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歌
初二 散文 1003字 50人浏览 恶鬼见了愁

马霞阿姨的墓就静静地躺在山脚,没有墓碑,只有几棵松柏提醒着人们,这儿埋葬着一个人。新来的看守人显然不知道这些,只是质朴地按照协议守侯着这座山,这些房子,同时无意识地陪伴着马霞阿姨。

须须说,常仲明采来的石头就垒在马霞阿姨的墓上,因此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乱石堆而已。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不久以后,这里也许会变成一个玛尼堆也说不定。我郑重地将路上拣拾的一块石头垒在不高的石堆上。

祭奠马霞阿姨的时候,山风骤然刮起,呜鸣着略过整个谷地,让人颇有些站立不定,随后风消草定,只有寂静的心跳和呼吸。

离开的时候,有人轻轻说了句,该清清草了。我没有说话,因为无法责备他。但在心里,我说,马霞阿姨生前最爱的就是野草,当野草覆没这个墓地的时候,也许是她最开心的吧。这儿的每一株草,每一棵树都拥有马霞阿姨的一部分,马霞阿姨已经和他们融为一体,共生共荣。

古长城的风一刻不休地吹着,那不竭的生命之力从远古一直延续至今,“秦时明月汉时关”而风则从这座大山诞生的那刻起便伴随着历史的足迹飞舞„„

想起了曾看过的一篇奇幻小说《精界转生》,第一章便描述了终年不息风舞云动的风之顶,那风精灵的力量之源,那随便轻轻一使劲便能吹跑一头牛的神秘圣地。在吟游诗人心灵相通的歌声下,一度结了茧的风之顶,吹破了那凝固得令人难受的空气,重新焕发出自由的生命活力,飞舞升腾嬉闹„„

拥挤不堪的书市让我感到一股无所适从的悲哀。我赞美人们对书的热爱,却伤痛喧嚣加之于书。书是宁静的,我一向这么认为,即便是热血奔涌,也是属于一个人的激情。当一本书面对着汹涌的人潮,它的内心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啊。所以我厌恶王府井和西单的图书大厦而情愿在三联或者涵芬楼书店的地下一层,席地而坐,阅读、想象。

午休时间,一个清洁员安静地卧在兰草丛生的山坡上,用左手肘着头,凝望着前方。人

行道上人来人往,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就在自己的身边,一个清洁员面带微笑,宁静而幸福。

看着清洁员一下一下从泥土中扫出落叶,堆成一堆,等待着将他们装入垃圾车,心里一阵茫然。也许不久之后,这些枯黄的被风儿牵着从枝头轻轻滑落的落叶,就将被付之一炬,无奈地变成一缕青烟。它们曾渴望着安静的睡眠,在睡梦中和大地融为一体,在来年春天睁开眼时,惊喜地发现自己已经化身万千,和许多新的伙伴一起重新开始全新的生活。

什么时候城里的人能够懂得生命的归宿和轮回呢?听着落叶落在地上轻轻发出的一声,就像是无言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