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过天平
初一 记叙文 1437字 32人浏览 珞伽山上

听说过河水要用磅秤来衡量的么?有的,当一个流传了两千多年的故事从那半秃的老头儿口中讲出来的时候,你注定要为自已的孤陋寡闻而惭愧了。交二十元钱,便可坐上一条木制的小船在这渠河上一游,老头儿会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向你介绍,这里有河没渠的历史和发大水的灾难,有河有渠的开凿、修复和发大水后的综合利用……

我没听清楚都说了些什么,但见大石碑上鲜明地镌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灵渠。

一般人去桂林,大都会钟情于鬼斧神工的桂林山水,也不会忘记到甲桂林山水的阳朔去,却很少有人会留意桂林还有灵渠。灵渠与都江堰、郑国渠一起称为秦朝时期三大水利工程。作为我国古代著名水利工程之一的灵渠,位于桂林以北六十公里外的兴安县境内,开凿于公元前219年,建成于公元前214年,全长为三十七公里,有南渠北渠之分。南渠之水流入漓江占水量十分之三,北渠之水流向湘江占水量十分之七。我们知道,长江之水向东入东海,珠江源流则向东南注入南海。先秦以前的历史上,两河互不相干,自从有了灵渠,便沟通了湘漓二水,也沟通了长江与珠江的水脉相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更重要的一点,它开启了我国中原地区与岭南地区最早的通航道。据记载,灵渠上曾建有多座陡门,这一座座陡门经顺次启闭,可调节增高或降低水位,既便于舟楫,又利于灌溉。陡门是船闸的先导,为世界上最溺的通航设施。近代,由于陆上交通的兴起,灵渠航道的作用已逐步消失,但作为水利灌溉工程,灵渠千百年来一直发挥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夏日的灵渠,水明如镜。沿着南渠往北而行,但见岸上立着一座高达数米的大尊石,名曰——飞来石。确如上天的馈赠,周遭旷野都是平地,为何独此一石?飞来石有如守护神一般立在渠河边,吸引了一拨又一拨人的眼球,细细读来,上面不仅刻满了历代文人墨客的手迹,还有各个历史时期洪水暴发的水位标记。陈列馆里,是二战时期盟军将士殉职于猫儿山上搜集来的战机残骸片,庭院边上,千年的老树还在一口一口地吞噬着古石碑刻,很想搜寻些许有关陡门的芳迹,然而,日月更替,世事变迁,这里的沿渠只有部分颓败的陡口。陡口旁,郭沫若“与长城南北相呼应,同为世界之奇观”的墨迹赫然在目,而陡门早已堙没于浩如烟海的历史中……

在尚存较大的南陡口前,便是一大片分水塘。小船在分水塘上荡划,向前,向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一片一时分不清水流走向的水面,水面上边有一块酷似鲸鱼嘴的人工渚岸,叫铧嘴。正是这个铧嘴,把上流而来的水面犁出两部分,作三七分,三分水流向漓江,七分水派给了湘江,分派后的水流,为了证实是否三七份量,还必须经过天平来“衡定”(泄水),因而,在铧嘴后左侧便有了一长溜大天平,在铧嘴后右侧便有了一长溜小天平。这大小天平是由无数的巨石块一块块重叠镶嵌而成,远远望去,状如巨蟒上的鳞片块块,水在鳞片上缓缓地“过称”,形成了了著名的湘漓分派景观——流水过天平。铧嘴后的渚岸上连着大小天平交叉点,立着一块大理石砌成的大法码,经铧嘴的分割,天平与法码的仔细衡量,那超荷的水量便泻入了湘江的故道。故道早已难觅其踪,只有故道河口还残留着古树与朽木以及无数的卵石,仿佛在轻轻地陈说:历史上这里曾经是何等的辉煌!

多少年代过去了,站在这曾开历史先河的铧嘴上,望着那一块块巨蟒鳞片,我们想象,没有先进的生产力,没有现代水泥钢筋这些建筑材料,远古的先人们,他们是如何把这灵渠开凿叠垒而成的呢?当三七分派的流水历经地貌变迁和岁月的检验,至今依然发挥着调节珠江水系和长江水系的作用时,这不能不教我们当代人为祖先们的智慧、勤劳而倍感骄傲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