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一回苕妈妈
初二 记叙文 1213字 40人浏览 净退好战

秋天的雨,一阵接着一阵。前两天,身后带着女儿和同学的孩子,恰逢浓雨,淋了个浑身透凉。深夜填一首词的时候,念及蒹葭处水苍苍,才想起似乎已到了霜降这个节令。翻开日历一看,早已是晓角霜天,我已迟到了一日。

今天,天气预报并没有雨,可是雾蒙蒙的清晨,两三滴小雨还是洒在了庭院的水泥地面上。看看潮湿的脚印,说不清是露还是霜,是雨还是雾,一片幽凉。

张潮在《幽梦影》中写道:雨之为物,能令昼短,能令夜长。从午觉中醒来,一看时间,已到了下午四点多。很长时间没有象这样睡一个饱满的觉了,也记不清梦是否来过,只是懒洋洋的想起女儿中午的稚嫩的话语,忍不住浮起了笑。

因为参加黄冈地区小学生运动会开幕式的表演,小家伙急不可耐,生怕迟到,将闹钟竟然定在了五点二十分,我在铃音中惊醒,看看窗外,东方未白,我只好一边安慰一边又搂着她睡下。而我却再也睡不着了,盯着时钟一直转到六点半。叫醒女儿,洗盥完毕,穿上节日的红装,吃完早饭,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七点钟准时的将女儿送到了指定地点。

按照老师的嘱咐,十点钟来到运动会场接孩子。天空还飘着细雨,好家伙,到处是车和人,伞头攒动,盛妆浓彩的孩子们象花蝴蝶一样穿来穿去。好不容易找到了领头雁,刚准备问询女儿,同学的女儿窜了过来,说女儿早被她的姑妈接走了,并说同学没有时间接她回家,叫我送她。我深信不疑,便没在在人群中找寻女儿的身影。风风火火的将同学的女儿送到家门口,然后又折道女儿的姑妈家接女儿,一问,却并没有女儿的身影。原来在姑妈遇上女儿时,的确是准备带女儿回家,但女儿对姑妈说早已和我约好了,并没有随着姑妈走。我只好又冲到大会地点,一看,只剩下连女儿在内稀稀松松的几个孩子了。

来来回回,已是十一点半不说,一路上,人焦虑万分,只到最后看到了孩子心才踏实下来。而且当车行驶到半路时,后车轮一甩一甩的,特别不对劲。勉强到家,小家伙跳下车,仔细瞅了瞅,在我还以为是问题是轴承出了故障时,女儿说妈妈,可能是车胎破了。我蹲下来一看,用手捏了捏,果然是有些焉瘪。

和女儿说起这些前因后果,没想到,倒惹起了女儿的嘲弄。小家伙调皮的说,妈妈,你可真是个大苕苕哦。我和你约好的时间和地点,一般是不会轻易变动的,即使姑妈接走了我,我也一定会打电话给你的。或者说说也可以打电话确定一下,就不会跑这么多的冤枉路了。如果不跳这么多的冤枉路,车胎也许就不会扎上钉子玻璃渣之类的东西啦。遇事也不动脑筋想一想,一听别人的话就跑。

我大笑了起来,女儿的分析的确在理。事实上,我当时在路上也是寻思着不对劲,因为没有接到任何的电话。想拔打手机确定一下,但是性急的天性,让我一路风驰电掣,就是没有停下来问一问。结果既误时又误工。

兴许,女儿是真的大了吧。事情虽小,难得女儿临乱不乱,这里,也她信守的诺言,也她坚定的等待,也她在面临去丛的抉择,有她站在我的角度上的思索,有她准确无误的判断,还有她一颗欢愉的童心。

第一次被女儿喊了一回苕妈妈,却有一丝说不出的开心和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