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中的母爱
初二 日记 3200字 538人浏览 vicky纳美

(一) 地震中的母爱

地震,人类的浩劫,这些天

一直在撕裂着我们每一个华夏儿女的心,那些灾后余生的人们,面对着自己亲人的离去,家园的被毁,他们的眼在流泪,心在流血,不仅这样,他们还要随时面对时刻存在的余震,山体滑坡和山洪的爆发等诸多的灾难,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和环境啊,虽然我没有身临其境,但我还是在诸多的煤体上看到了那一副副揪心的画面,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多年以前的又一次人类空前的灾难--唐山大地震。

那一年我八岁,残存的记忆

让我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虽然,我所说的怕,只是那种气氛渲染下的恐惧,幸运的是我并没有亲身经历到这场劫难之中。 唐山距离我所在的地区有一千多公里,中间时隔两个省,但那次地震的余波还是波及到了我们黑龙江。

记忆中的一个深夜,我被妈

妈从睡梦中喊醒,当时好象是后半夜,但我不知道是几点,妈妈对我们说:“快穿好衣服,一会儿有可能要地震。”那时的我并

不知道地震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地震的可怕性,但我还是在大人们那庄重的目光和神色中读到了恐惧。

广播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解放军进行曲》,这些平时很催人向上的乐曲,此时听起来却有说不出的恐惧。家家户户都做好了临战前的准备工作,穿戴整齐,严阵以待,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恐惧顿时袭上我的心头,使我深信地震真的是天塌地陷,可怕之极的事。

妈妈对我和三岁的弟弟说:

“一会儿如果你们感觉到房子在晃,马上往外跑,如果跑不出去,就躲到炕沿的下面,这样,房子倒了就不会砸到你们了,记住,速度要快,知道了吗?”

我家的炕沿是悬空的,就是

在火炕的外面又加出一块厚厚的木板,如果我和弟弟紧紧地贴到下面,是可以放进我们两个幼小的身体的,这个位置是妈妈当时所能想到最安全的地方了,望着妈妈那切切的目光,我问:“那你和爸爸躲哪里啊?”妈妈说:

“你爸爸要管你妹妹的安全,不用管我,我就做在炕上,不躲了。”望着妈妈和她怀里只有一岁多的弟弟,我仿佛有种马上就要失去妈妈的感觉,但我不敢哭,心里既害怕又为妈妈担心,是啊,当时的我还是个孩子,又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泪眼婆娑地等待着那可怕的瞬间。

那一夜,我们惊慌失措地坐

到了天明,此后的几个夜晚,我们都是合衣而眠,爸爸妈妈也不敢放心地去睡,总是提心吊胆地听着什么动静。每天的夜晚,各

家各户都在书桌或窗台上放上一个倒立的空啤酒瓶子,一但听到瓶子倒下的声音,好迅速撤离。家里和学校的窗子上也都贴满了“米”字型的纸条,慌慌数日后,幸而有惊无险,但我至今回想起来还是感动于妈妈在最危急的关头,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们,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那一刻,八岁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母爱的伟大。

几天一直在看有关于四川

5·12地震的报道,其中有两条这样的新闻: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

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还活着!”。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

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

手机屏幕,手机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下面同样是一则很感人的新闻: [5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塌的民宅,数十救援人员在奋力挖掘,寻找存活的伤者。突然,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一名年轻的妈妈双手怀抱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蜷缩在废墟中,她低着头,上

衣向上掀起,已经失去了呼吸,怀里的女婴依然惬意地含着母亲的乳头,吮吸着,她还活着,红扑扑的小脸与母亲粘满灰尘的双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一个幸福的场景却让人们产生无法抑制的悲恸,在场的人无不掩面而泣。]

我无法想象,一个死去的妈

妈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喂奶,从母亲抱孩子的姿势可以看出,她是很刻意地在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在临死前,她把乳头放进了女儿的嘴里,读到这里,泪水

再一次地模糊了我的双眼,情不自禁地为这位母亲而落泪,这就是母亲的爱,它每时每刻都存在于我们的身边,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感动。

母爱之所以是伟大的,那是

因为它是人类史上唯一不掺杂一点杂念和虚伪成分的,最朴实,最纯真的情感,世界上任何的情感都比不上母亲对孩子的爱,而今望着那些在地震中痛失儿女的母亲们,我想,如果可能的话,她们会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逝去孩子们的生命,为了

孩子,母亲可以牺牲掉自己的一

切,包括生命。

这就是生我们养我们的母

亲,这就是可歌可泣的伟大母爱。

(二) 快那!同志们,帮帮忙!!!

这一天,是大地咆哮怒吼之日;

这一天,黄莺不再啼唱,花儿不再笑;这一天,巨大的悲怆覆盖了心脏;这一天,无数的生命接受着死神的考

验,有些苦苦坚持等待着冲破黑暗,有些已悄然沉睡。

这一天,5月12日,四川汶川的特大地震振动了大江南北,振动了四海内外,振动了每个人的

心。多少鲜活的生命在弹指间离去,那些痛苦的嘶吼,沉重的哭泣总是萦绕耳际,一点一点地,汇集而起,成为切肤的悲伤。

人是如此渺小,却又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灾难面前,不言放弃,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一曲曲不朽的颂歌:废墟中,29岁的老师张米亚紧紧地抱着两名学生,用背顶住坍塌的房梁,他是一只矫健的雄鹰,伸出双翅为学生抵挡死神,或许他的生命在一瞬间就已终止,可是爱和信

仰,让他保持着这样神圣的姿态。还有怀远中学的教师吴忠洪,他原已幸运脱险,但为了被困在教室中的学

生,吴老师义无返顾地冲回教学楼,然而上帝没有再次眷顾于他,大楼轰然倒塌,老师的身影消失在纷扬的尘埃中。但是,我相信,即使如此,吴老师也一定未曾后悔,因为他用行动捍卫了一名教师的光辉形象。

是的,他们离开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死亡,这是一次绝美的涅盘,让火焰熊熊燃烧吧,让那些可爱的生命获得辉煌灿烂的永生。

一方有难,八方援助。同是华夏儿女,同流炎黄血液,亲人们在承受苦难,我们怎能坐视不管?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志愿者的行列,甚至还有不远千里赶来的外国友人。他们同抗灾

战士一同投入战斗——没有硝烟的

挽救之战。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人性的美丽,“对你来说是大事,对我来说是小事。”他们给绝望中的人送去了光明,用心照亮前方的路,让黑夜不再漫长。

一个又一个的人挣脱了死亡

的阴影,欢呼的同时,是更加努力的搜索,他们不想看到鲜活的生命就此止步。不休息、忘进食,战士们丝毫不觉得劳累,还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加珍贵?所以,当考虑到余震危险而决定暂停救援时,一个战士哭着跪下

来:“让我再救一个吧,求求你,让我再救一个吧!”男儿有泪不轻弹,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深情的一跪,只求能换得一个依旧跳动的心!

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已过去,然而仍有顽强的生命在坚持。是什么让他们充满了力量,创造出奇迹?是对亲人的思念,是对生的渴望,更是对社会深深的责任感!

地震天灾的背后,弥漫着温暖的人情。党和政府时时关心着灾区群

众,胡主席坚定的话语,温总理深情的泪水,这些言语画面久久地停留在灾民的脑海里,让他们不再彷徨,让他们的心重燃希望。

抬头望天,今夜群星璀璨,那

是受难者明亮的眼眸,深深凝望、庇护着这片残损而又充满生机的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