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清明
初二 散文 825字 128人浏览 lsywm521

那些轻轻离去的亲人们,在这个节气里,跟我们重逢。所有的历史和传说,就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生命的起始和完整,只有雨能说得清。

春风吹绿山坡的时候,清明到了。

所有的节气中,惟独清明,不可回避的让人感伤。清明与雨有关,与泪有关,与疼痛有关。清明是清瘦的,甚是凄凉的节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令正值阳春,草绿大地,燕子衔泥,天地一派祥和。在春意盎然的季节,面对这个节气,心中充满了敬畏和肃穆。

清晰的记忆里,细雨纷飞的清晨,乡亲们准备了祭品,手里拿着镰刀锄头,默默无言的走向先人的坟园。一年中,从春到冬,他们都在忙碌着农事和生活,只有这一天,全都放下手中的活计,满心虔诚的走近先人,将荒芜一年的坟茔整修一翻,寄托缅怀和哀思。

我也并不例外。小时总跟着父亲,在他的指点下,记忆哪座坟里是哪位先人。那时心里对坟墓充满恐惧,加之先人年代久远,也无墓碑,所以也一直未曾分辨出复杂的脉络关系。我只知道,父亲让我记住的那些不起眼的坟茔,与我有关。这么多年,当鲜花开满山冈,清明随细雨到来,我站在山坡上,看着高低不平,大小不一,新旧明显的坟墓,心底总会阵阵疼痛。这些与我陌生于另一个世界的亲人,牵动着我脆弱的神经。他们正安息于村子里不同的山坡,就像活着的我们,住在村子里不同的地方相互守望。也是在每年的这个节气,我会随着春风的召唤回到村庄,从这个山冈到哪个山冈,与我遥远的亲人们对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只我的亲人,还有我的父老乡亲,每年都有人轻轻离去。山坡间出现了新的坟茔,就像山脚下谁家盖上了新房一样。这些都是村庄的部分,不曾从我的生活中远走。前年的时候,村庄里年龄最大的三位老人都去世了,我一下子感到自己老了许多。他们像是村子里三棵古老的树,相继倒下了,村子里就没有了历史和传说,村庄顿显空洞,一点也不厚实。我也越来越感觉到,这些山间的坟冢,离我愈来愈近,以不可抗拒的亲切,主宰着我混乱的情绪。

我必将属于这里,在冷雨敲打大地的季节。清明雨上,泪拆两行,把怀念的歌声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