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星光灿烂
初一 散文 3444字 395人浏览 xuhaiying234

- 1 - 方言小品

今夜星光灿烂

编剧:任 文、武绍智

省级获奖作品

时间:现代。

地点:某农村山里的一个晚上。

人物:大爹,55岁,农民。

红梅:女,21岁,农村青年(大爹之女)。

二婶:50岁,农村妇女。

福生:男,23岁,农村青年(二婶之子)。

[幕启:一束灯光照在一简易可供水遮风避雨的窝棚上,棚内搭有一架台供不歇息之坐或睡觉……红梅拿电筒上……]

红梅:哎呀!这个福生哥还不来,今天我爹腰杆痛,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一呢来替我爹守守土瓜,二呢把福生歌约来……(甜蜜地弹了一下响指)[福生哥听到暗号回暗号上]

福生:(拍掌),啪啪……啪啪……

红梅:来了,啪……啪……啪(高兴地)福生……是你来了?

福生:红梅,我已来了一会了。刚才看见电筒光,我怕不是你……所以就藏了起来。

- 2 - 红梅:福生哥,山里风大……我们到棚子里去。

福生:红梅你冷吗?我脱衣裳给你穿……(脱外衣给红梅披上……)

红梅:(推让)福生可,我不要……等会把你冷病了…… 福生:红梅,我不冷……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一点都不冷,好象穿了件北极绒[复给红梅披上衣服,二人在棚内坐下]

红梅:福生哥,你心肠真好……你家地里的活计那么多,今天还来帮我拔了一天土瓜地里的草,要不然我明天都还拔不完。

福生:我家的山活倒不愁做,只是我妈的家务活得人帮忙。 红梅:这也倒是,你整天到处跑……要帮张家改造沼气池,又要指导李家改良土质提高产量,帮王家果树防治病虫害,还要耕种自家的土地……还挤时间来帮我,只是我家的山活太忙,不是唛我也去帮帮她的忙。

福生:(惊喜地)真的?……那我们两个今后互相帮忙。只是你爹他……对我老是看不顺,只要见我跟你在一起,总要找借口把你喊走去做事。防我像防贼一样。

红梅:他总是用老眼光看人。见你东家进西家出的,不知你是去帮别人做好事,还以为你这个人花心……这久他对你的看法可是有了很大的改变了。

福生:不可能,不可能。

红梅:他在背下听很多人都夸你好……

福生:都说我些什么?

- 3 - 红梅:说你懂科学,帮人改的沼气池煮饭烧水清洁卫生,又不烟秋火燎呛眼睛,还不比烧炭污染环境。

福生:不可能把我说那么好吧!

红梅:是真的。他还说……

福生:他还说什么?

红梅:他还说……没说出口来。意思是想让我请你帮我家去建沼气池。

福生:红梅,给是真的?

红梅:是真的。只是我说要他亲自来请你,他就没有开口了。

福生:红梅,你这不是让大爹为难了嘛。

红梅:他反对我和你好,我有意要难一难他,让他在我俩的事上作些让步。

福生:你刚才说大爹在背下说我好,就已经表明大爹已经给我让步了……这样吧,我明天就去你家,和大爹商量建沼气池的事。[远处传来大爹喊红梅的声音:红梅……红梅……]

福生:拐了,老者来了。

红梅:福生,快躲起来。[福生赶紧躲至床下面去]。 大爹:红梅……红梅……

红梅:哎!,爹,你腰杆疼不在家歇着,咋个又来了。 大爹:红梅,你一个姑娘家,黑更半夜的在这山里,爹不放心,所以来换你回去。

红梅:爹,你身体不好,还是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守土瓜,

- 4 - 我不怕。

大爹:红梅,爹叫你回去你就回去,不怕也得回去。 红梅:爹,你的腰杆……

大爹:我在家喝了些药酒,好多了,没得事了。

红梅:爹,还是你回去吧!

大爹:你这个姑娘,爹叫你回去你就回去,这山里又黑又冷又怕,你有什么舍不得回去的……(坐床上点烟,坐到福生的衣服上)噫……咋个有件衣裳在这点?

红梅(惊,又转镇定)哦……是我晚上来守土瓜在路上捡着的……估计怕是哪个放在背篮上背掉了,我……明天问一下去还给人家(欲拿衣服)。

大爹:好了,今晚就放在这里,夜里我加在身上穿穿,明早我带回来再去还不迟。你走吧,时间不早了。

红梅:(犹豫地)爹……我……

大爹:好了,好了,不要左一个爹右一个爹的,愣大个姑娘家,要找婆家的人了,还达个毛娃娃一样,要爹左哄右哄的。

红梅:(暗示地)爹,我刚才好象听到有讲话声在那边坡上,怕是来偷土瓜的,你倒是在出去转转,莫让人家把土瓜给偷了。(大声地)人家会瞅机会嘎。

大爹:是了是了。黑更半夜的,只要我在这棚子头咳嗽两声……哪个贼还敢来?做贼心虚嘛。赶快回去,莫啰嗦了!

红梅:(无可奈何地)好,我回去了……(下场又复上)爹,我怕……

- 5 - 大爹:你这个娃娃……在山里你不怕,叫回去你倒怕?怕什么?[红梅转身下,大爹欲打暗号……红梅又上]

红梅:爹,我路上有点冷……

大爹:哎呀,我说你这个姑娘今晚到底是咋个了?一会说怕,一会说冷……好了好了,你把那件衣服披回去。[拿衣服给红梅]走,我瞧着你回去……

红梅:爹!我真的要转了嘎……[红梅慢悠悠地下] 大爹:(打暗号)啪啪……啪啪啪[福生在床底下听暗号,以为大爹去土瓜地里转去了,欲出来这时又听到暗号声……啪啪……啪啪……]

大爹:她二婶,娃娃回去了,你可以过来了……[见二婶不出来就把二婶拉出来,推上……]

二婶:老不正经的,都这么大把年纪啰,还拉拉扯扯的,要在一起说两句话唛,在哪点不行,非得要像做贼似的跑到这山里来;还来点什么暗号,我咋个觉得是特务在接头。

大爹:什么特务接头,是共产党老八路在搞地下联络。 二婶:你啊!还像年青时那么幽卖(默)。

大爹:你呀是西边的太阳就快要落山了,不会幽卖(默)了,今晚约你到窝棚来,主要是趁着夜深人静,娃娃们也不在身边,好把心里的话说说。

二婶:是呀,他大爹,这么多年来,你一个老男人家硬是把红梅拉扯大了,又当爹又当妈,真是不容易呀……

大爹:你不也一样吗?孤儿寡母的,风里雨里,一个人硬

- 6 - 撑着把福生拉扯大,这娃娃也长本事了,村里人都夸他……(福生探出头来看)

二婶:红梅这姑娘也不错,又懂事又孝顺,将来不知是哪家的福份啰(试探地)[这时红梅悄悄上场,与福生做手势,后躲在棚后偷听,福生在床下偷听]

大爹:眼看娃娃大了,自己老了,真不敢想,以后哪个来服侍我呀!

二婶:(假装不懂)唉,不要多想了,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吧,噢,对了,我给你带来一瓶药酒,你的腰杆不好,晚上喝上一口,避避寒。

大爹:他二婶,你真是想得太周到了,就是你对我好。 二婶:瞧你说的……

大爹:以后的日子现在就要作打算。

二婶:(试探地)早打算,那么你是咋个打算的呢? 大爹:这就是我今晚要向你表白的,要打开心扉的话。 二婶:什么?你还要打开心肺,你可千万不能把心肺打开,要不然你就活不成了。

大爹:什么打开心肺,我是说打开心扉。

二婶:什么是心扉?

大爹:这个心扉嘛,就是……就是把衣服扣子解开,把胸膛露出来,然后……

二婶:你还是不要露胸膛,等下被山风吹着你又要发昏沙。 大爹:(坚决地)不行,今晚我咋个都要打开一回心扉,

- 7 - 把肚子里的话倒出来。

二婶:心扉你就不必打开了,肚里的话嘛倒是可以说出来听听。

大爹:好!那你就听好了,我……我……

二婶:你是咋个些了,平常你能说会讲,今晚格是没吃饱,还饿、饿、饿的。

大爹:(不好意思地)我是想……想你主内我主外,你来服侍我。

二婶:(不好意思地,假意地)你,你倒唛了,唛得很了,哦,你莫不是相中了我家福生当姑爷,又怕红梅嫁到我家,你孤单,没人服侍,才想出来的馊主意。

大爹:(急切地)不是馊主意,是两全齐美的好主意。 二婶:什么好主意,你明明是要找个服侍你的人。

大爹:你这么想,就错了,我倒是想服侍人,可就怕别人不愿意咧。

二婶:(故意地)有人愿意去服侍人,这还是件新鲜事。 大爹:你就不要装糊涂了,其实我早就晓得你心里有个我,我的心里也有个你,我呀早就想对你说四个字。

二婶:哪四个字。

大爹:(鼓足勇气)我对你说的这四个字就是“爱老虎油”。 二婶:(不知是什么意思地)“爱老虎油”,你连老虎的油都敢爱。[红梅从窝棚后跑出,福生从床下伸出头笑]

大爹:哎呀!就是我爱你了嘛!

- 8 - 二婶:哎哟(害羞蒙脸)[远处传来红梅叫爹的声音] 大爹:哎呀,红梅转来了,你快躲起来一下。[红梅上……] 红梅:爹……爹……

大爹:你咋个还不走?又回来了?

红梅:门外有个大狗,我不敢回去。

大爹:哎呀,走走走,爹送你回去。

红梅:哎哟,爹,我扭着脚了,爹,我们还是回去吧! 大爹:你这个姑娘是咋个整的,走走走,回去回去。 红梅:爹,我跟福生哥的事,你格想好了?

大爹:红梅,你和福生哥的事,爹考虑再三…… 红梅:爹,你是……

大爹:同……意……了。

红梅:真的格?爹。

大爹:唉,给是你爹我还会哄你格。

红梅:好!爹!我给你带来人了,福生哥出来吧! 大爹:他二婶,出来了。

红梅:啊,咋个是你?

大爹:啊,咋个是你?

四人:哈……哈……哈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