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 选择活着
六年级 读后感 1965字 176人浏览 QSY帅帅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 选择活着 文/羽盐 大师李安的电影柔软细腻,娓娓道来。你完全不能从一般概念的电影去速读他的影片,必需慢品,静下心慢慢地看。从《喜宴》到《断背山》,从《推手》到《卧虎藏龙》,大部分时间里, 他只是在讲故事。讲故事的人似乎鲜有情绪起伏,然而故事的高潮之后,正待完结时,你才觉出其中的意味已入心底。像平静的海面下蕴藏着美丽的星空,或暴风雨的脸。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前奏说的是派的成长,姓名、父母、动物园、老虎等等。派的讲述缓慢得有些过分,就像那个急躁地追问又追问的记者一样,我不停地低声自语:怎么还不去海上漂流? 当动物上了那条必然覆灭的货轮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暴风雨的夜里,猩猩、老虎都跑出了笼子,纷纷游到海面上,和派争抢着唯一一条救生船。在动物间的弱肉强食后,剩下了老虎和派。 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池塘一样平静的海面上,鱼群在天堂般的水中游弋,食人岛上满满当当的狐獴,夜晚的水中倒映出天籁的星空„„这时的李安,给我们说的是一个童话。 派年少时,他的父亲说:科学几百年来帮我们认识到的东西比几千年的宗教都多。父亲是一个曾被科学医治和救命的唯物论者。派的母亲是宗教的追随者,素食。派信仰三个教。 派的母亲很贴切地解释了这个状况:他还在选择。 这时的重点就不再是信什么了,只关乎如何选择。 真实的海洋漂流记里,派选择了活着。信仰是有所坚持。派曾虔诚地信奉三种教义,甚至吸收了宗教和父亲的科学观,好在,他把所有坚持融合在一起,提炼出自己的法则,生成一种新的信仰。 影片中被谈话不断强调的信仰,是一种排斥在电影之外的无法忽视的枯燥。这其中的一句对白,说明了一切:神让你在劳徒中行走时,你应当跟随,不必怀疑地跟随与坚持,当你在疲倦不知时,他会给你停留休息,之后便将继续带领你。 也许,这部影片的前半段,就是信仰被信仰的坚持。臆想一下,或者是李安借此排除掉了他不喜欢的那类观众。 选择在无论何时都是双向的。哪怕信仰。当你坚定的信仰将你抛弃时,你会如何选择? 一定要回忆漂流记的那一段话。李安的海面上也许有三个故事。第一个故事里,派侥幸落在救生艇的舱盖布上得以生存,与他同处一艇的还有一条鬣狗、一只断了一条腿的斑马、一只猩猩,以及那只本该叫“口渴”却有着一个人名的老虎。故事里鬣狗活吃着斑马,咬死了猩猩,老虎又杀死并吃掉了鬣狗、斑马和猩猩。接下来这个少年在海上求生的漂流记,大部分都是如何对付老虎的故事。 第二个故事里,救生艇上有一个性格暴戾的厨子、一个断了腿的水手、还有派和他的母亲。厨子先后杀害并吃掉了水手,然后又杀死了母亲,最终派忍无可忍同样杀害并吃掉了厨子。第三个故事里,派就是第一个故事里的那只老虎。 李安把第一个故事描绘得极为精美,对第二个故事吝啬到一个镜头都没有。第三个故事则是一种类似臆测的隐喻。他把残酷的现实严密包裹起来,层层伪装和修饰,化身成一个信仰递给自己和大家。宗教信仰者从中看到神的力量,无神论者从中看到对神的否定与稀释。 作家和保险公司相信了第一个故事;派本人无法释怀的是第二个故事;至于第三个故事„„个人以为,第三个故事大约是很多听完第二个故事的人,会在脑海中刹那间掠过的一个阴影。至于真假,派说得对,这取决于你相信什么。 李安用这种极度不均衡的叙事手法强调信仰的力量,却最终把选择权出让给观众。他打开了几条路,却避开终点设置。每一个人在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时候,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选择权不再取决于故事的解读,而是取决于观众的内心。就像派不停地问那个记者,你相信上帝么?如果你相信我的故事,你就是相信上帝的。 李安曾经在自传中写道:“恐惧鞭策我不断地求改进,因为没有比恐惧更强烈的感受了。”儿时的派接受的第一个恐惧就是那只生生拖走一只活羊的老虎“口渴”。 也许派曾是那只羊。但之后的一切都变了。派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那只老虎。 这部影片里被广大影迷膜拜的深海蓝天幻境篇,在李安2009 年的《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中我曾领略过。如果说那部片子的幻境是迷幻视觉里一百多

万朝圣的年轻人在音乐高潮中的幻象,《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李安干脆省略了药物致幻的视觉引导步骤,直接进入思维幻境,将他的想象力发挥到了海天一派的壮观。 不得不说的是,李安为了将残酷的事实不动声色地刻进他的幻境里,前半段,也就是我和影片中那个记者不停追问的那些前奏,是必不可少,也是拖沓冗长的。以大师的功力,他也许完全可以把节奏感调整一下。 that´s it 《定罪》 故事是真实事件的改编。事实上,这个故事我们已经听过很多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