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的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304字 8011人浏览 上善若水120903

成全的作文

成全的作文(一)

轰,轰,轰,一声声巨雷声夹杂在汹汹大雨中„„

站在校门前的女儿心里暗自咒骂到:“下这么大的雨,是存心不让人回家嘛!”她苦苦地沉思着,心想:“雨不知道何时才会停,还是冒雨跑回家吧!”正当她做好准备向前冲的时候,在汹汹大雨中她隐约看见远处有一个撑着雨伞正卖力向自己这方向走来的身影,那身影在大雨中显得十分瘦弱,卖力的脚步使他看起来东倒西歪的,虽然大雨妨碍了女儿的视线,可仿佛是与生俱来血浓于水的心灵感应,她知道那瘦弱身影的主人,正是与她相处了十五年的父亲。

当女儿还不能及时回过神来,父亲不知不觉间已站在女儿的面前,父亲边喘气边叫着女儿,女儿回过神来问道:“爸爸,你怎么来了?”父亲回答道:“因为早上我见你没有把雨伞放进书包,就知道你这个大头虾忘记了”,女儿接过雨伞与父亲并肩地走在大雨中,但雨伞太小了,滴答滴答„„父亲和女儿的肩膀都被雨水渗透了,女儿生怕父亲让雨淋湿所以故意把雨伞向父亲那边靠,而父亲也怕女儿淋湿会生病,也故意把雨伞推向女儿那一边,自己的半个身子都露在雨中,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他们终于回到了家,放下雨伞后女儿望了望父亲,父亲也望了望女儿,两个湿透的家伙互视着都笑了,这简单的笑声中充满了爱。

十六岁那一年,女儿在考场上遇到了一道作文题目,题目就一行简单而寓意深厚的字:“爸爸爱吃鱼头,我从小就知道”,看着这个题目,女儿的思绪飘远了,小时候,每一次吃饭,爸爸总挑着鱼头鱼骨来吃,那时候的她,单纯的以为父亲真的是鱼头鱼骨的爱好者,所以总会把鱼头鱼骨留给父亲,而父亲每次都没有多说,而是统统都接受了,可自她懂事以来,每一次吃饭她都会把最肥美的鱼肉留给父亲,因为她明白父亲之所以爱吃鱼头鱼骨,是因为父亲爱她。望着试卷上的这道作文题目,一滴无声的眼泪悄悄地从女儿的脸颊上滑落,女儿微笑着,拿起载满爱的笔开始了她的作文。

后来,考试的成绩出来了,在校级里,女儿的作文名列了第一,在作文下面老师写到这样的一句简单的评语:“字里行间洋溢着爱”。

现在已经十七岁的女儿又遇上了一道作文题目,借着作文把她和父亲的>故事写了下来,因为她想成全那一份爱。

成全的作文(二)

一个平常的春天,一位饱经风霜的母亲,向别人讨了几棵树苗。她要把树苗栽在门口。

母亲栽完后,她的孩子从屋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妈妈,把这棵小树也栽下吧!”

孩子的手里擎着一棵树苗——那是他母亲丢弃的一棵,他又瘦又小,甚至有一丝枯萎。孩子吃力的站在母亲的面前。他是母亲最小的孩子,一出生就残疾,孩子擎着那棵树苗渴望妈妈把着一棵栽上,妈妈同意了他的请求。

这个小男孩经常给这棵树浇水这棵树和小男孩一样茁壮成长起来,后来这个男孩上学了,数年后„„

这个小男孩成了一位富翁,某天他坐着高级轿车回家时很远就看到了那棵树,那棵树长的非常的高大。他跑过去抱住母亲,后来他一有时间就回家看母亲并坐在那棵树下和母亲聊天。

成全这棵弱小的树就好比这个小男孩。如果不给这棵树生的机会,这棵树不会象现在长的高大,同样人也是一样的。

成全的作文(三)

他刚进初中那年,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她,她哭是因为饿,尚不知失去双亲之痛。天上掉下个“小妹妹”,他异常欣喜。

他读高中时,牵起她小小的手,送她进幼儿园,他总是在他松手的刹那,用力将他拉低,踮起小脚,柔软的小嘴在他颊上亲一下在亲一下,旋即转身,跑向她的教室,他总是担心她摔跤,跟在她身后喊:丫头,慢一点!她快乐的答应着,却不转身,裙边上的蝴蝶结在奔跑中,展翅欲飞。

高中毕业,他考进本地学府,她正好七岁。医生说,七岁,是做手术的最佳年龄。他请假和妈妈一起照顾她,他看到父亲签字的手不住的在颤抖,心紧了又紧,却买了她最喜欢的卡通画册,一字一行,惟妙惟肖的读给她听。术后她醒来,费力地叫了一声“哥”,声音渺如云烟,惹得他跑出病房,抱着医院的梧桐树,如孩子般无助的大哭。

他大学毕业,很多次机会可以去更大的城市,找更合适的职位,可是他死活不肯。母亲催促,他只是沉默,急了才说了一句”我走了,丫头会死掉!”母亲骂他乱讲话,却不再逼他去外地。

初夏,菱角刚上市,他便吵着要他买来吃。他不肯,他怕硬硬的菱角硌破她的嘴唇和手指,她便假装哭泣,却偷偷的透过指缝看他的反应。他明知,也不揭穿,依了她,买下两斤菱角,一个个用菜刀拦腰切断,再一个个挤出粉白的米来。她只顾拿来丢进嘴里,急的他连声喊慢一点哎,小祖宗!她得意地笑,捡一个大粒的,丢进他的嘴里。

她高中,身子更虚弱,成绩总是不及人家,他索性换了一份清闲的工作,薪水少了很多,却可以在下班的时候给她补习功课。她哭,他哄,她笑,他亦笑。丫头,你几时才长大?

她进大学,他已近而立,依旧单身。她开始带男孩子回家,开心甜蜜的模样。母亲开始催促他结婚,他只好谈下一个女友,她见了,很礼貌的叫她为姐姐,然后彼此牵手

去那个叫千百饰的小店去挑选化妆品。

第二年开春,他在女友的要求下去北京发展,但仍然担心她,她轻松笑曰“老哥,没事的啦。有爸妈和男友帮我罩着啦!”>秋天没有任何预言与铺垫,她心脏病突发,他匆忙赶回,已再也听不到她再叫他哥。

她曾带回家来的那个男孩叫住他:我从来就不是她的男朋友,她只是说哥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为她牺牲太多,要给他正常的生活。

他细心替她收拾房间,宛如她同往日一样放学就会回来,却在梳妆台上,碰到他送给她的不倒翁,剧烈摇晃中,他看到底部刻有细如蚊蝇的两行小字: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那是她的字体,大概是他去北京后刻上去的吧?他抱着不倒翁,跌坐在地,心痛如裂。

他一直在等她长大,却不知,在逝水流年里,她已然懂得,世间有一种爱叫做成全。