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云
初二 记叙文 766字 166人浏览 甘肃移动刘

也许是小时侯舔多了棉花糖,也可能是当宝宝时抱软绵绵得白熊布娃娃多了,在不知不觉中心里融进了对轻盈柔软的云的想念,丝丝缕缕地凝结着。

在大约1岁吧,白皙的小手就能握着红绿相间的铅笔在白纸上涂鸦,在毫无束缚的世界里大胆地描画着水汪汪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蔚蓝的天空中那一团团毫无杂质的云是我笔下的经典。小时侯的脑里尚未输进知识的影子,用自己梦幻般的想象构造着不同形状的云。也许云的形状简单多变,《老夫子》、《读者》上,都被胡乱地涂上了颜色,歪歪扭扭的线条圈画出重重叠叠的云层,映射着幼稚的晨光。

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会写“云”字了,简简单单的几划笔画,不知什么时候在小手下重复了多少遍,笔杆旁大手握着小手,颤抖着,正规地写出了一个端庄秀丽的“云”。幼稚的小手最终摹写了一个倾斜的“云”字,伴着花般的笑脸。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年一年,温暖的大手揽着柔嫩的小手去了不同的风景名胜,天真的大眼睛从此包罗了许许多多各不相同的云:海南岛上在炎热天空中独自沉睡的“鱼儿云”;桂林漓江中,倒着的团团“棉花云”;玉龙雪山半山腰环绕的卷卷“海浪云”……在空空的思想中堆积成独特的一类,化成千万缕阳光洒向青葱的心田。

于是,在我睡觉时,总会不由自主以为,手中怀抱着的是晴空里的一团白云,软绵绵而毛茸茸,其实那只是一个圆形的白枕头。而在我写作业时,从不厌其烦地擦拭着光溜溜的白纸,因为,手上抓着的一块白得陶醉的方形橡皮,在我心中是那一条条游动的云丝。

雨前雨后的云依然美,暗淡的灰色在风中向四面八方散去,夹杂着大雨的壮美,或是闪电的威严,云在天际沉默。难道它不像雨雾朦胧中烟囱上升起的缕缕炊烟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啊!为何人类只赐予了你这么简浅的名字?云,永远是不渗进任何杂质的。“云”,短短的几笔,就使我的童年充满色彩平缓坦然的呼叫恰好衬托出你的柔媚。

云,我纯洁的梦,洒下柔和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