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感动了
五年级 记叙文 2231字 429人浏览 林建勇0

1

那一刻,我感动了

北京的夏夜闷热难当,晚上十点钟的光景,中关村的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看完杨钰莹的复出演唱会,兴奋的我在大街上悠然地哼着小曲。忽然有两个熟悉的身影进入视野,这不是父亲和二姨夫吗?我眼睛一潮,立即上前喊住了他们。

我偷跑离家已经一个多月了。下定决心不再当教师的我只给家里留了一张便条便只身来到北京闯荡。我知道在这个被我狠心舍弃的家里,父母一定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心急如焚,张皇无措。但我忍着钻心的疼痛不给家里回信。一个月过去了,我认定教委已将我除名时,我这才给家里回了一封长信,告诉他们我一切都好,无需挂念,并且在信封上留了我在北京的大致地址。

今天猛然看到我日夜挂念的父亲,悲喜交加。我没想到,他竟然攥着一张信封就敢来偌大的北京找我,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幸运的是,在他们来的第一个晚上就遇到了我。这真是上天的恩惠。

父亲和姨父看到我后,快步向我走来。我知道这段时间的精神折磨让父亲积聚了太多的怨恨,我也能想见他们的这次北京之行历经了怎样的磨难。我感觉他们会冲上来将我海扁一顿。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父亲憔悴的脸上除了埋怨外更多的是相逢的喜悦。这时父亲两鬓新生的银发在路灯下显得格外刺眼,我知道这是因我而白的。

他们向我细数这一路的波折,并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我带回去。我没有表态,只是说:“天这么晚了,先到我的宿舍休息一下,这件事明天再说。”于是我带着他们朝我的住处走去。路经一片草坪时,他们忽然坐下来不走了。父亲说:“我已经向学校领导求情,再宽限几天,暂不开除你,你现在回去,还可以继续当老师。你今晚要不答应我们,我们就在这里露宿了。”我知道父亲是在胁迫我。孩子大了,他再生气也不舍得打,只能用这种方式对付我。我怎能让一路风尘的父亲在这里露宿呢?况且北京的治安很不好,前几天晚上这附近就发生里一起命案。我苦苦劝说依然无效。我知道父亲和我一样都是特固执的人,是不会轻易妥

2 协的。这时已近凌晨,再过四个小时天就亮了,我想应该让彼此都冷静一下,于是我放弃了努力,独自回住所,并约好明早五点在这里见面。

躺在床上的我辗转难眠,挂念着父亲的安危,担心饱受蚊虫肆虐的他们如何安睡。但我又不愿妥协,我辛辛苦苦换来的北京之行,不能就这样夭折。这是我新人生的开始,我一定要坚持到底。于是我同本宿舍的一位朋友商量,让他帮助我说服父亲让我留下来。说话天花乱坠,能把死人说活的他欣然应允。于是我开始迷迷糊糊地进入梦境„„

当我睁开眼时,天已大亮。一看表,已经六点多了。坏了!我暗自懊悔。我抓起衣服,迅速向集合点跑去。当我赶到那片草坪时,那里却一个人也没有,我心里慌了:他们两个人生地不熟,一旦走失可就麻烦了。我甚至往更坏的方面想,会不会出现了不测?或被警察抓走了?我越想越恐怖。但我又不能去找,怕离开后他们又回来。我在原地徘徊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按捺不住去四处寻找。可找寻了两个多小时依然无果。我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心想:如果他们真的遭了不测,我死十次也弥补不了我心中的愧疚。正在我心烦意乱时,忽然有个声音在喊我。我抬眼望去,在来来往往的车辆对面,父亲和姨父正在向我招手。我心中的块垒仿佛大赦一般坠地。

原来他们一夜没睡,两人在草坪上拿出自带的啤酒和花生仁自斟自饮起来。等到五点,见我没来。便到我去的住宅区挨家挨户打听,最终没有任何收获。见到我后他们气不打一处来,对我一阵数落。我赶紧平复他们的愤怒,领他们到附近的小市场吃早饭。后到我的宿舍休息。按照我和舍友的约定,他利用其三寸不烂之舌对父亲和姨父进行了“洗脑”,最终竟然说服了他们。后来我想,真正说服他们的并不是我的朋友,而是父亲自己。因为父亲太了解我的秉性了,我下决心要做的事是没有人能改变的,除非自己撞了南墙,自己回头。父亲只不过是借朋友的话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父亲决定要走了,我劝他多呆几天看看北京的名胜,也好不枉此行。父亲坚决不肯,执意要走。也许是因为没有好心境,也许是路费不多了,因为这次他是借邻居的一千元钱才来的,如今也已所剩无几。我送他们来到汽车站,等车的时候,父亲仍苦苦劝说我,我无动于衷。公交车缓缓地停在了我们的面前,父亲说:“在这里别舍得花钱,身体最重要。实在撑不住了就回家吧。学校里的事我会一

3 直给你顶着„„”他抖开小手帕,留下路费,拿出仅剩的四百元钱递给我,我极力推拒,最终还是收下了。其实我当时手里的钱已经坚持不了几天了。我不知道这些钱花完后,我该怎样生活。是乞讨?是偷窃?还是抢劫?残酷的现实已将我所有的幻想打碎,我看不到生活的希望,我已把自己逼入了绝境,但我的自尊心却依然让自己硬撑着。父亲坐在车上,眼眶发红,轻轻地向我挥手,车缓缓开动了,这时我的眼泪突然遏制不住地夺眶而出,我感到我唯一的依靠即将离我远去,我所有的希望即将沉入深海,我的心仿佛被客车生生地从胸膛里拉出来,撕扯着拉走了,越走越远。而我却被抛却在这荒野中,将面临一段黑暗的旅途。我多么想唤回父亲,跟他一起回到那个温暖的家,可车已经走远,我不自觉紧跟着跑了许久,许久„„

后来听父亲说,他们回途路过天津时,他执意要再回来找我,被姨父拦住了。在这几天几夜的行程中,他们仅靠几瓶矿泉水和面包充饥。回家后,为了我的事,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从小到大,我对父亲的爱没什么印象,留给我的只有严厉和跋扈。但这件事给我深深的震撼,我意识到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是多么重要。我后来抛却了“自尊心”,重回故土,也许正是因为不想误入歧途,给父亲脸上抹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