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如斯,梨花落尽月又西
初二 散文 990字 721人浏览 Dreamer丶01

刚话别,已深秋,愁怅惘,酒断肠。醉影红楼望眼欲穿,终如黄河之水一去不返。从前梦,虽向往,然心碎,青山依旧,物是人非,几度夕阳红,惯看秋月春风。虽落红有意,终流水无情,欲倾诉,泪纵横,愿来生,前缘续,比翼双飞,携手天涯。题记(文\自梦渔樵) 一语惊破红尘,琉璃半世凄凉,今夜,衣袂飘飘的你,挥手作别西天残月,拂袖便是你我坐于红尘的两端,默默无言于相思河畔的望船。从此,再也没有了花前月下的私欲窃窃,残留的只有风花雪月的过往。色彩斑斓的梦,没有了夜夜莺歌,燕舞的季节,或许会有相守的绝唱,只是别离,演绎出这红尘滚滚的凄凉。

谁倾别梦,惊寒弱水三千,只是红楼,檐下紫燕双飞,难缠一世温存。岁月斑驳,覆盖过的忧伤,一如孤灯倾塌山门,断桥边遗留的依旧是青藤苦长,直至成伤。也曾有过梦的彷徨,只是流年,为谁拂袖天涯,倾了天下。

晓寒梦影,濯清凉几许,花飞蝶舞,常伴明月一轮。相思从此无边。风花烟雨葬足下,孤寂中,捧一抹秋月的微凉,剪一缕残留的烛光,织成别后的怅然,一指流沙,掠过岁月的崖间,零落成豆蔻年华里的暗殇。

黄尘古道,车马声醉红尘,一路黄花叹苍穹,浅唱着渐行渐远,一弄三弦琵琶语,恍如隔世临江仙。泪萧然,把歌再叹,重门外,一抹凄楚的笑颜停留,只是岁月如指缝流沙,萌芽的是千年的等候。绝恋的哀婉,斑驳空洞的年月。坠入红尘,从未想过别离的伤痛,只是生生的两端,我们站成了彼岸。

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烟雨流年,浅唱尘世的痴迷。长亭外,西风紧锁斜阳,纵然陌路花黄,今生只愿执一手话此生,搀扶共天涯微冷。只是芳华零落,万千情愁一如古佛坐化,入世的繁花,醉于红尘,或许会化为花泥。

伊可知,携手湖岸,蹁跹天涯,是千年苦修所成因果,只是三生石上,青苔疯长,残留遗憾太多。佛说:前世五百年的多少次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既然相遇,但愿彼此都不会错过,可谁料,依然是镜中月水中花的扑朔迷离,缘来缘去的传奇里,你我成了伤心的结局,转身,往事已然成梦,回首,却是朦胧烟雨。时光的青灯,烟絮袅袅,是谁?在孤寂中独守,替人垂泪到天明。

黯然的季节,淹没了芳华。阡陌红尘一场梦,梦里醒来,却是一场空。谁能读懂岁月的烟雨与沧桑,在这风雨飘摇的季节,我独自挥墨成伤,于喧嚣的尘世,浅搁一份别离的伤感。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落花尽,叶凋零,秋风里揉碎花笔,写下半帘惆怅,慢捻琴弦,一曲离殇断愁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