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女孩马振丽
六年级 散文 1300字 30人浏览 沙漠前头为绿洲

对于家住湟源县大华镇池汉村的马振丽来说, 那张贴在村务公开栏里很不起眼的招工信息, 成就了她日后追逐梦想、放飞心灵的命运交响。

“我家是中医世家, 父亲在县城开了家诊所。也许是受家庭的影响, 完成高中学业后, 我便考进了青海省卫生学校, 学习护理专业。2004年7月, 我大专毕业, 因为当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就在父亲的诊所里做了近一年的药剂师。”

“我是一个比较自闭的人。在父亲的诊所, 我学的专业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还得重头学起, 自然心里不是个滋味, 跟父亲闹别扭是常有的事。一天, 我无意中看到了县劳动就业局张贴的招工信息, 说苏州市急需护理人员。我觉得自己是学专业的, 应该没有问题, 便抱着侥幸的心理报了名。可是, 等了整整三个月, 一直音信全无。”

“就在我快要忘掉这件事时, 县就业局通知我和另外9个姐妹参加转移就业前的培训。说实话, 我长这么大, 还从未出过远门, 这一来, 我心里可就七上八下的没个谱了。后来总算想通了:如果招工单位真是在骗人, 就当是去苏州旅游了。2005年6月, 我带着身份证、护士职业资格证、上岗证, 来到了苏州。”

马振丽, 这个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 就这样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漂泊。在苏州, 她初来乍到, 举目无亲, 和当地人无言以对; 在平江医院, 她因联系未果, 被拒之门外; 在仁爱诊所, 她因扎针技术不过关, 遭到病人的横眉冷对; 在金山门诊, 她又因不满待遇, 炒了老板鱿鱼„„对环境的不适应, 让马振丽突然间发现:除了还能给家人打打电话外, 自己干什么都不行, 她觉得自己的前途是渺茫的、模糊的、不确定的。

“现在回想起来, 还得感谢这次意料之外的出行, 能让我有机会实现我人生第一次也是重要的一次就业。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我相信, 任何人只要够幸运而又坚韧, 就不会任由理想的泡泡在青春的浮华中随风吹起, 最后又瞬息破灭。奔跑在城市间, 累也罢, 苦也罢, 我相信只要让梦想像每天的朝阳一样冉冉升起, 那么等到老得不能再老的时候, 内心会比任何人都富有。” 今年的4月1日, 在他乡的徘徊、冷眼、歧视中顽强成长起来的马振丽, 在无锡的三甲医院虹桥医院正式做了一名外科治疗室的护士。除去能拿到可观的收入外, 马振丽的业务水平也是大有长进, 不光病人点着名要她扎针, 而且她还对外科手术器械了如指掌, 工作中独当一面不成问题。更重要的是, 她对护士的内涵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病人的需要就是最大的需要, 关心、爱护、尊重和理解病人, 是一个护士必须具备的职业素质。

“其实再次爬起来, 我也没有把握这次的努力能否成功, 因为之前有太多次失败的经验。我只能告诉自己, 再一次努力去尝试, 同时做好失败的准备。今后吧, 我还想考托福, 争取用五年时间拿一个国际护士资格证。这样, 就可以去我向往的美国看看, 到我敬仰的‘提灯女士’南丁格尔的家乡去走走。”

在流动中获得的发展, 也许是最大的发展。告别了在江南古镇苏州打工时的那些日子, 马振丽在钟灵毓秀的无锡又重新找回了自信, 并且获得了掌控自己命运的力量。在一个接一个的人生规划中, 她正做着“定位”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