感情和物质方面而丧失了人的善良。

看了不少电影,常常对喜剧片和战争片,甚至是所谓的大片,看后不知所言,或者说知其所言,但不知其有何作用。这部片子简单而不乏对社会有讽刺之意,我们可怜着剧中人,可真正的造孽者是一个层层相压的体制,是一个“追求和谐”的社会!

这部电影有人很早就给我推荐过,当时不以为然,所以一直没有机会看。这次终于看完了,挺有感触的,心里似乎总有那么一样东西被紧紧抓住了一样。在百度上查了一下,原来这部电影刚上映那段时间被禁播了,细查一下原来是所谓的影响当时的“和谐”,不想多说,只是觉得真正的好片是为时代而作,为人民而作,而不是讨好那些无聊人的欢心。

一辆车,是他在那个城市生存的希望,虽然仍然是生活在那个城市的最底层,可是他很满足了。他不明白这辆单车对另一个男孩子的意义,他只知道,它是能令他在那个城市生存下去的唯一的希望,于是,他抓住那辆单车,紧紧抓住,不放手。少年的单车不只是单车,它是一个男孩的自信,一个男孩的希望。一个荷尔蒙在体内喷发的年龄,凶猛而脆弱,张扬而又自卑。一辆单车引发的血案即真实而又虚无。

因为一辆自行车让小贵和小坚两个看似不同社会阶级层面的人相识了,让我最为感动的是小贵和小坚交换车子的那个片段,就像是无声电影,背景音乐也很有感觉。最后小贵扛着车子走的那段慢镜头,和城市的人流和车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仅是为了很多人不看在眼里的山地车,他却需要付出那

么多。很深刻,想必也是反映了现实吧,想必当时的此片被禁也是因为把现实描述的太残酷了吧。不管哪个阶级都想把现实描述的理想化一点,幻想生活总是美好,牛奶加面包。

在电影中有一个镜头——痞子男们追着小贵小坚急速的穿梭于衰旧的胡同中,下棋的大爷们无动身色,巷头的大妈寻眼望去,仿佛看着一场和自己毫无关联的戏剧,孩子们看看大人后也一样冷漠,甚至连一点惊慌都没有。这是冷漠,是习惯后的冷漠。

如果大人们对待孩子不只是像对待孩子,而是像对待一个需要细心呵护关怀的成人,多一点换位思考的关怀,也许我们17岁的单车甜美多过伤痛。水泥森林中的我们练就一身不坏之身保护着自己,也伤害着自己。 最终还是被堵在死胡同里,任凭他歇斯底里的呼喊,那群人不会停手,他哭喊着,眼睁睁看自己生存的希望被砸得望稀巴烂,这就是社会,残酷到让人心碎。 第一次看见在影片中,北京显得那么真实,虽然我还没有去过,以前北京在想象中一直觉得应该是一个繁华的地带。影片中的北京让我看到的似乎就是身边的很多场景,看到了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双双漠然的眼神,这是由钢筋混凝土所包裹着的气息历练而成。

《十七岁的单车》,同样是青春,却是如此苦涩的青春。看着影片时心里一直有一种苦涩的感觉,然后回想一下自己的17岁,也许在我们十七岁时,每个人都有一辆单车,我们骑上它努力的蹬,拼命的蹬,在寻找着目标,你在寻找什么呢?

十七岁的单车,也许我们找不到了它的气息,同样有着放肆青春的岁月,或许,我们应该回想些什么。

作文三:

它给我们带来不仅仅是震撼,仿佛昨日,十七岁,原来有人这样走过十七岁。一部关于青年人的影片,也属于我们青年人的影片。它为我们展示了我们青年人身上却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东西——那就是执着,青春的执着。 《十七岁的单车》故事以“单车”为线索,它由一辆崭新的山地自行车开始,最终以自行车得支离破碎而结束。两个原本互不相干的青年人的命运就被这辆山地自行车紧密联系起来,来自乡下的小贵为了未来的城市生活而执着着,家住贫民区的城里人小坚为了朦胧的爱情而执着着,两人为了单车发生冲突,最终,两人为了维护各自心中的梦想而举起了砖头。

影片以小贵抬起已支离破碎的单车行走在北京的街头而结束。

从农村来的小贵是中国现代社会中千千万万名民工中的普通一员,他来北京打工,很幸运,他在飞达快递公司找到了一份职业,他的任务是骑自行车送快递,每单收费10元,等他挣够了600百块钱,就可以买下他特别喜欢的那辆公司借给他的银白色山地车。就在他快要挣够600块钱时,心爱的单车却意外被盗。由于单车被盗,他耽误了送快递的时间,回去要被经理辞职。为了这份工作,在他执着的、百般恳求下,经理答应了他,如果他找到丢失的单车,就可以继续在快递公司工作。于是,他开始在偌大的北京城内寻车。

这时,影片中的另一男主人公出现了,他就是小坚,他的家除了贫穷以外,还是一个重组过的家庭,他和爸爸与别人的母亲、女儿共同组成的。他

偏激、内向、敏感,在他心目中唯一的亲人只有他的父亲,而父亲对他买车承诺的一再爽约,让他对这位亲人失去了希望和信任。于是他偷了家里的钱,在二手车市场买了一辆崭新的山地自行车。有了这辆山地自行车,他就可和同学们一起玩弄各种车技,同时,这还会博得女同学潇潇的欢心,进而喜欢上他。潇潇确实对他产生了好感,他们约会,有了独处的时间。就在小坚将要亲吻潇潇之时,小贵发现了他的车,他推着车拼命地跑,但最后,在小坚同学的帮助下,小坚还是把车要了回来。

小贵丢的只是一辆单车,在城里人的眼里,车只是一件交通工具,丢了只会造成不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在小贵的眼里,单车就意味着他的工作,车丢了就意味着失去工作。为了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他不顾一切要把车给找回来。而在小坚看来,有了车他才能有美好的爱情,贫困的家庭不可能出钱给他买一辆新车。两人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都执着地想拥有那辆自行车,互不相让。两人都执着的认为拥有了那辆山地自行车,也就拥有了梦想。于是,在自己不能取回单车的情况下,小贵来到了小坚家和小坚父亲进行交涉。然而,即便是挨父亲的打骂,小坚也绝不放手。他们都各自认为车是他们自己的,最后,小贵还是把车骑走了。小坚没了车,他不甘心自己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他又召集了几个同学,他们在街上堵上小贵。虽然遭到小坚他们几人的毒打,但小贵死也不放手,车对他来说是何其重要,车是他立足城市的根本。在这种局面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两人只好达成一个协议——两人各骑一天。这样,他们的梦想得到了维持,两人达成了某种默契,每天早上在一个固定的巷口交换单车。

直到有一天,小坚发现他的梦想快破灭了,他喜欢的潇潇不再理他,喜欢上地痞子大欢。为了维持他的梦想,他拿起砖头砸向大欢,然后急忙逃跑。此时,小贵正在巷口等着单车,小坚把车交给小贵,这时大欢带着他的朋友们来追小坚。小贵只好骑着自行车跟着小坚逃跑,明知道往里跑是一个死巷子,但他俩人仍执着地逃跑。最后,他们无路可走,遭到了大欢他们的毒打,单车被砸个稀巴烂。这时,出现了有趣的一幕,纯朴善良的小贵忍无可忍、拿起砖头砸向使劲砸他单车的家伙。而后,他抬起支离破碎的单车消失在了川流不息、交通拥挤的北京城。

十七岁,我们都曾有过的年龄,我们也曾有过属于我们十七岁这个年龄的“单车”,而每个人心目中的“单车”都是不一样的。十七岁的时候,我们有过幻想、冲动,也有过迷惘。看完《十七岁的单车》,我们会发现我们还曾经执着过,为心中某个不切实际的梦想执着着。我们已走过十七岁,但是,青春并没有离我们远去,我们应将执着进行到底……

—浅析影片《十七岁的单车》的主题

讲述成长的故事几乎已近习成一个创作母题,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导演都在用自己独到的目光演绎成长的故事。而影片《十七岁的单车》正是王小帅用自己独特的目光对成长故事这个创作母题新的演绎。表现了一种被权力压制下的残酷的青春。剧照影片《十七岁的单车》讲述了外来务工人员小贵和城市居民小坚因一辆山地车而引来的诸多青春琐事以及他们为解决这些事情而做出的种种举动。在影片中,王小帅借飞达快递公司经理的话讲出了山地车不再是一种便捷的交通工具,而是一种资本和权力,是农民小贵融入城市生活,为公司赢得良好信誉的资本,更是小坚在同学们面前表现炫耀自己的权力。

小贵作为一个农民工,似乎已经注定了他与城市的格格不入以及他的残酷的青春。而王小帅添加了一个具有城市户口的主人公小坚,更是讲述了小坚的残酷的青春,这显而易见地指明

了主题:无论你在哪里,你的身份有何不同,你的青春都是残酷的。在影片里王小帅更是对造成这种残酷青春的原因做了深入的探索,但是这个原因不再是《青红》中表现的不同文化的悲剧,而是一种权利压制下的必然结果。在小贵的世界里,公司、工作。山地车,城市人俨然成了权利或者制度的隐喻,它们压制着小贵的一切,稍出差错他们都可以使小贵的生活遭受沉重的打击。影片中强调的一个事件让我记忆犹新:小贵在找张先生的时候被服务员糊里糊涂地洗了澡,洗完之后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我没钱”,这完全可以说是一个黑色幽默,导演用一种无奈嘲讽的态度表现了农民工与城市的格格不入,表达了小贵的残酷的青春。在小坚的世界里,山地车是一种令人羡慕的资本,有了山地车他才可以融入同学们的生活,他才拥有了自己心仪的女朋友。父亲这个作为正直人物代表的形象一再的改变自己的承诺激起了小坚内心深处的叛逆,他开始怀疑整个世界,他拿走了父亲的500元钱去二手市场买了山地车,他想用自己的行动实现诺言,殊不知,他是在挑战这个规范着社会的制度。在制度面前,小贵和小坚都曾努力过,都在挣扎,但带给他们的却是权利对于他们的严厉的惩罚。 影片中一个突出的亮点就是女人这个道具的恰当运用。导演把潇潇的恋情依附于权利作的恰当的转移,更突出了权利与制度在青少年的心中的地位,也突出的强调了权力作为形成残酷的青春的原因的重要性。影片中与小坚产生矛盾的潇潇毅然选择了车技高超的男孩作为自己的伴侣确切的体现了这一点。

在观看影片的《青红》的时候就已经很佩服王小帅的台词功夫,《青红》的内向性格更是表现文化冲击下的青春悲剧的重要选择,外向性格的人在遭遇青春曲折的时候会悉数倾诉于他人,而内向性格的人们的选择更会有无声胜有声的妙处。《十七岁的单车》中王小帅相同的采用了这个选择。本人认为此处是王小帅导演一个细心却又极其重要的意图体现。

也许王导的青春经历了太多的残酷,遭受了过多的曲折,能拍出如此振奋人心、勾人回忆的电影,镜头与构图以及音乐的娴熟运用以足可以证明王导的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