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与黑》有感
初一 读后感 2068字 580人浏览 qinghan21

读《红与黑》有感

我的梦想,值得我本人去争取,我今天的生活,绝不是我昨天生活的冷淡抄袭。

——题记

题记这句话,是我在阅读《红与黑》时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也是看上一眼就爱不释手的一句话。

花了大概一个星期,读完这本书,想写点什么,却又觉得这样一篇巨著并不是我的一点拙见就可以完满述说的。

但是,今天,我还是尝试着说点什么给你听。

第一次听到这本书的时候,只记得当时的朋友说,主人公于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当时年少,未曾多想,直至今日,才明了当时为何提起。当然了,这都是题外话。

“雄鹰不时在他头顶上的绝壁间飞掠而出,在长空悄然盘旋,划出道道圆圈。于连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跟着鹰转。稳健而有力的搏击,令人震慑,他渴慕这种力量,渴慕这种孤高。这就是拿破仑的命运。日后,他会是他的命运吗?”

这一段话在是整本书中我觉得最能涵盖主人公于连心性和欲念的话。于连出身贫贱,却不甘平凡,时常以拿破仑自比。他一心想要飞黄腾达,对故乡也深恶痛疾。在法国那个权贵掌权时代里,他这样的人注定是要以悲剧收场的。

而于连与贵妇瑞那夫人的那段情,不过是开启他对贵族上流社会的一扇门。书中有一个细节揭示了这位悲剧人物的爱情和野心之间的冲突。于连藏有一副肖像,瑞那夫人一直以为那是于连的心上人,不甚悲戚。事实上却是拿破仑的肖像。一个能感知世事、自我孤傲的男人心中对于事业的野心占据了一大半,而爱情不过是一种消遣和娱乐。虽然《红与黑》是一部政治小说,但作者司汤达却是一个描绘男女爱情心理的高手。书中所描写的男女之间爱情观的差异令人拍案叫绝,时至今日,亦适用。瑞那夫人是于连的初恋,让他能够初尝爱情的欢愉与心酸。而与贵族小姐玛蒂尔特的爱情,则是他进入上流社会的垫脚石。当然,他们之间有一份相濡以沫的感情,但在我眼里,他与玛蒂尔特的爱情又掺杂了太多的阴谋和现实。这也是一种现实的写照。

言之初,政治才是《红与黑》所批判的主题,书里那份对政治的阴辣嘲讽,道尽了那时代法国权贵的肮脏嘴脸。所谓官官相护道貌岸然,书中比比皆是。出身低贫的于连一方面对这样的局面厌恶至极,一方面又心生无限向往。内心的那份纯净梦想也沦为尔虞我诈的牺牲品。他渴慕拿破仑那般的丰功伟业,他渴求万人钦羡的至高地位。在看破了无尽肮脏的政治局面后,他的渴望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持续增强了。历史是个车轮,重复着同样的故事,那种与世界为敌的思想不断的被升华,被指引,掺杂着血泪、遗憾、迷茫。一个个为理想奋斗的青年俊彦,一个个奋不顾身投身社会熔炉的年轻身影,都是书中所想要表达和刻画的形象。

也许在今日,社会背景不同那个时代,不宜生搬硬套,但于连精神永存。他没有宗教信仰,却为了打破对立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尽管他也曾混迹江湖,有着一副狡诈与虚伪的面孔,但那是不得不傍身的手段和武器。我们都知道,最后的最后,于连没有成为他梦寐以求的人物,倘若他成了,他会变成他曾经对抗过的那些人吗?无从知晓。所以汤司达觉得于连不得不死。现在的社会充斥着对立,嘲讽与鄙夷。鄙视链环环相扣,逻辑严谨。由财富和权势筑就框架,由虚伪和贪婪填补血肉。当一些人痛骂那些处在对立面的人的时候,他们只是永远没有机会成为那样的人罢了。就好比书中的瓦勒诺,曾经和于连拥有同样的出身,但最终的结果却不同,由此看来,于连是有机会成为他野心里迫切想成为的人。有人言瓦勒诺出于嫉妒而杀害于连,这不可否认,但我想更多应该是他在于连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才急于将他掐死在蜕变的边沿。正如前言所提到的那群人,当他们有机会成为他们痛骂的那群人,他们定会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舍弃拥有的一切,当完成阶级换血后,又会回过头来痛骂曾经和他一样的人。倘若时间线可以展开,你会发现,现在的他,用尽一切办法不让过去的自己过来,而过去的那个自己用尽一切能量痛骂改变以成为现在的他。

无限的色彩给予的是无限的可能。它更像是一面镜子,反射着一切的可能。 而红与黑,仅仅两种颜色,可能囊括了世间一切的浮华与虚妄。

于连,是我读过的最孤独的人物。他的内心深处,一切都是被怀疑,被鄙夷的对象。那两位深爱他的女人奉献上了她们最纯真的爱情,而他却把它当作是对自尊的践踏,亦或是征服的宣泄。在当时的那个法国世界里,于连是可怜的,一个有才华,有学识,有能力,有野心的人,他的命运本不该如此,他应当得到爱情、名誉以及财富。然而卑微的出身,贵族的蔑视,幻灭的爱情,孤傲的自我,这一切造就了他扭曲的人格。他敏感多疑,也曾时常感到绝望,对人性更多的是鄙夷。想想,若出身贵族门阀,他的人生或许会是另一番景象吧。

可跳出小说的世界,回到现实,于连又是虚伪的。一个自卑到极点的人,一个妄想者,一个冲动不顾他人的人,他搅动了周边的生活,造成了别人的伤害,他自私的为了自己毁了别人,他应该上断头台的。

但是我是欣赏于连这样的男人的,他懂得如何运用别人给予的机会,懂得如何去适应周边的环境,懂得如何去操控别人的思想,懂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搅动所谓的“阶级”。雄鹰般孤傲,对未来有无限野心,也甘愿奋力追逐,他是成功的也是勇敢的,但却是可悲的,可悲于他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