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窗
六年级 散文 1116字 69人浏览 友川夏言

心灵的窗

高一(3)班 李秋怡 18号 眼睛,是我们与世界交流的通道,被人们称为“心灵的窗户”;古往今来,不管是名篇佳作还是杰出画作,眼睛永远是最传神、最生动的描绘对象。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之所以能吸引千百代人的眼球,不仅是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更是那饱含深情的双眼。 那么,如果没有了眼睛,我们又怎能将这个美好的世界映射进我们的脑海,又怎能将我们千变万化的思绪反映给世界?但是,古今中外,千千万万的盲人“英雄”打破了这一传统思想:美国盲聋女作家海伦〃凯勒用坚强的毅力演绎出了生命的美好、赞扬了五彩纷呈的世界;我国民间盲人艺术家阿炳的一区生机勃勃的《二泉映月》打动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无数的事例告诉我们,眼睛,不是心灵唯一的窗。 我的表妹,小灵,小时候害了一场恶病,便永远地失去了欣赏这个动人的世界的权利。能承受得住失明的打击与折磨的人少之又少,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像海伦一样遇到生命的启蒙导师莎莉文。 而小灵,却以顽强的生命力抵住了失明带来的痛苦。她没有遇到“莎莉文”,她在自己的心中凿开了另外几扇窗户,用自己的双手“摸”出了一个世界,用耳朵“听”出了一片光明。 小灵喜欢牵着我的手让我带她去大街上闲逛。她小心翼翼地走着,洗耳恭听这个世界上有关生命的声音,马路上飞驰的马达声、商铺里喧闹的谈论声、天空中悦耳的鸟鸣声……她的耳朵像吸尘器一样,贪婪地吮吸着万物的天籁之音。她的左手牵着我,右手总是习惯性地想要去摸一摸那些行道树、电线杆和停在马路边的骑车。在她空洞的眼眸中,我仿佛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 有一次,小灵听见马路对面传来一阵凄凉的二胡声,她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眉头像纸团一样紧紧地皱在一块儿。她牵着我的手,迫不及待地摸索着横过车水马龙的马路。我随着二胡声望去,原来是一位盲人乞丐在卖艺。小灵突然对我说:“这么动听的声音,只有失去光明的人才能演奏得出来。”这时,我的内心像是被那二胡的弦拉动了一般,颤抖着,撼动着。小灵站在那乞丐面前,侧耳聆听着,活脱一个忠实的听众。那一刻,她就像与乞丐心灵相通了,她们仿佛遇见了知己一般。 我再次被震撼了。想想以前见到乞丐就躲的我,与小灵一相比,我真是自愧不如。我看得见这个世界,内心却比一个盲人更无知。 暑假,我带着小灵一起“听”江苏卫视的一档节目《最强大脑》,“听”见有两个盲人可以通过吹气或弹舌头接受声波,从而辨别食物,甚至不用别人的扶助,也能健步如飞地走着自己想要走的路。 小灵“听”了他们的比赛后,显得特别兴奋。她说:“我又找到了知己!” 小灵的一扇心灵的窗户被厄运强行锁上了,但她透过另一扇心灵的窗户,也能看见外界透进来的光。她通过这束微弱的光,诠释着一个比肉眼看见的更美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