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吧,我们家的男子汉
初三 记叙文 4430字 97人浏览 魔邪風雲

我心疼你每晚学习到很晚

寒假的时候你想去见那个小学毕业后一直送你生日礼物的女孩子,女孩读中专,你们毕业后就没见过几面。这么小小的要求被爸妈驳回了,一个小伙子同时又是个学生,正月间去女孩子家里会惹非议。爸妈的语言间甚至有怀疑你们有点什么的意思。

你又急又委屈就哭了。

“妈,我又不是不学习,我每天都学习到很晚,成绩也从三十几名提高到了十几名。妈,我就是想找她玩一下又怎么了?”

我也哭了,爸好笑的问我:“你这是哭什么?”

“我心疼我弟弟。”

“每晚都学习到很晚”,这让我心疼。如果两年前我把“为爸妈争光”的重任完成了,你和小妹就可以像十几年来一样一直当两个无忧无虑的小傻瓜,不会像现在那么累了。我也经历过“学习到很晚”和成绩上升十几名的种种,所以我知道其中的艰辛与不容易,我多希望你们俩能免遭那些罪。

只是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我失败了,我把沉甸甸的战袍教导你手上,看着你去冲锋陷阵,再也不能当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傻瓜,一道愁云锁上眉头。我心疼你。

“妈,我为什么不能去和她玩?一下就好。”

妈觉得你不听话,也哭了,说:“你还是个学生,这样去找人家会让人说闲话。如果你到了

交朋友的时候,妈会让你去,可你现在主要是要学习。”

“妈,我错了,我不去了,你别哭。”

你说你是考不上一本的,不要对你抱有希望,因为害怕我们失望。妈对我和小妹说,要是有一个能考上就好了。我无心的说,弟弟现在就看你了。小妹也曾乐呵呵的拍你的肩膀说,弟弟加油考个一本给爸妈争光。

有一天,我无意间翻看一本笔记本,前面是你的课堂笔记,最后一页记的就是我们说的那些话,你把它们工整的写下来,还有爷爷在世前经常对我们讲的:“你们爸妈为了你们学习是在舍命陪君子。”你独自在浴血奋战,默默的承受着那份巨大压力,不让我们知道。

在尘埃处看世态炎凉

近几年家里发生了很多变故,日子过得不容易起来。

先是爸和几个朋友去马达加斯加淘金,马达加斯加就发生暴乱,暴乱平息后爸和朋友再次踏上征途,却再次无功而返,还赔了一大笔。那期间,爸的一句“爸好想你们啊”让我们心酸了好久。

爸回来后意志消沉了,整个家也愁云惨淡。妈天天开导爸,在我们被爸责骂时给我们解围。在得知去淘金的一位叔叔的妻子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而神经错乱了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佩服咱妈的坚强乐观。那个婶婶去医院治疗了几个月,出院后生活基本能自理,可是人却变了个样,过去她本是个讲究的人,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得体,是大妈大婶甚至嫂嫂堆里最漂亮的一个,现在她神情有点恍惚,大热天竟穿棉鞋出门,说话也不是很清楚。

还有爷爷去世,奶奶也跟着走了。

爸终于重整旗鼓去工作了,没多久就把腰摔了,还断了肋骨,动手术后休息了一阵子。爸的腰还没痊愈就提前去工作了,没多久双手在晚上就发麻,常常是痛得睡不着,每晚就睡那么三四个小时,到处求医问药未果。我们担心爸哪天撑不住,我们就难以过活了,我们更担心爸这样撑着哪天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妈不让爸干活了,对我们说:“你们先上学,等我们把钱都花光光了,你们工作了再赚。”妈的语气尽管很轻松,但那一刻我害怕,我觉得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把钱花光光,我们的生活也无以为继。爸还是没休息,说他自己知道行不行,不行了就休息。

这个世界有时真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友好,当你跌落到尘埃里,就能清楚的感受世态炎凉。

卫生所的大婶自恃清高,没来由的在众人面前讥讽妈穿的衣服。

一天大清早,儿女都成家了的大妈跑到我们家质问妈为何对人胡诌她心肠坏,并一副被人恩将仇报的样子说:“她们说你做事慢,我还是雇你铲山,你却在背后说我歹毒。”面对这样的污蔑,妈只是平静的说:“我没说过,你认为我做事慢,那我可以不干了。”我气得全身直哆嗦,话都说不利索。幸好小妹很镇定的与她争辩。

大妈被辩得无话就撒泼骂街,小妹也不甘示弱。大妈灰溜溜的走了,小妹一阵畅快,说:“想欺负我妈,我在呢。”我却再也忍不住的冲进厕所,把水开得哗哗响以掩盖我止不住的哭泣声。妈为人本分善良,村里人都这么说,但是自从我们家境大不如前之后,趋炎附势与无聊至极的人就上门找茬。妈把自己的活干了,看见旁边的人落下了,就停下手中的活去帮别人,转身就被人说干活太慢,拖后腿。不知妈一个人在家的日子里又受了多少人的欺负,她从来不说,我想想就难过。

我一直想着给爸妈争光,给我们所受的屈辱一记响亮的耳光,如果能早一点实现目标就好了,如果你考上一本就好了。

你偷偷吃苦

我上大学的第二年小妹也上大学了,就像突然少了道屏障,高考直直的向你呼啸而来。

你每天熬夜,据说你曾为了让头脑清醒把咖啡粉直接倒到嘴里咽下,苦不苦是另一回事,把你烧坏了怎么办,你不要命了。我真不忍心看你受那么多苦,就劝你不要熬夜到那么晚,对身体不好,考不上就算了,上不了一本,也不代表人生就这么完了。为爸妈争光的事缓缓再说吧,我心疼你。你说没关系,你能应付。

我和小妹时不时给你买吃的穿的,给你讲笑话,给你寄明信片。远在外省的我们只能做这些了。小妹把省下来的一千块钱打给你,你才开心的跟我说有钱用了:“卡里没钱了,我省着用,有一个多月没吃晚饭了。爸妈不知道,我跟他们说不用打钱给我,学校有补助,有免费晚餐,一天只要用五块钱就够了。刚开始不吃晚饭会饿,后来习惯就好了。我发现不吃晚饭很容易减肥,我半个月就瘦了六斤,哈哈哈哈。”不吃晚饭还熬夜学习以及承受巨大压力,你那一米七八的个头就一百一十六斤的身躯是怎么挺过来的?若不是小妹把钱打给你,你会将“不吃晚饭”进行到底。我当时的心情无以名状,对你又气又急又心疼。

考试的前几天你又独自一人去爷爷奶奶坟前和他们聊天了。你就坐在坟前,看着爷爷的墓碑说了好久的话。

“爷爷啊,现在我们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一个人身上了,你一定要保佑我考上呀······”

你担心爷爷记不住你说的就把那些话都写在信上烧给爷爷。你说你总觉得爷爷一直在你身边,爷爷能听到你的心声。

6月6日晚,我给你发了一个我笑得肚子痛的笑话,6月7日中午,你说作文没写完,语气中有欲盖弥彰的颓丧情绪,那个笑话并没有让你开怀笑一笑。

眼泪在飞,连空气都浸润了咸味

查成绩那天系统繁忙,小妹帮你查了一个中午。我在睡午觉时她打来电话。

“你觉得弟弟会考上一本吗?”她的话平平静静,像无浪的湖面和无风的清晨,没有一点感情色彩,我甚至认为那感情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或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死气。

“唉,我不知道,他作文没写完。”

“考上了!弟弟考上一本了!”小妹兴奋的宣布,我真佩服她那么喜欢恶作剧,演得好还沉得住气。

顷刻间各种感情涌上心头,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爸妈可以好好骄傲一番了,我多么庆幸有你这个弟弟(当然也感谢上天赐我个无忧无虑的傻瓜妹妹)。你这才坦言其实后面的模拟考你都上了一本线,一直没告诉我们是怕我们有了希望,一不小心又变成失望。

填志愿后你告诉我你选了吉林、青岛、云南还有桂林。吉林、青岛、云南,如此遥远的地方,我们今后还有多少在一起的时光?我难过。你主要选的不是你喜欢的理工科,而是审计,原因是这个专业前景好。

“等我读完这个专业出来找了工作,你们就不用太辛苦去赚钱孝敬爸妈了,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你们女孩子就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遇到合适的人就嫁了,不要说为了赚钱让爸妈过好日子,三十好几了还没出嫁。”

“那我们不就正像他们说那样,生女儿就是赔钱,养了那么久最后白白送给别人了?”

“你们只要常回家看看爸妈,顺便看看我就好了。”

最后你被离家不远的桂林的大学录取了,读了他们的王牌专业。你不用跑北方去了,妈偷偷乐,我也跟着乐。

爸的手仍是痛到让他睡不好,于是提前回家准备去找偏方。我们仨在楼下等爸回来,让爸一看到家就看到一盏明亮的灯在等他。半夜一点多爸才回到家,整个人消瘦了好多。你说你想去跟爷爷奶奶说话,谁知那天我们睡太沉了,没听到闹钟响。七月份的火辣辣的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你说你仍是要去。我们俩劝你再等一天,第二天再去,你有点焦急,我们不知是为什么,不就是要和爷爷奶奶说说话嘛,再迟一两天也没关系。

第二天你一大早就来催我们起床。我们爬那座小山时遭了不少罪,因为很久没有人走那里,野草长得甚是欢乐甚是疯狂,十几米高的小坡我们爬了半个多小时。你在前面披荆斩棘,手臂和腿上有很多割破刺破的伤痕。我说弟弟你是在用血肉之躯帮我们开道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事事都挡在我们俩前面,我们就安心的躲在你后面,我才发现你已经长成个男子汉了。

好不容易才来到爷爷奶奶坟前,我们简单的拔了些草,在烧香时我就和奶奶说:“奶奶,我现在还是每天都在你的房间里午休,睡你给我的枕头,像过去一样。我很想念你和爷爷······”

你突然扑通就跪在爷爷坟前,拿香拜了拜,让我着实吃了一惊,那么严肃,被太阳晒干的硬土块一定把你的膝盖狠狠的磕了一下。

“爷爷,现在有个问题啊,爸的手老是痛,你保佑爸快点把手治好吧。哦,还有,爷爷,我考上一本了。”再拜几下,起身拍拍膝盖上的土。

我以为你来跟爷爷奶奶聊聊天的目的是报喜,你那么着急是为了爸的病,我真是惭愧。

知名医院查不出病因,江湖郎中也束手无策,爸的病始终治不好,而他又打算去工作了。我们都不让爸走,要他再休息一段时间,把药吃完,爸就是不听。那晚你第一次发那么大的火,把我们都吓到了。

“你的手还没治好怎么去工作,你痛得都没法睡觉了,我们有多担心。你明天要走,那我也不读了,我也走,找不到工作我就去搬砖。”你倔起来,一大小伙子滚滚落泪。

“到处都治不好能怎么办?难道要我一直休息不干活?不做事哪来钱供你们读书?”爸被这个病弄得心烦意乱。

你们俩争吵着,我和妈还有小妹陪你落泪,泪珠吧嗒吧嗒砸在饭桌上飞溅成小水珠,那样柔弱的东西也能如此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爸说要工作,你说不读了,吵了好久。

你突然就起身进房间拿出通知书撕了,丢进垃圾桶说:“我不读了!”

泪水成了泛滥的河,决堤的江,奔腾的海,止不住的流,连空气都浸润了咸味。小妹捡起通知书说:“好啦,你们不要吵了。”

没想到撕通知书这么老套的故事情节会在我们家上演。

爸愤怒的吼你:“你撕它干什么?你是在向我抗争吗?”

你也吼:“那把我换作你,让我手痛,让我累死累活,你们三个去上学!”你不停的抹眼泪说,“如果我去赚钱,你就可以休息了,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我不忍心。我把通知书撕了就去不了了,免得我看着痛心。”

在妈的劝说下,爸才妥协,答应把药吃完了再走。二嫂把你的通知书粘好,说,如果老师问起,你就回答家人在一起看通知书时侄子不小心撕坏了。

过了几天,爸妈给你办了升学酒,自从爷爷去世后,我们家有三年多没放过鞭炮了。鞭炮噼噼啪啪的响声和炸开时纷纷扬扬飘落的红色碎纸渲染了当天的喜庆气氛。人们都说爸妈了不起,就像当年爸妈率先建了新房子,给屯里铺水泥路的时候一样,这些距离现在也有十几年了,如今回忆起来恍如隔世。

明天你就去学校了,我要对你说的话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