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和平(陈良昱)
初二 散文 1263字 53人浏览 Tideliya

战争与和平

陈良昱

“钢铁般的勇士们,把侵入我们祖国领土的所以德国人——占领者一个不剩地消灭掉!”斯大林站在海边,任波涛席卷心头。苍凉的战争,无奈的战争,凄美的战争......

在斯大林格勒城墙上,一群战士挺立在寒风中,坚持着不倒下。德军的突然袭击,令他们那最后一点幻想,也全部破灭。

“奇怪,德国人与我们不是签了条约吗?怎么还是进攻。”一个小兵面朝长官,睁开那童稚的眼睛,缓缓问道。“凑近些。”长官说道。北风中,胡须也冻得抖了几抖。“这本来就是个错误,当然会走向错误。”小兵摇着头,不理解。“别多想了,战争在即,应当集中反击。”他拿来一根烟斗,静静地抽着,任凭烟花四散,感到一阵违心的愉快。

“报告,城外德兵是寻常部队,没有装甲部队。”“哦?”刚被委以重任的戈尔多夫站起身来,惊诧起来。“是的。据说希特勒将重兵调走,分散了兵力。”渐渐地,一股难言的蔓延在他这个军官心头。“传令下去,给我打!严奉斯大林命令,将胜利的苗头一步步扩大!”随着那个消息探兵脚踏着雪一步一步走远,他仿佛看见胜利在地平线上正缓缓延伸。

壮志在胸的希特勒,此刻正躺在座椅上料想着部队的顺利进攻、步步凯旋与得胜归来。“那时,整个欧洲都是我的!”野兽的性情把空气,仿佛都被迫点燃。“报„„报告„„我军„„前„„前线遭„„到顽强抵抗,节„„节败退!”以往应该愤怒的希特勒,此刻却瘫了

下来,像一头无力的雄狮般躺在座椅上。

朱可夫有了副最高统帅的头衔,便雄心勃勃地开始进攻。双方相持不下。“我们应当巷战。”巡视士兵时,他偶听到一小兵对另一小兵耳语。“你说什么?”“没„„没什么。”“大胆说出来,巷战是吧。”“很好,回去吧,我给你封赏。”朱可夫兴奋地说道。天气严寒,苏军战争不休,以包围方式给予德军一次次打击。

伏尔加河上飘着雪,厚厚的雪。德军已经意志不坚,逼迫与催促成了反动词。苏军把德军的最后一兵一卒打完,终于使希特勒败退。

军队凯旋归来。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走到斯大林格勒,不由得奇怪地停顿下来。他们不认得这个地方。到处是破败的房屋,断垣颓壁不计其数。雪花盖在屋瓦上,加速了它们的破亡。成群的人站在街道上挥舞着胜利的苏维埃旗帜。没有了往日的繁华,车马、工厂,一切都神秘地消失了。一些士兵已经哭了开来,咧开嘴不顾他人的眼光,失声地宣泄着。朱可夫向后扫视了一眼,说:“别哭。丢了我们苏联的尊严。”可不过一会儿,他也抖动着弹性的胡须,呜呜咽咽起来。华西列夫斯基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几下,突然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那是斯大林。

斯大林强忍着痛楚,说:“你们都不错。是苏联的好战士。”说罢,调了头看那天上的飞雪。

他的目光,成为千古一瞬。

这是二战的一瞬,战争造就了短暂的一方和平。每一次战争化为和平,代价都是巨大的。战争与和平,如此矛盾,又不可分离,不可

避免。

“永远不要忘记,直至上帝向人类揭示出未来之日,人类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与希望。”战争的教训,也收录在和平中。

也许战火已平止,但我们还未取得最终的和平;在你蓄意要破坏和平时,请想一想,现在的一切和平,是花了多少战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